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加議員親歷中共收買伎倆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2010年6月下旬,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公開披露了外國滲透加拿大政府官員的事實,並點名中國,在政界與民間引起劇烈震盪。加拿大卡爾加裏西區國會議員羅伯‧安德斯(Rob Anders)指出:法登所披露的不過皮毛,中共拉攏並影響加拿大政要的各種伎倆花樣百出,從未間斷。

加拿大卡爾加裏國會議員羅伯•安德斯
加拿大卡爾加裏國會議員羅伯•安德斯

安德斯於1997年25歲時當選加拿大國會議員,是加拿大歷史上最年輕的國會議員之一。在過去的13年間,他親眼目睹,也親身經歷了中共收買政要的種種手段。他表示,法登所言令他吃驚,因為「實在是太輕了,不過點到為止,觸及皮毛而已。」

酒色財氣輪番上陣 隨從家屬均不放過

安德斯表示,中共依政要們的態度將他們分為三大塊:支持中共的、反對中共的以及中間派。支持者如囊中之物,無須操心,反對者,中共採取極為聰明的策略來拉攏。

他以自己為例說:「他們先投下第一個餌──商業合同,如果你不為所動,他們接著放第二塊餌──青春美女,如果你仍然沒有落入彀中,他們再嘗試酒類或其他。如果還無法得逞,他們將變換更為複雜的策略,從意識形態上接近你。他們會說,噢,你反對極權,我們也反對,或許你能夠幫助我們,請告訴我們那些憎恨極權的人的名字和情況…… 所有這些伎倆中共都在我身上施展過。」

他說,中共盡力拉攏的最關鍵的是那些立場未明的中間派:「中共的招數在他們身上屢屢奏效,去一趟中國就搞定了。這樣的現實是如此地令人傷懷。」

中共不僅拉攏現任官員,包括各部長、委員會主席、普通議員,連輔助政要的工作人員也不放過。

安德斯說:「我知道有部長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去中國時,毫無例外地有女孩子上來搭訕,想找樂子嗎?願不願意一塊吃晚餐?去唱卡拉OK吧?於是喝酒玩樂,然後如連鎖反應般,一環套一環的事情就發生了。他們把你錄像,然後在適當的時機拿著錄像找你,不好意思,你在中國的時候被錄像了。你知道的嘛,我們是朋友對不對,不願意看到這樣的錄像妨礙你的前途。所以,錄像還給你,但我們無法保證是否還有其他拷貝存在。你明白我們是朋友對吧,所以我幫了你一個大忙,你是不是也應該表示一下呢?」

安德斯還說,拉攏工作人員的目的,是讓他們影響自己服務的部長,也基於放長線釣大魚的策略,有的工作人員後來當選為議員。

政要家屬也是中共緊盯目標

安德斯曾經和一位安省的自由黨國會議員去中國,那位議員帶著14歲的兒子隨行。

他說:「我們到達旅館,拿到房間鑰匙,我上去放行李,收拾一番,下樓,看到他,但沒有看到他的兒子。我問他兒子哪去了,他說,告訴你,我兒子魅力沒法擋。他到房間五分鐘,就有個中國女孩敲他的門,說,帥哥,想不想我陪你啊?在這待多久?一塊吃飯?卡拉OK?跳舞?」

安德斯沒有再見到那個男孩。他接著說:「我們在中國待了一個星期,整整一個星期,我沒有再見到那個男孩。他跟一個中國女孩走了,跟一個在他到達旅館五分鐘就主動上門的中國女孩走了。」

事情再明白不過,安德斯告訴那個國會議員父親,這是桃色陷阱。「但他不以為然,還自鳴得意。我為他感到難堪與悲哀。」那位議員後來沒有再當選。

安德斯總結道:「這就是中共的伎倆:拉攏政要本人、拉攏政要親屬、拉攏政要隨從,滲透廣且深。不幸的是,他們屢屢得手,人性的弱點被中共利用到極致。」

收買國會議員幾乎達三分之一

安德斯指出,不僅省、市政要被收買,滲透在聯邦一級同樣存在,中共以商業合同引誘國會議員們:「當他們去中國旅遊的時候,享受中共提供的五星級待遇,並被介紹給中國新一代年輕人。那些年輕人說著毫無瑕疵的英語,言談間關注時尚品牌普拉達(Prada)的潮流,使用新款手機,給政要們一個深刻的印象:中國希望和加拿大一樣。然後有人接觸他們,開出極具誘惑力的商業合同,優惠得讓人不敢置信。」

他明白表示,這確實是一種商業交易:「中共以金錢賄賂拉攏政治家們的交易,百試不爽的利器。」

當安德斯的一大部份同僚們享受過中共提供的揮霍無度的中國之行後,驚人的效果立竿見影。他說:「他們在當選之初對中國的人權狀況十分關切,也從選區的法輪功學員那兒聽說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情況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暴行,聽取了藏裔選民關於西藏文化被中共破壞的陳述,等等等等。接著,他們的豪華中國之旅開始,國王待遇令他們感慨萬千,超級大禮令他們目眩神迷。他們回來後,一夕之間,所有對中國人權的關切被拋諸腦後,消逝如煙。」

安德斯親眼目睹了這前後的巨變,內心深感不安。他坐下來和同僚們交談。他說:「我試圖提醒他們,當你收到一串珍珠項鏈,當你拿到一份商業合同,當你遇到一位標緻女郎,一位青春靚麗的中國女子對你這樣一個年過半百、禿頂大腹的西方政客頻拋媚眼的時候,請你告誡自己:滋潤所有這些奢侈豪華的是中國監獄中奴工的鮮血、汗水和眼淚,是每天包裝五千雙筷子的辛勞,是政治良心犯的無辜。掉在你們頭上的餡餅,來自數以百萬計中國人民的苦難和犧牲。」

他說:「當我想到這些時,我的心片片碎落。」

他指出,中共對加拿大國會議員的收買比例至少是百分之十,甚至可高達三分之一。

中共所為需要被徹底地曝光

法登小心翼翼地將窗戶紙捅破一小點,卻掀起軒然大波。安德斯認為,那些叫嚷法登應該下台的人,或者被踩到痛處,或者過於天真,不能相信世上居然還有這樣的險惡。

安德斯說:「我曾經聽過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根據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等待時間、來源,以及中共對待監押犯人的不良紀錄,得出活摘的結論順理成章。但因過於邪惡,以至有些人無法相信,也不願相信。」

但安德斯相信中共的邪惡,因為他在與加拿大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見證了他們受到的來自中共的迫害。「他們本人和尚在中國的家屬被威脅,他們被謠言惡毒地攻擊,他們的工作和生活被騷擾……渥太華的中國大使館和分布於加拿大各城市的中國領事館,每一個都是間諜輸出口,不遺餘力地進行著監視、騷擾法輪功學員和其他異見團體的行為。」

他表示,這樣醜陋地滲透加拿大政界與社區的行為需要被徹底地曝光,法登應該得到更多的支持與鼓勵。他說:「中國文化講究面子,既然中共不要臉,我們就讓它徹底地顏面無存,讓它知道我們看見了它的所作所為,我們注視著它的一舉一動。法登需要揭露更多,加拿大政府需要揭露更多,中國使領館需要被約束。」

安德斯堅信,法登只是開了一個頭,後面還有、還有……

(轉載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