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裏的「法輪大法好」歌聲(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一輛盜運木材的汽車疾馳而至,檢查的警察們趕忙閃開。然而,一個警察挺身站到了馬路中間。司機被震住了,匆忙踩死剎車。面對這位警察的勇敢和正氣,司機說:「服了,像你這樣勇敢的人,我真的服了,以後我再也不敢幹這樣的事了。」

這位挺身而出的警察叫陸智勇,是四川省阿壩州黑水縣公安局的一名森林警察。他不僅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還在別人把口水唾到臉上時,擦乾後依然給人講道理。曾被評為「最佳優秀警察」,並被黑水縣公安局定為副局長後備人選。那次他攔住的是一輛盜運木材的汽車。


陸智勇和母親以前的照片

這是一個在關鍵時刻為了保衛國家和人民的財產,能挺身而出的好警察。同時,他也是一名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為了向世人證明法輪大法是正法,在中共開始對法輪功展開全面鎮壓時,陸智勇穿著警服帶著妻女與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堅持在黑水縣廣場煉功。領導找到智勇談話:你要法輪功還是要警察?智勇堅定的說:我要法輪功!從那時起他就被停了職,隨後被當局正式下文開除。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斷升級,陸智勇與妻子帶著女兒到北京上訪,要求還師父清白,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結果智勇與妻子在天安門廣場被打,被關進四川省駐京辦事處。

二零零一年六月,黑水縣公安一科某科長在陸智勇勞動的山上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陸智勇當場指出這出自焚把戲的破綻,揭穿了中共謊言,卻被惱羞成怒的惡人毒打。被打後的陸智勇決定再次進京上訪。沒有錢,他就炒了幾斤胡豆,煎了幾塊大餅,就上路了。他在深山老林裏行走了七天七夜,最後還是被當地公安機關非法扣押了。

一天,林業公安人員周彬、陳愛國和縣局一科警察陳某某找到陸智勇,周彬騙他說:「陸哥,組織上決定讓你去學習幾個月。」結果卻被騙到綿陽新華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在勞教所中陸智勇受到的酷刑有:罰站,從早晨六點一直站到夜裏十二點;拳擊胸部,包夾他的勞教犯人長期擊打他的胸部,很多次打得他說不出話,一說話胸部就痛,起床也非常艱難,直接動手打他的警察叫沈銳;捆綁,警察用細繩多次捆他,繩勒進肉裏,皮膚上冒出的都是油;電擊,曾同時受到四根電棒的電擊;狼牙棒打,狼牙棒上面滿是釘子,一打一拉皮肉就被帶下來。

然而惡警的摧殘並未使陸智勇屈服。這是一個鐵漢,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一次陸智勇在被狼牙棒打了四十多分鐘後,在被打的體無完膚的情況下高聲唱起了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這純正慈悲的歌聲從他的胸中發出,令施刑者畏懼膽寒。這是一個甚麼人啊?受到了如此致命的折磨,竟然還在酷刑下歌唱自己心中的信仰!這慈悲純正的歌聲傳出,引起了其他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的合唱;也促使很多被所謂「轉化」的大法學員紛紛聲明「轉化」作廢,堅修大法!

在勞教所中喊「法輪大法好」需要怎樣的勇氣?那直接面臨的就是死亡的威脅!然而只要能從心中無畏的喊出,就能震懾邪惡,就能喚醒世人。陸智勇不但喊過「法輪大法好」,他還能在自己遭受極度折磨的情況下唱出「法輪大法好」!這是一個修煉者金剛意志的體現。

然而智勇受到的酷刑可不只是這幾樣,勞教所惡警為了消磨他的意志,強行剝奪他睡眠達十五天。惡警為強迫他出操找藉口,狡詐的說是讓他活動活動。陸智勇毫無畏懼,邊走邊高喊「法輪大法好!」嚇的惡警躲到了一邊,以致後來見到陸智勇就閃。

在長期的非人折磨下,陸智勇被迫害得胸腔大量積水,肢體劇烈抽筋,無法起床。綿陽醫院從陸智勇胸中抽出了桔色的積水,這顯然是被擊打所致。可是,醫院卻在惡警的指使下說是「結核性胸膜炎」,而結核性胸膜炎的積水是綠色,可被抽出的積水明明是桔色的。勞教所看到他生命垂危,忙著推卸責任,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讓他「保外就醫」。

回家才幾個月,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下午,綿陽新華勞教所警察在家人不在的情況下,闖入家中將陸智勇強行綁架。陸智勇抵制,幾個惡警將他抓住,在地上拖行六十多米遠,鞋都被拖掉在地。在地上拖行的過程中,陸智勇不停地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當時在場圍觀的群眾很多,無不紛紛議論:「陸智勇是那麼好一個人,在勞教所被折磨的快死了才送回家,剛好一點就來搶人,像甚麼話。」一些好心的老人提起他就掉淚。

回到家中,陸智勇通過學法煉功,很快恢復了健康。陸智勇從未放鬆過自己,更沒有忘記把這億萬載不遇的佛法告訴給周圍的人。中共不但怕他在勞教所中唱「法輪大法好」,更怕他在社會上也唱「法輪大法好」。在社會上,就因為他又唱了「法輪大法好」,被再次勞教。

面對意志堅強的陸智勇,勞教所使出了最為惡毒的迫害手段,那就是對他進行藥物迫害。惡警在他的茶杯裏、飯碗裏,包括在灌食時都放不明藥物。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惡警強行把陸智勇送至醫院。姓俞的醫生說:陸智勇你感冒了,要給你輸液。陸智勇說:不!我沒有病,是你們找藉口迫害我!下午一個姓余的中隊長和姓榮的護士強行給他輸液。四個犯人把他按在床上,拉著手強行輸液。就這樣連續幾天輸液後,他感到心慌難受,發燒頭暈,視力模糊,反應和記憶力下降;腰部、四肢癱軟,身體困乏無力,行走極為艱難。勞教人員都說:陸智勇的臉色帶土色,像死人一樣。

陸智勇雖被非法勞教兩次,但是他始終不承認這種非法的迫害。有個叫楊帆的警察對陸智勇不承認自己是勞教人員的身份非常惱火,故意提到法輪功師父的名字侮辱他。陸智勇堂堂正正的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這個楊帆又提到法輪功不好,陸智勇就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就指揮勞教人員強行給陸智勇穿上一種更為惡毒的刑具──約束衣。連續幾天綁著他,造成全身肌肉發麻,酸痛,四肢顫抖,整夜痛苦難眠。一次,在他被穿著約束衣綁在床上的情況下,那個姓余的中隊長和姓榮的護士把食管插入他的鼻腔,插進胃中,痛得陸智勇淚水直流,嗆的難以忍受……

連續幾年的酷刑折磨,一米七八的大個竟然只有幾十斤的體重!原來身體健壯令竊賊膽怯的陸智勇,已經是骨瘦如柴,白髮蒼蒼。

陸智勇的女兒叫陸瑛昊。參加高考前,黑水縣蒲陽社區找到她以考學相威脅,威逼她和爸爸撇清關係。小瑛昊毅然對他們寫道:我有一個好爸爸,是「真、善、忍」的忠實信徒,卻被非法關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