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在法輪大法修煉中漸漸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一九九六年,我高興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我在單位是有名的病號,我曾患有乙型肝炎、腎炎、腎盂腎炎、萎縮性鼻炎、眼角膜炎導致角膜潰瘍等多種疾病。好多有名的大醫院都治不好我的病,其它各種方法用了都不行,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修煉法輪大法後,慈悲的李洪志師父幫我淨化了身體,兩個多月後,一身的病痊癒。我這才感覺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大法污衊師父李洪志先生,我的心如刀割一般,心想:這麼好的大法,我一定要堅定不移的修到底。我當時發的誓言:我一定要去證實大法、證實偉大的師尊是清白的,還師尊的清白。

一、 大法的神奇顯現,我們更加堅信了大法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們幾位同修決定去北京證實法,為李洪志師父說句公道話。我們一行四人剛到天安門廣場,就被便衣警察抓上警車,把我們關在廣場派出所。在那嚴寒的冬天,外面的積雪一尺多厚,關大法弟子的房間沒有暖氣設備,惡警卻拿來電風扇開到最大檔,朝大法弟子猛吹。這時奇蹟出現了,轉動的電風扇變成了法輪在旋轉,正轉、反轉,並扇出的風是熱風。我們當時激動得熱淚盈眶,心裏默默謝謝李洪志師父的慈悲呵護,在場的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使我們更加堅信了法輪大法。

二、學法、背法使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歸正了航向

自得法以來,我對法輪大法一直堅信。天天堅持看《轉法輪》,也天天堅持煉功,洪法也從未間斷過。但就是好找別人的毛病,一看到對方有甚麼毛病就想說,也不管人家能不能接受的了。如果對方不接受,自己就急了,就會指責,甚至發火。特別當對方是同修時就更有理由了,認為對方也是修煉的,更應該接受別人指出自己的不足,怎麼就聽不進去呢?甚至最後頂人家一句:「你還修煉呢!」覺的自己是蠻對的,是為了對方好,弄的對方不聽或回自己一句,於是心裏就特別委屈。這種狀態也確實干擾了我好長時間,使自己提高不上來。

後來我從《明慧週刊》上看到功友談到背法效果很好,很受啟發,於是我也開始背《轉法輪》,由於心不靜,剛開始背時很費勁,背一段就得半個小時,心裏有點急,就求師父加持,逐漸由一段到兩段,三段,這樣堅持下來,終於把整本書背了一遍,現在我已經在背第二遍了。通過背法才使我認識到:我原來雖然通讀了《轉法輪》一百多遍,但有好多時間學法思想溜號,學法不入心,圖數量。自己沒有從法理上得到昇華。

「法能破一切執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背法打開了我的心結,原來是自負包住了自己,只去看別人的不足而不看自己。我懂得了甚麼是修煉,修煉就是向內找,找自己,修自己。回頭看看自己是修嗎?修來修去根本沒有修自己。這太可怕了。最近學習了師尊(二零零六年)《曼哈頓講法》,師父說:「 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承擔著一個巨大的宇宙體系的責任,要救度這麼大一個體系中的無量眾生,不止是責任重大,路要走正就非常關鍵,能被救度的生命在正法中就會被善解、被純淨、歸正,能夠留下的各種形態的物體淨化中去其糟粕、留下純正,這是整個宇宙正法中的要求。」(《曼哈頓講法》)學後才認識到自己離宇宙正法中的要求太遠了,不向內去修,而是向外去找。這就是路沒有走正。這是多麼的危險啊!所以一定要向內找,因為「向內找」是法寶。只有向內找才走正了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才符合宇宙正法中的要求,才能救度這麼大一個體系中的無量眾生。重溫師父的講法,看我到了我不是修自己,而是強調自己,證實自己。這是多大的私心啊!而修煉就是修去私心,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自己真是愧對師尊啊!

背法使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明白了修煉就是修自己,向內找,向內修。也就少看別人的不足了,火氣也消了,心也不急了。每遇到事時,不管怨不怨自己,自己首先能想一想自己與這事有沒有關係?哪沒做好,能用法對照自己,從我做起。

我自己覺的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心情老是舒暢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學法不只是念、背,關鍵是對照自己,要時時事事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改掉一切不好的習慣,無條件的向內找,去掉私心,修去一切執著,這才是真修。

背法不僅找到了自己的執著。背法還清除了我的思想中的不少雜念、清除了我身體裏許多不好的物質,使我沉重的身體變輕快了:讀《轉法輪》書不錯字、不漏字了。背法還將我身上頑固的體癬消失,等等。

三、改變自己的觀念 用善心去救人

從得大法後,自己堅持學法修煉,實修心性,身心受益匪淺,師父幾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救回來,我才有今天。所以我是堅定的跟隨師父助師正法的。師父要求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我都一直在做,在單位和各種社會環境公開講真相直到我離開家。這十年,絕大部份都正念走出了邪惡的迫害,也做了發資料、光碟、張貼真相標語、寄信、發三退名單,還幫助過小城鎮協調人做了一些事等。別的同修還認為我修得好。但自己感到苦惱的就是勸「三退」救人做不好,這幾年我自己勸退的僅只有五個黨員,三十多個團隊員,就自己周圍的家人、親戚、朋友都勸退不了,處於無奈何狀態。

最近又學習了師尊《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後,才茅塞頓開,才知道這幾年自己不是用慈悲與善心去「三退」救人,而是抱著改變他人觀念的心態去救人,不好的因素解體不了,收效甚微。

在講真相、勸「三退」救人中,我一直抱著如何改變別人的思維去講,執著於自己的所講、所思,從心裏沒有體諒別人的心態及接受程度,很少注重被救度者的執著,就不會順著對方的執著去講,要改變對方其實從心態上對被救度者來說也是不善的,對方就不接受。為了改變被救度者,常常逆著對方的思維及執著去講,而不是順對方的思維及執著去講,絕大部份時候、很容易就觸及了對方的思想、認識及執著,就撞到了他思想中負的一面、惡的一面,出現爭執、相互爭論,有時也會出現言語過激的現象。回想這幾年出現爭論時的現象也不少,完全沒有展現出大法弟子的善與慈悲來,現在才認識到這樣不能救人。

為了改變被救度者的思想觀念,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我就把歷史上中共幹的壞事及歪曲的歷史真相講出來,大部份來源於《九評》及自己上網知道的一些揭露的資料。由於大陸民眾一生被中共欺騙太久,矇騙很深,還有怕心嚴重,怕受牽連,聽到這些歷史真相後,也無動於衷。周圍的人被中共欺騙一生而形成的觀念認識,就講那麼幾十分鐘的歷史真相很難當場改變他,當然也有一些明白的人。由於自己方法欠妥,也難以起到救度的效果。

師尊的講法給弟子在迷惘中撥開了迷霧,師父的諄諄教誨開啟了弟子迷失的心智,現在才認識到:自己這幾年用改變別人態度、把他從中共邪惡的深淵中拉出來,與用善心和慈悲救人的要求相比,真是天地之差。其實質就是執著於自己的認識、想法和做法,執著於我的對,把自己的觀念認識加給別人來改變別人,使自己修成那一面的善與慈悲發揮不了作用,解體不了對方不好的因素,救人效果就不理想。

四、化解仇恨 心生慈悲 儘量救度

在看到明慧網題為《對於結束迫害的認識》一文,很有同感。從理性上說我們都希望迫害提早結束,可是那麼多高層來的眾生,都未能及時得救,還有那麼多的同修沒走出來,沒有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當歷史無情翻到正負生命大審判的一頁,一切悔之晚矣!

師尊慈悲眾生,慈悲弟子,一再贈送我們建立寸秒寸金威德的良機,一拖再拖結束的時間。是我們心性境界還沒有修到位啊!眾生的救度還沒達到有緣無漏的大圓滿結局啊!

事實上正是我們還沒有修去的各種人心,在各自不同層次根本的阻礙著正法進程。我們修煉人的一切不順心的事和種種魔難就是邪惡舊勢力以修煉人沒修去的人心為藉口給製造的。我用法對照向內找,找到我前段時間遭受那麼多的迫害都是自己沒修去的人心招來的。特別是仇恨心,前段時間我對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惡人非常仇恨,認為他(她)們是不可救要的人,給其講真相也不聽,就一個勁的在犯罪,心中請師父和正神早點毀掉這些不可救要的人,讓有緣人得救,早日結束迫害。

現在回想起來是多麼的不慈悲啊!其實是我沒有站在法的基點上,沒有以真正的慈悲去對待他(她)們。是這可惡的仇恨心抑制了慈悲的場。從現在師父的新經文看,他(她)們也是受邪黨的毒害,他(她)們也是被救度的對像。這篇文章列舉多種,如:怕心、盼望早結束之心、特別是在很大成度上嫉惡如仇的仇恨之心。還有依賴之心,依賴天神、依賴民運、依賴師父、抱怨之心等。把「做好三件事」,劃定在「只能救一個是一個」的有限境界內,不能放開胸懷。「除首惡外」,「冷靜的思考,心再大一些,咱們真的把所有的人都當成要救度的眾生去救度,看看他有沒有變化?」(《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特別是嫉惡如仇的仇恨之心,能最大成度消弱我們的慈悲。而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師尊又講:「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

慈悲是大法弟子多多救人所必須具備的,其威力無窮,所以當務之急,需要正法弟子們都要向內找出自身的一切負面因素並去除它。諸如前面提到的仇恨和依賴之心等,都在阻礙著我心胸放寬,自然就產生不了在更高境界理性、理智的無量智慧與慈悲。師父的這幾次講法都提醒我們心胸放大,在慈悲救人的路上不斷突破。

那麼怎樣才能達到這個偉大目地呢?師父又說:「對於人的一面不要一味的向前頂著幹,不是壓倒他們,是救度他們。慈悲的做,冷靜的做,看看這件事情有甚麼效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一直以來我或多或少的在仇恨心帶動下,這方面確實擰了很大的勁,延誤了救度效率和廣度。

在這次《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中師父又說:「從現在你們做的情況來看,還不夠多。不是我要多少,要儘量救,最低留下一半,或者是百分之七八十最好,所以我就叫大家儘量的做,就是這個原因。」針對大法弟子的使命師父還說:「是全人類要面對最後能否得救了。今天的人類大舞台就是給大法與大法弟子準備的,不管你們做哪個項目,不管你們為救度眾生中做甚麼,都應該堅定的把他做好、完成好。」

個人理解,近期多次講法就是師父要讓我們再提高境界,突破侷限,化解仇恨,心生慈悲,儘量救度。希望同修們多學法,在這方面多交流正面的認識和經驗,可能救人效果才會大幅度提高。

五、在法上幫助同修

當同修處於魔難,長期不能突破,我們都會幫助同修。一種做法是幫助同修出了很多的點子,想了不少辦法。結果往往是作用不大。其實真正能幫助同修提高的是師父的法,我們應該在站在法上幫助同修,引導同修向內找,修去人心,同修才能走出魔難。

例如:我了解到有個同修,平時因工作忙,文化低,法學得很少。說話做事都是人的東西。這個同修一天被狗咬了,她就去吃藥打針,因傷口痛就停止煉功,可是效果不好。我就給她講要多學法,你識字困難就多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多發正念清除,並且要繼續煉功,只要信師信法,並且要用正念對待,一切都會好。結果她照這麼做了,她就很快好起來了。

我的體會是,幫助同修時,也包括自己的修煉提高,不要被千變萬化的外界複雜的表象所動,學好法,找出人心,修去人心,師父就會幫我們歸正一切。

六、幫助同修學電腦技術,又盛開一朵小花

我第二次從勞教所回來,邪惡把我迫害成常人認為的不治之症,身體極度虛弱,人消瘦得肋骨一根一根的露在外面,長包塊的部位陣發性疼痛難忍等。我用法對照,也認識到是我這次在勞教所沒把握好自己。在高壓下想與其他同修切磋,就違心的寫了「三書」等。雖然不是發自真心的,但表面上符合了邪惡,被這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它想乘機奪走我的肉身。我不承認這一切。我是大法弟,有師在,有法在,我要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有沒做好的,我可以學法修去不足。我要從新做起,堅定不移的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跟隨師父回家。

所以我也沒在意。我還是像身體健康時一樣,抓緊時間學法(大量的讀《轉法輪》為主)煉功(每天只睡三個多小時的覺)的同時,我也學了一點初淺的電腦技術。在我身體快康復的時候,邪惡又上我家來騷擾,闖開我家門,搶走了我的筆記本電腦和mp3,手機等物品。這樣就逼迫我流離在外。我在協調人的幫助下,就利用這機會幫助其他的不懂電腦的大法弟子學電腦技術,把我所學的都教給他們,我的願望是讓更多的同修都會電腦技術,盛開更多的小花,廣度眾生。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現在我的身體完全康復了,是師父又一次把我的生命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我心中無不感激師父多次對我的救命之恩。我只有用做好三件事來報答慈悲偉大的恩師。

明慧網一再提倡資料點要遍地開花,這也是師父的願望,如果我們都能成為萬花叢中的一朵,師父該是多麼的欣慰。其實難與不難就是個心態問題,一個偉大的神是無所畏懼、無所不能的,如果你把困難看大了,它就像一座山橫在你面前,讓你望而卻步;如果你不在意它,它真的就甚麼也不是,一切都會順理成章。

我在協調人的建議、支持幫助下,在一個同修家開了一朵小花。在做真相資料中,自己也在一點一點的走出「人」來,這一切的根本保證是信師信法。只有按照師尊的要求,三件事都做好,才能穩步的走過來。

個人體悟,如有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