淺談破除洗腦班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在大法弟子強大正念的作用下,許多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場所相繼解體和正在解體之中。可是反觀邪惡的洗腦班,卻仍十分猖獗。為甚麼會這樣呢?下面談一下自己的認識與同修交流,如有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洗腦班存在的目地

我們從師父法中明白,舊勢力為達到它們為私的目地,於是打著幫助師父正法的旗號,在師父下來跟大法弟子結緣之時肆意改動和強加一些師父根本就不認可的東西。企圖利用舊宇宙即將淘汰的東西來左右師父的正法。而洗腦班就是舊勢力用來左右師父正法的無數手段中的一種,其目地就是利用邪惡的環境與邪惡的手段來考驗大法弟子的正信,淘汰那些它們認為不合格的大法弟子。

二、反迫害中證實大法

對於洗腦班,師父是根本不承認的,也是在正法中要被清除的,而我們作為師父的弟子當然也不承認。師父引導我們走一條在反迫害中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路。如何走正、走好這條路就看我們如何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了。

我們地區的洗腦班很邪惡,儘管很多同修針對它發正念,有些甚至到洗腦班附近近距離發正念,在如此強大的正念下為甚麼它還能如此邪惡呢?我認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身上。比如有的同修說:「我們關在那裏時也發正念、也煉功啊。」可是同修,如果我們不能正念正行的否定邪惡安排,而是服從甚至配合惡人,在那樣的狀態下,我們發正念又能起到甚麼作用呢?那時你的空間場都可能成為了邪惡的避難所。

我也曾被綁架到洗腦班,我認為剛進去時如何做好這是極其關鍵的一關,這一關過的好,對以後的反迫害證實大法就有一個好的基礎,相反就會增大魔難。當然凡事要理智、量力而行,如果覺得自己能達到那一境界,在否定邪惡的前提下,堂堂正正的跟那裏的惡人講真相,救度他們。如果達不到那一境界、或講真相起不到作用時,最有效抵制邪惡的方式就是閉口不說話,內心不間斷的背法、發正念,讓大法佔滿你的頭腦,真能做到的話,邪惡就不敢迫害。

有一次,洗腦班的頭目想利用其所學的知識來說服我,他們每天單獨跟我談話兩個多小時,在半個多月的談話中,無論他問甚麼問題我都不回答,心裏只是不停的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最終的結果邪惡以失敗而告終。

還有一次,那裏的惡人讓我寫東西,說是進來的人都必須寫,還說所寫的內容與法輪功無關等等,無論怎樣的花言巧語,都被我正念拒絕了。再一次,邪惡讓我去大廳看誣陷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當時就被我拒絕,我告訴他們說你們敢逼我,我就高呼大法口號,於是邪惡退縮了,但又改變花樣,在我居住的屋內強制給我放錄像,內容是歌頌惡黨的,於是我坐在窗邊閉著眼睛發正念,一兩個小時後惡人們就收場了。我為甚麼要如此拒絕呢?因為我知道無論甚麼內容,只要你一寫或一看就是接受,就是在配合,邪惡就會得寸進尺,對你步步緊逼,從而達到迫害你的目地。

通過與邪惡的幾次較量後,那裏的惡人們就把我關在屋內,再也不管我了,直到這一期辦班結束,我也就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至於說不寫「保證」就不讓回家,這完全是惡人們用來欺騙嚇唬那些人心重的同修的一句鬼話,而我們有些同修為甚麼就不能信師信法,卻相信這些鬼話呢?

有不少同修說我們雖然去了邪惡的錄像廳,但我們沒有真正的在看,而是在那裏發正念,言外之意也是在證實大法,大家想一想,只要你一坐在那,無論是看與沒看,在行為上是不是服從和配合著邪惡,是不是在增強邪惡布下的場,如果大家都能不配合邪惡,它那個場就不存在。從另一方面說,你坐那發正念,是不是在服從、配合、認可邪惡的情況下發的,這樣的正念又能發揮多大的威力呢?

三、洗腦班的偽善

洗腦班與監獄、勞教所不同,那裏所謂的幫教「老師」大都是被洗過腦的離退休人員,那裏的生活條件、居住環境相對較好,這些就具備了其偽善的一面。有一些從洗腦班回來的同修說:「那裏面的‘老師’對我可好了,安慰我、關心我,也不罵我、打我,還允許我偷偷的煉功。」等等。說這些話的同修,你們想過嗎?如果我們沒煉法輪功,邪惡能給我們白吃白住嗎?能如此的關心你嗎?如果我們在裏面不配合邪惡的時候,邪惡還會對我們這樣嗎?說白了,邪惡的一切「關心」都是偽善,最終的目地就一個,讓你寫所謂的保證書,讓你脫離大法。

我們有些同修寫了保證書回來後也知道錯了,可是在思想認識上提高不上來,嚴正聲明何等嚴肅的事,卻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完事,有的還找一些客觀理由,讓別人替他寫,如果能把你寫的保證書回憶一下,那上面的每一條都是我們永遠也抹不掉的污點啊,每一條也是我們造下巨大罪業的根源,同時也是讓邪惡拿到了不讓你修煉的證據,當然師父是不承認的,可是當你一旦重新開始修煉時,邪惡就會拿出你寫的保證當藉口,加大你的魔難,加重對你的迫害。

寫嚴正聲明是師父慈悲弟子,是給弟子一個悔過從新進入修煉的機會,也就是說只有師父認可了你寫的嚴正聲明,你才能從新在大法中修煉,師父才能消去你造下的巨大罪業,如此嚴肅的事情,我們不嚴肅的對待能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