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悲劇要降臨的時刻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我是重慶某地方醫院的一名醫生,以前受無神論影響極深,特別是前些年看了中共在電視中對法輪功及創始人的全面抹黑的宣傳後,只要有人一提到法輪功,我就會與迷信和精神病人連繫起來,心裏就覺得恐怖。

一年前,一位法輪功學員給我講了法輪功真相,特別講了「天安門自焚」事件和「圍攻中南海」的事件真相,讓我明白了煉法輪功的都是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好人,明白了「自焚」和「圍攻」都是中共一手導演的。我接過法輪功學員送的精美真相護身符,並高興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個傍晚,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因患了重感冒回家治病,我去醫院照例買了以前治這種病的輸液的藥劑。回家後先忙著熬了稀飯給丈夫和孩子吃。當掛上液體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鐘了。

丈夫輸著液漸漸睡著了,我躺在沙發上打起了瞌睡。突然一陣「哆嗦」的聲音把我驚醒了,我一看,丈夫緊閉雙眼,臉色灰白,身體抖個不停,瓶裏的液體還未輸到一半。我腦子裏立刻閃出:「糟了,輸液反應。」我本能的一把拔出針頭,怎麼辦?因為他曾多次輸過這種藥,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所以我並未準備這種抗輸液反應的藥,立即去醫院買也來不及了,因為我院以前曾有一名病人發生輸液反應,連搶救都來不及,不到五分鐘就死了。我抓住丈夫的手拼命搖晃:「快醒醒啊!快醒醒啊!」孩子驚醒了,看到這一幕嚇得大哭起來。

眼看悲劇就要降臨,我腦子裏突然想起那位法輪功學員告訴我的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逢凶化吉,一生平安。我趕緊對著丈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念到第三遍時,丈夫一下子停止了抖動,漸漸冰涼的手也暖和了,慢慢睜開了眼睛。我激動得像孩子一樣哭著,又笑著。我告訴丈夫剛才發生輸液反應了,是法輪大法救了你的命。丈夫說他剛才心裏很難受,覺得身體出奇的冷,不知怎麼了?我「撲嗵」一聲跪在地板上,雙手合十,感謝李洪志大師的救命之恩!丈夫也雙手合十,不斷的說:「謝謝李洪志大師!謝謝李洪志大師!」

這次我及家人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確信;法輪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中共邪黨的謊言不攻自破。我丈夫和上學的孩子也「三退」了,我們一家人生活越來越幸福。


法輪功救了我的命 我也要煉法輪功

我是遼寧葫蘆島人,今年五十六歲。二零零九年我得了胰腺炎,在醫院住院,先後兩次二十多天,也沒治好。最後醫生說:現在只能治到這種程度了,回家養著吧,半年後再來做手術。

我回家後,感覺一天不如一天。突然有一天我發現肚子里長出一個大包來,我難受極了,真是生不如死,心裏盼著到半年後好做手術。但別人說這種病做一次手術也不見得能好。我聽了心裏更是雪上加霜,不知該怎麼辦?家裏人都為我擔心。

就在這時,有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來看我,見到我這種情況,就告訴我說: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朋友還說,有多少疑難病是在醫院治不好、被判了死刑的病人都好了。

從那天起我開始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九天後到醫院做CT,像小孩腦袋大的大包沒了,醫生都感到奇怪。

這就是法輪功的神奇,我發自內心感謝法輪功李洪志師父,感謝法輪功,是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從現在開始,我也要學法輪功、修煉、返本歸真!


李洪志大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山東省招遠市的一位普通村民,今年七十三歲。去年臘月底,我感覺身體不舒服,開始沒在意,認為是幹活累的,休息幾日好了。沒想到剛過完年我全身疼痛,好歹支撐過了十五。家人就送我到醫院檢查,通過化驗、拍片等一系列檢查,就住進了縣醫院腫瘤科。

當時醫生和家人都不告訴我是甚麼病。可通過他們的表情我知道我得了不治之症。在醫院住了半個月回到家,鄰居都知道我得了不好的病,都來看我。幾天後家人帶我到煙台去檢查,檢查結果相同。煙台醫生對家人說,沒必要住院啦,回家給病人買點好吃的,不要讓病人受委屈,能維持多長時間算多長時間吧。

其實,我的老伴和兒媳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經常告訴我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能得福報。但我平時身體挺好的,所以沒有往心裏去。這回有病,到醫院花了兩萬多沒見好轉,我認為可能自己的人生到頭了,沒有生命的希望了。抱著一線希望,無論白天晚上,只要是清醒的時候,我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後來奇蹟發生了,慢慢的,我能到街上去了,再後來能下地幹輕活了。現在我感覺身體基本恢復,我知道是法輪功李洪志師父管我了。是李洪志大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把我的親身體會寫出來,告訴所有不還知道真相的人,一定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