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斷慾 珍惜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作為法輪大法弟子,能走過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沒有法,沒有師父的洪恩,是根本做不到的。那就要把修煉中走過的路寫出來,以洪揚大法,感謝師恩!同時也和同修們交流一下修煉中的體悟。

我比較早就有緣接觸大法,但由於悟性差,直到一九九八年才真正開始修煉。這使我的個人修煉基礎不牢,法沒學好,因此走了一段艱難之路。幸運的是,在師父的呵護下,一路走了過來。

一、去色慾之心

也許同前世有關,我從小色慾之心就重,這方面的思想業力也很重。去色慾之心就成了修煉中的一大關。在修煉過程中總是覺的去不掉,反反復復好多年。這讓我自慚、煩惱與痛苦。我看到了再這樣下去的可怕。直到有一天,我對自己說,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絕不能為了人的這點慾望而毀了修煉的路。於是我橫下一條心,拼命的排斥湧上的色慾之心。從那以後,我發現它弱多了,不能再輕易左右我了。現在想來就是當時修煉不精進,決心不夠才遲遲去不掉的。當真正下決心去它的時候,只要在那一瞬間能忍住所謂的苦,就不難。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同時你還得吃一點苦,遭一點罪,把自身的業力消掉一些,那麼你就能夠昇華上來一點,也就是說,宇宙的特性對你的制約力不那麼大了。」

我們不可能自己不付出就輕易的去掉它,關鍵是要能忍住這種「苦」。其實,色慾之心遲遲不去的根本原因是在內心深處不想去,還心存留戀。留戀情,留戀這種骯髒。那麼宇宙中不好的因素就會利用這一點不斷的加大此心,讓你覺得越來越難。甚至讓你覺得是你自己這麼想的,從而削弱你修煉的意志,讓你喪失信心。其實那真的不是自己,如果不能分清,就很難把握自己,更不能消掉它。當我第一次真正過了這一關,再見到丈夫時平靜如水。雖然分居數月,不用動念也能把他抑制住了。在修煉的過程中思想也有反覆的時候,但我知道那是思想業力或外來干擾的反映,並不是自己。堅持煉功,「功煉其身」(《洪吟》〈同化〉),身體在不斷同化,根本就不會有這種慾望。因此,常常在清理自己時加進一念,清除色慾之心及這方面的思想業力和外來干擾。再有,當配偶有所要求時,一定要做到不動心。如果動了心,就抑制不住對方,自己也容易被帶動,就更難把握了。當我能夠把握這一切時,感覺這種事情離我很遠,與我絲毫沒有關係,那只不過是常人的一種生存方式罷了。

慾望同色心也緊密相連。由於小時父母和周圍人的誇獎,逐漸的自己變的注重色相。平時常愛照鏡子,走在街上總覺的有人注意自己。直到臉上起濕疹似的小包,很長時間都不好時,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可是開始時排斥不掉,後來悟到這不是輕描淡寫的一念就能消掉的,因為這方面的思想業大,我就要多付出,應該用非常強大的正念消滅它才行。當我過份注重外表時,丈夫就會莫名其妙的有所要求,這時我就會警覺。好在他能理解修煉,我在歸正自己的同時告訴他,他是受到外來的干擾才這樣,他就會恍然大悟,幹自己的事去了。此外,舊勢力還會因為你的色心不去,男女情太重,安排周圍的人對你表示好感等等,如果把握不好就極其危險。所以我們真的要嚴格要求自己,主動修煉,才會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干擾其實都是自己招來的。

二、講真相,救度眾生,正念面對迫害

我的職業是教師。我很清楚自己被安排作教師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我常常為自己能有機會站在講台上,面對上百名學生講清大法真相,救度他們而心存感激,感激師父的苦心安排,感激師尊對眾生洪大的慈悲。十年來,我一直在課堂上講真相。

我通常的做法是:每接一批學生,頭幾星期先對他們發正念,清除空間場中干擾學生聽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通過給他們講正見網上的小故事或科學發現,告訴學生真正人的道德標準,歸正他們的思想,為聽真相做鋪墊。之後,我在講課時加以引申,講對大法的迫害、自焚、器官摘除,講師父和大法在國際上的聲譽,再講到《九評》和退黨(通常以第三者身份講,比如有同學在國外,也煉法輪功等)。如果條件允許,我就利用教室的多媒體,給學生播放風雨天地行或者神韻中的節目。一般選在期末,課程快結束時進行。如果沒有多媒體,在學生人數不多的情況下,就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配上小音箱播放。這樣,一學期下來,絕大多數學生都會明白真相,甚至有一部份還當堂表示願意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我就讓他們在紙上寫上化名交給我。

開始這麼做時怕心很重,我就找怕的根源,原來是怕領導知道後如何如何。因為我有一個執著,從小就怕領導,不敢與領導接觸。我試圖努力去掉這個由私而產生的怕心,可是發現效果不好。我知道,一定是某方面的法理不清。後來發現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承認了中共邪黨的只在課堂傳授知識的那一套,認為這麼大面積的公開講真相和退黨不安全。其實,自古以來師者都是以傳道、授業、解惑為目地。邪黨奪取政權後,為了愚弄百姓,才宣揚教書育人,把教書置前,育人置後。那麼,大法弟子告訴學生真相,讓學生做好人是最好的為師之道。再者,按照正法的理,大法弟子救人是不該被迫害的,救人是第一位的。我們的漏通過學法自然能去掉,不需要舊勢力以此為藉口迫害。不是說課堂上講真相就會被迫害,講真相和被迫害之間沒有必然聯繫。凡是迫害發生,一定是舊勢力的干擾。不承認這一切,徹底否定它,同時歸正自己,就不會發生迫害的事。這樣,到零八年暑假前,我一直比較穩定的做著講真相的事。

零八年初,單位換了一個自己認為只會幹面子活、會利用別人的領導,因此起了爭鬥心、妒嫉心。不想在她手下做事。同時也想,這麼多年在工作上做了這麼多,這麼累,乾脆不再多幹了,歇一歇。明知不對,還為自己找藉口,最終辭去了原先的小職務。有時還和同事開玩笑說喜歡做家庭婦女,其實是不想吃苦,求安逸的表現。還有,在課堂上講真相時,心中有對中共不滿的情緒,不知不覺把講中共的邪惡放在了首位,講大法的美好擺在了次要位置,觸動了學生思想中負面的東西。沒有站在學生的角度,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智慧的把握尺度。這期間,有一些師父的點化,而我卻執迷不悟。最終導致一名學生到公安告發,被學校停了課。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否則不是這樣的結果。

事情發生後,我知道自己必須有所改變和突破了。以前由於怕心,從沒正面找過學院領導講真相,這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於是,我首先找到有關的輔導員,向他們講大法的真相,一位輔導員當時就退出了邪黨。然後我多次找到所在部門的兩位領導講真相,並要求復課。經過一段時間,他們基本上明白了大法真相,但是由於受中共毒害太深,不予表態。在這期間,同修們一直整體發正念,清除學院空間場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我也感受到了同修強大的正念加持,每次發正念都被強大的能量包容著。後來,我又找到學院的邪黨書記講真相。但由於人心太多,效果不好。我發現,自己做人時性格懦弱的一面沒有去掉,起了阻礙作用。這也是正念不強的表現,忘了自己是金剛不破的大法弟子。同時,想改變現狀和求結果的心太強,以致他在開始時大喊大叫。我一直發正念,他才安靜下來。其實,他收到許多同修的真相信,變的很害怕,才表現出這個樣子。在這個過程中,我找到自己很多不足。比如在邪黨書記罵我的時候,沒做到根本不動心,也就達不到心懷慈悲的狀態。在不上課的這段日子,我克服了畏難的心,抓緊時間背法,法理清晰了許多,一些問題在背法的過程中豁然開朗,求生存的執著也去掉了。

由於我心裏想要救度學生,因此慈悲的師尊又一次為我安排了走上講台的機會。現在我又能面對學生講真相了,我非常珍惜這樣的機會。因為我深知,生活在校園裏的學生們不容易接觸到大法弟子和真相信息。大法弟子做的好,不被迫害,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經過這次魔難,我變得理智、智慧了。學生都很願意聽我講真相,我也注意不把真相講高,有個別特別好的,下課我會單獨向其洪法。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和大法的威德。

我希望此後能精進起來,做一個名符其實的大法弟子,救度更多的眾生。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