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一家三代相繼走進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明慧記者王枚溫哥華報導)小蔡在一九九九年以前沒聽說過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連篇累牘地在電視、報紙及一切宣傳工具裏散布誣陷、詆毀法輪功的不實之詞,引起了他想了解法輪功的興趣。一次機緣巧合,他得到了一本《轉法輪》,隨著他修煉後發生的變化,相繼吸引他的媽媽、爸爸、太太和兒子也都先後走進了法輪大法,一家人三代沐浴在佛光中,其樂融融。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參加當地聖派翠克節遊行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參加當地聖派翠克節遊行

從邪惡宣傳中知道了法輪功

一九九零年小蔡從天津大學畢業後,分配到家鄉附近的一個大城市工作,成天忙於業務、炒股、賺錢,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廣播、電視、報紙等所有媒體都在鋪天蓋地地抹黑法輪功的時候,他才知道法輪功。但是聽了邪惡的宣傳,他覺得煉法輪功的人「很傻」。

有一次,他和朋友在一塊玩牌,大家議論起法輪功來。朋友說,「有這麼多人煉法輪功,法輪功肯定有他的道理。」小蔡一想對呀,有機會要了解了解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一位老人家,這位老人家是個處級幹部,離休了,是法輪功學員。

小蔡問他,政府打壓法輪功,你為甚麼還煉呢?老人告訴他: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李洪志師父是來度人的。後來老人還從家裏拿了一本《轉法輪》給小蔡,讓他看看這本書。

小蔡說:「我用二個晚上的時間讀完了這本寶書,看第一講的時候我就決定了:我也要修煉!」

當他定下要修煉的這一念時,師父就管他了。第一個晚上,他就感到肚子上有壓力,他知道那是師父給他下法輪了,第二個晚上看完書,他覺得以前許許多多疑惑的問題都有了答案,如,人到底從哪裏來?人活著是為甚麼?賺錢是為甚麼?等等。這些問題看完書後都明白了。

一次看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像帶時,小蔡一邊看一邊哭。他說,自己也說不出為甚麼,總是有一種自己長久要找的東西終於找到了的那種激動:原來人生中一直要找的就是這個。

做真相資料遭迫害關押

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和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小蔡投入到講真相的洪流中去。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小蔡和其他學員一起做真相資料時,因為一名學員被特務跟蹤,小蔡也同時被綁架。進去時他打定主意:不配合惡人,甚麼都不告訴它們,只講真相。

在派出所,他因為盤腿打坐,遭到警察的折磨,身體被綁住,關禁閉,打耳光等,後來被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裏,小蔡一有機會就和那些嫌犯、警察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給他們講修煉故事。小蔡說:「剛進去時,看守所裏那些刑事犯經常打架,慢慢地不打架了,一有要吵架的苗頭,就有人說‘要真、善、忍’,‘合十’也成了採用的手勢。一個打群架打死了人的犯人,很少與別人說話,卻專門愛和我聊。還有的人表示出去後要找我學煉法輪功。」

當時心裏好像沒有甚麼害怕,小蔡說。關了一個多月出來時,一個警察悄悄對他翹了翹大拇指。

小蔡說,「當然,這不是我的能耐,在我進去以前就有其他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講了真相。一次‘提審’時,我看到一張桌子的邊上有血寫的‘法輪大法好’,給我很大的鼓舞。」

從看守所回家後,仍然處於警察監控狀態。但不久,小蔡就收到了加拿大的移民簽證,他悄悄地離開了家,登上了飛往溫哥華的航班。

蔡媽媽說:「那次真驚險啊,差一點他就走不了了,但好像有神助一樣。警察知道兒子走後,氣得自己打自己耳光,還抄了我們的家,並且不斷來騷擾我們老倆口,這樣的騷擾一直持續了兩年。」

煉功兩月 八十歲老人一身病好了

二零零七年底,小蔡的爸爸媽媽到溫哥華探親。看到媽媽身體很不好,小蔡就勸爸媽也煉法輪功,兩位老人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開始了煉功。蔡媽媽說,剛開始的時候站上十幾分鐘就不行了,抱輪只能堅持兩三分鐘,打坐更是困難,不要說雙盤,就是散盤都很難,而且坐下去就起不來了。

隨著不斷的學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看大法真相資料,老人逐漸明白了修煉的道理,堅定了修煉的心,身體也逐漸有了變化。

今年八十歲的蔡媽媽說,自己原來一身的病,心臟病,肺氣腫,萎縮性胃炎,肝硬化,膽囊炎、失眠症、便秘等等,光開刀就開了六次;而且因為以前練過亂七八糟的氣功,還去拜過廟,身上招惹了附體。

煉功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煉功時蔡媽媽感到肚子上像被人打了一拳,隨後就感到肚子裏有東西轉,還看到房間到處都有法輪在轉,她知道師父管她了,從此蔡媽媽感到身體一身輕,走起路來輕輕的,好像飄著走,困擾著她十六年的失眠症、便秘好了,其它病也好了。她感嘆,大法真是太神了。

蔡媽媽說,煉功初期,附體干擾她和老伴,不讓她煉法輪功,嚇唬她,裝可憐相求她,但當她堅定地表示煉法輪功後,干擾的現象就再也沒有了。

蔡媽媽原來不識幾個字,修煉後堅持學法。她說:我就是喜歡看,一有空就捧著書看,不認識的字就問老伴、兒子他們,不知不覺整本《轉法輪》就都能讀下來了,慢慢的其他大法書也很多都能讀了。

太太兒子也走進大法

小蔡的太太小沈,雖然從先生身上看到了煉功後的變化,知道法輪功好,但邪惡的謊言在心裏還是有影響,甚至還反對先生帶兒子煉功。現在看到得法不久的婆婆身上出現的奇蹟,心裏很震撼,於是在二零零八年十月,她也開始走進了大法中。

小沈說,修煉後也明顯感到身體好了,以前有腰肌勞損,經常趴在床上不能動,煉功煉了十天,腰就不痛了。為推廣神韻售票時,經常在商場裏一站就是八小時,腰也沒痛過;困擾多年的頭疼也在不知不覺中好了。

兒子雖然修得不算精進,但很樂意參加大法活動,還是天國樂團的小號手,在修煉中大法使他開智開慧,學習成績有了明顯提高。

在修煉中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

除了祛病健身外,修煉後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心情變了,心性提高了。小沈說,小蔡修煉前不太顧家,老是在外面打麻將,花天酒地,修煉後這些壞習慣都改了。

小蔡說,修煉後,對名利看淡了,知道在任何環境中都要做個好人,兢兢業業地幹活,處處為別人著想。剛來溫哥華的時候,小蔡英語不太好,第一次找工作時,一個公司要他了,但講明是個臨時工,同時進去的還有一個西人,講明是正式工,但二個星期後,老闆辭退了那個西人,留下了小蔡。

蔡媽媽在這方面體會也很深,她說:「以前我的脾氣很要強,要面子,受不了別人講一點點,總覺得自己有道理。在家裏常常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和老伴鬧矛盾。和家裏人在一起也經常磕磕碰碰,就是嘴上不說心裏也氣得夠嗆。修煉以後,我知道要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碰到矛盾的時候要忍,要向內找。

「可是開始的時候做起來很難,忍起來也很難,總想著我這麼大年紀了,你們應該尊重我,怎麼還要我忍呢?隨著修煉和心性的提高,我越來越知道有矛盾的時候就是提高自己心性的機會,修煉人之間也要向內找,高標準要求自己。這樣家裏矛盾就越來越少了,關係也融洽了。」

招工就要招煉法輪功的

小蔡現在的工作是自雇,給一些公司、家庭裝配固定設施、家具等,小蔡經常利用機會向客戶講真相,許多客戶知道他是法輪功學員,就很信任他。一次去一個韓國人家裏,那個韓國人留小蔡一個人在他家幹活,他自己上班去了。

小蔡的一個朋友回國了,把房子、汽車都留給他照顧和使用,還對他說,「這個時候我能想到的可以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

小沈的一個朋友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很了解小沈的為人。她要招人時總是托小沈幫她先找煉法輪功的人。這個老闆說:「招煉法輪功的人,心裏放心。」

小沈的另一個朋友以前有個男朋友,很自私,一堆毛病,最後分手了。後來這個曾經的男友修煉了法輪功,改掉許多壞毛病,變成了人人稱道的好人。這個朋友知道後很感慨地說:「法輪功了不起,能使這樣的人變好。」

講到修煉後的好處,小蔡一家人覺得說也說不完,剛來溫哥華探親的小沈的媽媽也很有體會,尤其是看到親家母的變化:以前總是生病,成天愁眉苦臉,現在心情開朗,精力充沛,成天忙家務也不累,完全不像八十歲的人;脾氣也好了,以前總和老伴鬧矛盾,「現在對老伴無微不至,耐心得不得了。」小沈媽媽說。

希望更多人從大法中受益

小蔡母子倆人都談到修煉中經歷的神奇。小蔡說他在煉功二、三個星期後,就出現睡在床上飄起來,穿過玻璃飄出去,有時去了另外空間,看到許多美妙的景象。蔡媽媽也是,煉功二個月,就出現睡覺往起飄。母子倆都真切地體驗到師父講的大周天通了以後的感覺。

小蔡一家人深感修煉是真實不虛的,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也能從大法中受益,尤其是華人,不要聽信中共謊言,貽害自己的前程。

他們堅持給自己工作、生活中遇到的人講真相,蔡媽媽還經常給大陸親人朋友打電話,她的多個親友了解真相後已經得到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