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洗腦班的心得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正法已經到了最後階段,還有很多眾生需要我們去救度,但是我看到還有不少同修因為執著心沒去,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陸續被綁架迫害,影響了救度眾生。有不少同修被獄警、犯人毒打,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我看到這些感到心痛,想把自己在獄中修煉心得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我得法較晚,在證實法的過程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漏洞多,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與同修相繼被抓,被非法判刑入獄。剛到監獄,第一眼見到的就是一批被所謂「轉化」了的昔日同修。這使我們這一批新被綁架來的同修非常困惑和無法理解。為甚麼會這樣?原來那麼堅定的一個學員,怎麼幾天、甚至一天,就判若兩人,前後變化之大、之快,令人吃驚,到底甚麼地方出了問題?我們又該怎麼辦?這些使我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以及洗腦的邪惡與過關的嚴酷。

從那以後我好像一下成熟了許多,不再像以往那樣對修煉似是而非了,知道了在「全面無漏的、瓦解式的檢驗」(《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的過程中來不得半點含糊。下面談幾點實修體會。

一、解體獄中的洗腦班迫害

邪惡第一次針對我搞洗腦班,是剛入監獄兩個月後。當時我想一下子徹底全盤否定牢獄,於是絕食。被灌食之後,我自感學法和心性還跟不上,離過關要求我的心性還差很遠,於是理智的停止了絕食,加強學法。師父講:「你今天一下子做到了,你今天就是佛了,所以也不現實,你慢慢的會做到這一點的。」(《轉法輪》)這時邪惡調集「猶大」對我搞洗腦。我用了一個星期,闖關成功,結束洗腦班。

剛開始許多同修為我擔心,結果成功闖關,乾淨利索,給其他同修極大鼓舞,對猖狂的邪惡當頭一棒。當時的過程是這樣的:一開始有點緊張,有些怕,想用全盤否定掩蓋怕心,避開「猶大」。其實憑當時自己的心性,想一下子全部否定牢獄是達不到的。雖然有許多同修做到了,但每個人業力、心性、根基不同,要理智量力而行,不好盲從,根據自己承受力、忍耐力,穩步走出自己的路來。於是我加強學法,行、走、坐、臥中盡一切可能讓自己大腦裝滿法。哪怕是一句話、一個字,只要是大法中的話、大法中的字就行,除了睡著外,其它時間腦子裏一直不離開法,堅信師言:「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當時我會背的經文很少,就不停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正壓百邪」,就像廟裏和尚不停的念「阿彌陀佛」一樣,反覆不停,不論他們講甚麼,反正我就是你講你的,我念我的,不讓他們往我腦子裏灌東西,結束談話後繼續念法,不去分析他們講的內容,不去計劃明天怎麼跟他們辯,就是繼續念師父的法,直到睡著。日復一日,三天下來六七個「猶大」不跟我談了,看起自己的報紙,打起了瞌睡。

總結這次成功破除洗腦班,有幾點體會:

1、認清邪惡本質,不管是誰,哪怕是原來的同修,在這種場合(洗腦班)來勸說甚麼,都是被舊勢力、被邪惡生命利用來幹破壞法,迫害學員的魔、爛鬼所幹的事。師父講:「那些打著大法學員旗號散布邪悟的人,無論其過去是否是學員,都是在幹著破壞大法的魔所幹的事。」(《精進要旨二》〈建議〉)「不論他過去被抓被打表現的如何好,都是為了他今天跳出來迫害法、迷惑學員做準備的。希望學員不要聽信他們邪惡的謊言。」(《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惡》)所以,他們這時無論口頭說的再漂亮,再所謂有道理,其實統統都是邪悟,無需去分析它哪句對,哪句錯,一概不去接受,不去聽,只管平和的默念師父的法就行,不要被表面熟人、情帶動。

2、腦子始終不離開法,不離開真善忍,不離開師父,無論談話中,還是談話後,尤其是談話後,自己一個人獨處時更是不能去想,不能去分析它們的話,一心學法即可。因為整個考驗過程本質上就是看你離不離開法,守住念頭在法上就行。

3、放下對洗腦班、對「猶大」的恐懼心,正面面對他們,堅信師父堅信法,誰也擋不了你,內心真正放下這個包袱,沒甚麼了不起的,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他們只是被操縱了的,本質上是被爛鬼操縱下的行為,我怎麼可能怕你呢!這樣就能放下怕心。所以當兩年後,邪惡又想讓我進洗腦班時,就很輕鬆的直接否定了。因為符合了沒有這顆心就沒有這個難的法理。我看到有的同修一直否定不掉,其實是因為在他心裏深藏著恐懼「猶大」的心,而且有些人心還很重。所以我悟到要想否定甚麼,首先你得放下甚麼,你放不下它,怕它,擔心它,舊勢力就抓住你這顆心迫害你。你在家裏頂門不開,他都敢翻陽台到你家,都敢在你上街辦事、買菜路上,在光天化日之下綁架你,原因就在這裏。因為你懼怕「猶大」、「六一零」、洗腦班的心是一個很大的漏啊。一個將來新宇宙不同層次的主宰者,會懼怕邪靈爛鬼嗎?我們要抓緊時間救度眾生,但要真被綁架到洗腦班,那也沒甚麼好怕的。師父講:「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這樣才能在根本上走出洗腦班在我們心裏投射的陰影。

隨著修煉的深入,發正念的加強,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第三次邪惡想利用我的親人(當時她不僅「轉化」,而且還幫著邪惡「轉化」別的學員)來辦洗腦班時,我三天時間內說服了她。當時邪惡來勢兇猛,有市、區、監獄等各級「六一零」的邪惡。我明白,一個原來堅定的大法弟子同修被洗腦「轉化」,是由於有漏被舊勢力鑽空子控制了,她自己做不了主,要救她,首先發正念滅盡其背後的邪惡,所以我前面兩天只是默默的對她發正念,全力清除其背後的一切邪惡,清理完後,對準其心結解答疑惑,這時她很快就明白過來了。她明白真相後,當著「六一零」邪惡的面,三次鄭重表明「法輪大法是正法」,從返大法修煉行列。就連在場的「六一零」惡人背後的邪惡都被清除了,他們也倒過來勸我們好好修。所以發正念非常重要。必須先從發正念開始,不可在表面硬爭辯。

在談話中,發正念有時會被他們的說話干擾,念頭思想經常會不集中,分神,我就把手插在口袋裏一遍一遍的寫「滅」這個字,邊寫邊想「滅」這個字,或者默默的用意念默寫在對方的身上、臉上、一筆一劃的寫,這樣就不會分神,集中精力在「滅」字上,也就是始終在法上,一般兩三天談下來,對方背後邪惡滅盡,這時你再跟她說甚麼,她才會聽。包括「六一零」或者惡警,即使他們還是不認同,最起碼是惡不起來了。實修中我看到操縱人的邪惡被滅的時候,有的惡人全身發抖,站不住要癱倒;有的已經根本不敢用正眼看我;還有的心臟病發作,直往醫院跑,像掉了魂一樣;甚至有的直接說:我活不了了,我要死了。有一次,我對幾個「六一零」惡警發正念後,看差不多了,就問他:「你叫甚麼名字?」(其實我知道他姓名)他回答說:「我叫舊勢力。」我又問另外一個惡警:「你叫甚麼名字?」他頓了好一會說:「我叫共產黨員。」從實修中我看到,真正的邪惡在他們的背後,人的這一層面根本就是被邪靈操控的,所以解救眾生也好,制止迫害也好,關鍵在滅其背後的邪惡。師父講:「因為我們是修正法的,對於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愛護與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現,但對於操縱人破壞人類的邪惡生命的處理也是在保護人類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後來,邪惡再也不敢讓「猶大」跟我談。徹底扔掉洗腦班的包袱。希望我的實修心得能對還在恐懼「猶大」、洗腦班、「六一零」的同修一點啟示,走出困境,真正走在神的路上。

二、正獄中環境

在監獄那種環境,一開始人心很多,怕這怕那,處處都要去否定它,真是困難重重。也絕食過,皮肉之苦吃了不少,甚至隨時可能失去生命。但總感到環境沒有多大變化,甚至有些同修在這種痛苦中度日如年的堅持著,但有不少堅持不了多久,就漸漸的承受不住滑下來了;那些本來承受力小的同修,更是不知如何是好。通過加大力度學法,我認識到,其實我們是在證實自己,用身體去拼、去頂、去承受,而不是證實法。向外去找了,跟邪惡怎麼去爭,怎麼去鬥,像戰場上爭奪高地一樣,雖然並不是那麼明顯,但確實存在這個問題。並沒有真正向內去修,找自己,所以法的威力顯不出來。學法明白法理後,不斷調整,把勁用在去自己的各種執著心上,滅爭鬥心、滅恐懼心、滅怕死心、滅……,不同時段冒出甚麼心,就針對它去滅甚麼心,真正是直指人心。其實當我真正這樣嚴格要求自己、腳踏實地的修心去執時,那些執著心真的是經不住這樣滅的,有的幾分鐘、有的幾小時、有的幾天就滅了。沒有這個心就沒有這個難,去人心後環境變化非常之大。例如:當我有怕被電警棍打的心時,首先要明白我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然後針對怕心就念:怕電警棍的心死,怕電警棍的心滅,一直念到去掉此心後,坦然為止。所以我後來多次正環境時,再也沒有這方面的皮肉之苦,有兩次架勢擺好了,甚至連死人床都架好了,我加強滅這個心的力度,坦然了,心放下了,邪惡就把「死人床」抬走了,近在眼前的難就化解了,一切化險為夷。

放下生死,如何放?其實就是滅怕死的心,直指這個心去滅,再加上學法明理,知道肉身只不過是一件衣服而已,把怕死的心去掉後,對肉體執著自然就放下了。當然去掉怕死的心決不是以死抗爭,我們還要珍惜我們的肉身在人世修煉、救度眾生。這時向獄警要《轉法輪》,他們不給,我就給他們寫真相、寫聲明,因為在這之前我已經提前把怕死的心滅乾淨了,所以他們趕緊給書。整個過程中,自己只是去去心、動動口而已,證實了法。佛法無邊,我只是去掉了執著心,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後來的堂堂正正煉功、堂堂正正不穿囚服、理正常髮型、不勞動等等都是這樣正過來的。不過程序更加簡單,就是當自己要準備正甚麼的時候,自動會有心冒出來,那就先滅這個心,滅完滅盡了,然後再破人這一層,如自己換衣服,開始正常煉功,自己找人幫我理我需要的髮型,停止奴役勞動等,邪惡根本就管不了,乾脆不問也不管了,他們怕還來不及呢,怎麼敢管?邪惡之所以敢迫害,是因為你有執著心,才被他們鑽空子迫害的。當你去掉執著心後,在法上時,邪惡怎麼有力量敢跟整個宇宙正法抗衡?躲還來不及呢!

在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過程中,理智去做非常關鍵,剛開始不理智,沒有根據自己的承受力與心性去做,恨不得一口吃個胖子,邪惡就會鑽空子迫害。經過學法,痛定思痛後,回歸理性,一步一個腳印擴大正環境的範圍與力度,例如堂堂正正煉功,整個過程就非常理智,一開始只能公開擺個打坐姿勢,那就只擺個姿勢,當心開始緊張時,就把腿放下來去怕心,針對怕心,念怕心死,怕心滅。反覆念,反覆滅,坦然後,下一次就能擺到五分鐘,心又慌了,那就再拿下來,再滅心,滅一段時間後,下一次能擺到十分鐘,心慌後那就再停下來,再繼續滅。就這樣一點點去心,一點點延長時間,從五分鐘,十分鐘到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再到一個小時,從睜眼煉一會兒閉眼煉一會兒,再到閉眼煉,最後到完全坦然美妙的打坐,從只煉靜功到動靜全套,從一天煉一遍到一天煉兩遍,即使對著全省監獄系統攝象頭也像在家煉功一樣的坦然心不動,等等。都是這樣一點點去心,一點點延長,一點點擴展的,只要心性還不到位,就先不做,等心性到位了,再正式破人這一層,所以整個過程既理智、又穩健、又沒難,就像水庫漲水一樣,整體(整個外在身體動作與內在心裏平穩)提高,整體昇華,一切水到渠成,風平浪靜。

這個過程看起來好像很慢,其實只要精進不止,是很快的。我從開始啟動煉功,到完全動靜全套能正常煉起來,並且沒有阻擋,也只用了一兩週時間就完全正過來了,紮實穩當,把原來外在的激烈抗衡,轉化成完全內在的自我修心,外部一點也看不到衝突,一派祥和,圓容不破,證實了法的威力。

三、在獄中證實法、救度眾生

由於理智冷靜的在法上證實法,正不正的環境,使環境也越來越正,犯人與獄警對法輪大法越來越有正確的心態,他們也可以幾乎沒有顧忌的看《轉法輪》,看經文,聽我講真相。其中有一位獄警看完《轉法輪》後,當晚老師點化八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善待弟子,緊隨大法。有的犯人敢大聲稱中共是邪黨,敢大聲說法輪大法好,直接稱新替換來陪我的連號為:又來了一個得法的。有個原來極端仇視大法的犯人,看到了我所走過的路,從困境到坦途的全過程,感嘆佛法的偉大,下決心要學大法。專職「六一零」警官當眾直接講《轉法輪》是真經,要好好學好好修,平時對我關懷備至,問長問短,看到中共邪黨殘酷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發出正義的呼聲「共產黨早晚要滅亡的」。

由於環境好轉,整個監獄關押的同修整體都在提高,被「轉化」的學員陸續回到大法中來,人手一本手抄《轉法輪》,都能正常煉功了。師父的新經文,整篇整篇的傳進來,剩下的「猶大」再也不敢理直氣壯趾高氣揚,「六一零」對他們也沒了興趣,並且再也不敢讓他們與真修者接觸,洗腦班基本上處於癱瘓,同修都在提高昇華。除了四個整點發正念,大家又約定每天兩個整八點專門對本監獄邪惡發正念,許多有緣人被救起。

當我最後離開監獄時,一位監獄長跟我長談了一次,囑咐一定不要「轉化」,一定要修成,回去繼續好好修吧。證實了佛法的偉大、慈悲與無所不能,正如師父所言:「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在證實法中救度了眾生。

接下來我要更加向內修,向內找,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比學比修,走好最後的路。

個人心得,不足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