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前中共高官談認識法輪功的經歷

|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明慧記者常賢採訪報導)蕭先生(化名)年逾花甲,曾是中共的高級幹部,對法輪功有初步的了解,也讀過《九評共產黨》。一個偶然的機會,筆者與他談起了法輪功以及過去十一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蕭先生講述了他認識法輪功的過程,以及對中共迫害的觀察。以下是對蕭先生採訪的內容。

筆者:請問可以披露您的真實姓名嗎?

蕭先生:還是不要披露的好。我深諳共產黨,它迫害人不商量。為了親友和同事的安全,還是不報姓名為宜。

筆者:您了解法輪功嗎?

蕭先生:說實話,開始我並不了解法輪功,不太感興趣,也談不上喜不喜歡。後來,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才引起我的注意。從幾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處,得知法輪功對強身健體很有好處。這更增加了我對整個時局的困惑。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案出來後,當時我有很多疑問:天安門廣場為甚麼那麼容易搞到滅火器?燒傷病人怎麼全身纏繃帶?割開喉管的小思影為何說話清晰洪亮等等。當時雖然有疑問,但當時怎麼也沒想到「我們偉大的黨」會幹出這種下三濫的事!

筆者:那後來呢?

蕭先生:後來,我從朋友處見到了揭露自焚真相的光碟,後來還有獲獎的《偽火》影片,知道了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和羅幹等人一手導演用來栽贓法輪功的,而且自焚案中的劉春玲、劉思影母女都已被害死。我思想上受到了非常大的衝擊,一度感覺要崩潰了。我多年來一直信賴的黨,雖然原來也知道它有很多問題,但沒想到原來竟是這種貨色!這簡直就是流氓,就是黑社會。我真是怒不可遏!那種受騙的感覺,非常痛苦。從那以後,我對共產黨完全徹底地失去信任了。我也在朋友的幫助下退出了共產黨。

筆者:能不能談一下您現在對法輪功的看法?

蕭先生:天下事,有時候是非此即彼,涇渭分明的。江澤民既然是錯的,那法輪功就是對的。現在,我通過了解,知道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也讀了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這是一本指導修煉的非常好的書。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上乘佛家功法。迫害前在中國有上億人修煉,如今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煉法輪功。如果法輪功自身沒有深刻的內涵和感召力,這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筆者:您曾任高級官員,在江澤民集團無端迫害法輪功後,你觀察到的中國的幹部隊伍中有何反應?

蕭先生:中國大陸經過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之後,幹部們對中共的信任感普遍降低,尤其對極左的東西極不感興趣。江澤民自知鎮壓法輪功師出無名、底氣不足,所以,凡召開鎮壓法輪功的有關會議,從來不敢下達正式文件。只下發沒有文件編號的密碼電報(用過即銷毀),各單位各部門的負責人對此私下議論:「既然覺得正確,就應該堂堂正正下文,幹麼偷偷摸摸,用甚麼密碼電報?!」實際上,江不敢用正式文件,是怕留下罪證,日後遭清算。有的單位召開批判法輪功的大會,要請專家做批判法輪功的報告,有的幹部被邀請了,但由於對江澤民的做法有不同看法,就委婉地拒絕了。

另外,通過與我熟識的相關人士溝通,我們注意到,當前,在中國的中上層幹部隊伍中,絕大多數人對法輪功私下都持支持和同情態度,都認為平反只是時間問題。(編註﹕法輪功學員並不認同中共給法輪功平反之說,因為中共邪惡至極、惡貫滿盈,根本不配給法輪功平反。)

筆者:能否談談您對中國目前局面的看法和展望?

蕭先生:中共目前一面借經濟方面的表面繁華(且不說經濟領域存在的諸多問題),儘量粉飾太平,一面對政治方面的嚴重問題憂心忡忡。目前中國大陸問題太多。其一是法輪功問題。對法輪功的迫害造成的一系列社會問題,是造成中共最終會翻船的重要原因。其二是民怨太烈,農民失地,工人失業,大學生就業的嚴重困難,通貨膨脹,貪官肆虐,等等。其三,中共的幹部隊伍治理無方,人心已經潰散,為了自保,幹部們只能採用兩面手法:一面假意應付上級和工作,一面私下議論紛紛,一旦有風吹草動,要拋棄中共只是一夕之間的事兒。

中共上層對此心明如鏡,不過他們既需要矇騙人民,也需要欺騙自己。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只能裝聾作啞,或者編出諸如「中共倒了,中國肯定會大亂」的謊言,包著自己,嚇唬別人。

總之,中國未來的出路,在於一次大的變革,估計時間不會太遠了。法輪功在中國再度迎來輝煌也是指日可待了。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0/7/21/11873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