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監獄城發正念和天目中看到的景象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小弟子小楓從小修煉,是開著修的。7月7日,小楓跟著媽媽和其他幾個修煉人,一起到瀋陽監獄城發正念,在那裏了解到凌源大法弟子侯延雙的近況,並有針對性的幫助他發了正念。

這天中午,我們來到監獄城。共產黨粉飾太平掩蓋罪惡的本領真是一流。瀋陽監獄城非法關押很多大法弟子,本是臭名昭著的黑窩,可是外部環境卻不像監獄,倒像一個景色宜人的大公園,樹木青翠,綠草茵茵。

監獄喇叭裏反覆的播放著監規,這正是邪惡的洗腦術,讓你不知不覺的承認自己犯人的身份,服從他們所謂的「管理」。

我們慢慢順著柏油路走著,心裏默默問候著被非法關押的相識或者不相識的大法弟子,一邊發著正念。突然有個機會,了解到凌源大法弟子侯延雙的近況。

目前侯延雙的身體狀態很不好,腦部多處血管梗塞,半邊身體僵硬,說話口齒不清,親人聽他說話都比較費勁,還有心肌梗塞症狀,而且他的血壓達到230,從常人醫學的角度來看,身體狀況已經非常危險了,早就夠保外就醫的條件了。侯延雙多次要求保外就醫,可是獄方卻逼迫他寫所謂「認罪服法」材料,說只要寫了就放他出去。侯延雙堅持不寫,邪惡就一直不放。

二零零一年,侯延雙因為做真相資料,被邪惡非法判了十四年重刑,已經在監獄度過了漫長的九年時間,遭受迫害非常嚴重,曾經在獄中被毆打,致使脊椎出現問題。目前人在第一監獄第六監區。

二零零一年侯延雙被非法抓捕,妻子被迫流離失所,十二、三歲的孩子留在家裏孤苦伶仃。當地惡警還經常抄家騷擾,搶劫財物。跟侯延雙一起入獄的還有他的大姨姐夫婦二人和最小的姨妹。連襟姐夫韓立國入獄前是鋼鐵廠的一線工人,身體非常棒,可是入獄不到三年,獄方就稱韓立國心臟病突發離世。侯的岳父母深受刺激和驚嚇,岳母現在已經去世。

我們向人打聽了第一監獄的所在,到那裏發正念,助要闖出黑窩的同修一臂之力。因發正念,在第一監獄的周邊流連了很久。這時小楓告訴我們另外空間的景象:

在我們決定要去瀋陽監獄城發正念前一天的晚上,監獄城各種邪惡生命中,一些本事大些的提前知道了,就四散奔逃,可是我們的神通馬上緊緊追趕,它們根本逃不掉。剩下本事小的不能提前知道,還守在那裏。不過今天一看到大法弟子過來發正念,它們全都嚇得瑟瑟發抖的躲在隱蔽處。全部逃走是不行的,它們還要維持這個監獄城的邪惡之場,再說它們也知道逃不掉。我們來到監獄城之後,那些躲在樹上的,草叢中的,房子裏面的和各個角落中的邪惡生命都被無形的力量揪出來了。

很多神站在彩雲上,說,某某神某某神(指的就是我們幾個大法弟子)都來了,我們也過來幫忙!語氣中甚是尊敬。天兵天將從雲端射下無數利箭,邪惡生命一觸即死。還有一些天兵天將抓住邪獸往地上使勁兒掄摔,形體大小不一的邪獸發出陣陣哀嚎,有的嚎啕大哭,大喊:「不怪我!不怪我!」美麗絕倫的鳳凰揮動著光彩奪目的翅膀,在空中撒下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塊狀東西,落到邪惡的生命身上,它們就哀嚎著化掉。

幾個大法弟子的正念力量也化作了無數的利箭,和天兵天將射下來的利箭交融在一起,漫天箭雨蔚為壯觀。利箭密密麻麻的射在每片樹葉草葉上,射在路面上,汽車上,建築物上,清除著它們背後的邪惡因素。

小楓媽媽看了一眼監獄大門外高懸著的邪惡「國徽」,孩子告訴她說,隨著她的目光,暴雨一般稠密的利箭,紛紛準確的射在邪徽上,最後一支箭彙集了所有大法弟子的正念力量,比邪徽的直徑還粗,極為有力的射中它,在邪徽背後躲藏的邪惡生命頓時灰飛煙滅,那是一條蜷伏的小赤龍形像,其實根本不是完整的生命,是共產邪靈被打散之後勉強拼湊起來的「碎片赤龍」。

小楓媽媽新買的裙子上面有幾個紐扣,因為怕紐扣掉落,媽媽在離家之前縫了一下。這些紐扣們也向外發射著利劍,嘴裏還嚷著:「是大法弟子把我們縫好的,我們也要幫助他們!看我們的神箭!」他們像小孩兒一樣,每放一箭嘴裏就發出「嗖嗖」的聲音。所有人衣服上的紐扣和纖維,隨身攜帶的物品(提包、水瓶、手機、筆、紙……)都是威力無窮的法器,不斷的往外發射著利箭。

第一監獄的大門是兩扇很高大的鐵門,外面一有汽車要進去,大門就會慢慢從中間打開。小楓說,兩扇大門上面各有一個獸在那裏貼伏著,門要開的時候,它們就會發力開門。如果沒有它們的支撐,那些看起來很強壯的警察,連按電鈕開門的力氣都沒有。師父說過:「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人類社會的表現只是高層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這兩個邪獸還真是死心塌地的接受舊勢力因素的操控,它們的身上一瞬間就被射滿了利箭,一絲殘喘中還在繼續發力開門。一旦死去化掉,馬上就會有邪惡生命過來頂替,維持著這個第一監獄的所謂「正常運轉」。

我們又到別的監獄走了走,不斷的發正念,在心裏默默鼓勵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正念闖出。回來後,上明慧網查到了韓立國、侯延雙一家人被邪惡流氓政權嚴重迫害的情況,心情極為沉重;又想到侯延雙的身體現狀,深感憂慮。如果是師父為了幫助他正念闖出黑窩而演化的「病態」,說明他心性到位了,外面的同修有責任配合他闖出來。但如果是長期遭受迫害,沒有學法煉功環境,身體方面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那真是不容忽視的問題。他的「病」業表現如此嚴重,可是邪惡卻仍然不想放棄對他的非法關押,可見迫害之嚴重了。不能承認他剩下的五年「刑期」,不能聽任舊勢力因素限制大法弟子學法煉功的自由,不能讓他在那樣封閉邪惡的環境中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學員提前離世的遺憾屢屢發生,侯延雙的事情十萬火急,需要更多同修關注和配合。

惡人的牢籠關不住世間的神,大法弟子人人都有正念闖出牢籠的可能!我們這些在外面的大法弟子不應該對同修遭受的迫害感到無奈麻木,不應該隨時間消逝就漸漸變的淡漠。不管認識不認識他們,都應該積極的為他們發正念,積極的為他們減輕迫害,積極的想辦法營救他們。

呼籲瀋陽和凌源大法弟子以更強的力量發正念,搗毀瀋陽監獄城這個妖穴黑窩,幫助侯延雙和更多大法弟子正念闖出,也呼籲海外同修多多參與營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