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奉節縣惡人惡報連連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重慶市奉節縣街頭巷尾,到處都有人繪聲繪色的講他們那兒的幾個「大人物」遭惡報的故事,說的有板有眼,甚至有的人盡用這件事來教育自己的孩子和後代,告訴他們要做好人,不要像那些壞頭頭那樣整人害人,到頭來沒有好下場。

細細打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奉節縣法輪功學員馮傳家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為法輪功請願,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 。他出獄後,將他知道的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的惡警伙同罪犯酷刑致死江津市一名二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李澤濤的事實,還有駭人聽聞的水牢酷刑等等迫害事實寫成文章。由於中共在國內封鎖了互聯網和一切能讓國際社會知道迫害真相的渠道,他只有托法輪功學員于笑儒寄給他在台灣居住的親人幫他在國際互聯網上發表。

此事讓奉節縣的副縣長兼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頭目楊大才知道了。他是笑在眉梢,喜在心頭,覺得這是升官發財難得的好機會。本來他為了升官,早就在迫害法輪功這個問題上大做文章了。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操縱公安、法院、檢察院、新聞媒體等機構,在全縣大開揭批會,非法抄家、大肆抓捕、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毆打、監禁,並雇人監視法輪功學員,電話竊聽、撤職撤崗、開除降級、勞改勞教,製作電視片誣蔑大法,威迫法輪功學員上電視違心表態。這次的案子又涉嫌海外,那能放過這樣的機會?便大肆炒作,大做文章,搞得奉節縣烏雲壓城,不幾天便抓了八人,其中還有一位是常人。他為了擴大影響,添油加醋,節外生枝,生搬硬套,無中生有的編造一些東西上報,引來國安部、重慶市公安局、萬州國安局,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一時轟動全國,不可一世。

古人有云: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不報,乾坤必有私。不是不報,時間未到,時間一到,一切全報。按照楊大才的指令,抽調不少人來抓這個案子,迫害一天一天升級。這天由奉節縣公安局副局長尹明平開著公安局的車兒,奉節縣國保大隊隊長唐勇耀武揚威的坐在前排位子上,還有國保副大隊長胥建,還有其他幾個辦案人員,坐著這個嗚嗚直叫的公安車兒飛快的往前跑,不知有多神氣呀!誰都沒有想到這個車跑到三河大酒店時,和一輛人家剛買回來的新車撞上了。坐在前面的唐隊長頭部撞傷,他捂著腦袋叫,呃,還真有報應呀!

第二天尹明平副局長不開車了,從公安局辦公室調了一個車和司機,首先國保大隊長聲明他不坐前頭了,他鑽到後面那排位置上去了,胥副隊長硬著頭皮說;「我不信那些,我去坐那兒嗎。」車開出去沒走多遠,又和一個車子撞上了,胥建的頭和腳撞傷。第三天去辦案時,他們這幾個人不敢坐公安局的車兒了,只好搭地方的大客車去迫害法輪功學員。

上天已警示這些惡人了,他們卻把神的慈悲當兒戲,繼續造業,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硬是毫無根據的把這個案子定為「洩露國家機密,破壞祖國統一的反華行為」罪,判馮傳家十年、于笑儒十一年的勞改。

二零零五年楊大才在家裏平地摔跟頭,摔斷一條腿,奉節法輪功學員多人向楊大才多次講真相,但楊大才不思悔改,繼續行惡 。在他任職期間,這個小縣城竟有七名法輪功弟子被非法勞教、六人被非法判刑、三十多人次被非法抓捕刑拘數日不等。最小年齡才十七歲、最大年齡七十三歲、最長刑期高達十一年。特別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楊秘密配合萬州區國安局精心策劃了震驚中外的「焦點訪談」,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

五十八歲的楊大才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現世現報。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重慶陪妻子做手術時,突發腦溢血,暴病身亡他鄉,應驗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楊大才行惡多端,罪大如山,他的死不足以還清他所造下的罪業,還殃及親人。他的妻子劉厚君,奉節中學圖書管理員,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身患胃癌去世,他的女兒楊怡,無生育能力,被男方拋棄,現又染上吸毒,是生不如死。

中共邪黨培植出來的人,都是一心想往上爬的小人。像朱濤雲這樣一個奉節縣的政協副主席兼統戰部長,都是五十多歲的人了,還想升官發財,就因于笑儒是政協委員,就抓住這個機會不放,積極參與迫害,威迫法輪功學員上當地電視台違心表態,誣蔑法輪功。二零零五年十月,朱濤雲乘車在渝萬高速公路遭遇車禍,全車人只有他被甩出車外當場死亡!

王子洪,男、五十三歲,奉節縣公安局副局長,分管派出所。在過去迫害大法八年時間裏,派出所惡警在他的指使下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監視、抓捕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離楊大才遭報僅四十八天,王子洪乘車遭遇離奇車禍,全車人只有他被甩出車外死亡!

那些執迷不悟的邪黨官員和警察,為了功名利祿,不惜殘害無辜、助紂為虐,卻總是以種種藉口來開脫罪責,來搪塞自己做人應有的良知和客觀的判斷力,是難逃天理和法律的嚴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