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的罪惡(一)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

一、基本情況
二、勾結街道、派出所、勞教所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手段
四、迫害法輪功學員典型案例
五、背後黑手──吉林省和長春市「六一零」
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悟者
七、惡警與惡報

吉林省長春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實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私設監獄,下稱長春市洗腦班)和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黑嘴子女子監獄、朝陽溝勞教所、葦子溝勞教所、奮進勞教所、第三看守所、鐵北看守所一樣,是中共在吉林省長春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它比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更邪惡,因為它對外嚴密封鎖消息,強化洗腦的手段更殘忍、邪惡,完全凌駕於公檢法之上,是由吉林省、市「六一零」(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直接操縱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基地。

近十年來,長春地區約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綁架到長春市洗腦班,遭受殘酷的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給上千家庭帶來了莫大的痛苦。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無論從法律上說,還是從道義上講,都已經構成了犯罪。

一、長春市洗腦班的基本情況

長春市洗腦班位於長春市東部長吉北線九號,吉長公路零公里東榮收費站附近,長春機電工程技術學校院內。學校大門口掛著「長春市機電工程技術學校」的牌子,院內有一座五層紅樓,掛著「長春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的牌子,這就是長春市洗腦班所在地。這裏地處長春市區最邊緣,只有門前一條公路,交通不便。因為靠近興隆山,所以也習慣叫它「興隆山洗腦班」。(見圖)

'長春市機電工程技術學校院(長春市邪惡洗腦班所在地)正門'
美其名曰「長春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的洗腦班
'長春市邪惡洗腦班所(右側)'
長春市洗腦班(右側)

長春市洗腦班出現於二零零一年初,在淨月潭賓館租用房間,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轉化(即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二零零二年五月,由長春市財政出資大約一百多萬,租用長春市農業學校圖書館樓,對外始稱「吉林省法制教育學習班」。大約在二零零三年初租用了長春市機電工程學校教學樓,就是現在的這座五層紅樓,對外稱「長春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鐵窗森嚴,除了高牆電網,與監獄別無二致。

長春市洗腦班隸屬長春市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工作人員主要是從司法局、公安局和巡警大隊抽調來的,分別從事精神洗腦 、暴力迫害和非法關押。常年在長春市洗腦班的所謂「工作人員」分成兩組,一組稱為「教育組」,專門負責洗腦,主要來自司法局下屬的三個勞教所和一個監獄(即朝陽溝勞教所,葦子溝勞教所,奮進勞教所和淨月監獄),每半年輪換一次;另一組稱為「管理組」,專門監視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迫害,由司法局所屬勞教所和監獄警察、獄醫以及從公安局抽調的警察組成。每組設組長、副組長各一名,組員十多名。這些人由一名主任,兩名副主任具體負責。加上找來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的猶大、勤雜人員和食堂工作人員,這裏約有五、六十人。

長春市洗腦班之所以維持十多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有「六一零」和長春市政法委的財政投入,及其本身對法輪功學員、家屬、工作單位的肆意敲詐勒索,為某些利慾熏心的人提供了升官發財的機會。據了解,洗腦班租用長春市機電工程學校教學樓,耗巨資裝修,大樓一年租金是六十萬元人民幣。樓內設有食堂,上班的警察都在樓內吃喝,工作人員五六十人,一年下來就得一百多萬元人民幣。來這裏的警察有的提「處長」,配專車,安排去香港、澳門「考察」,花費的都是公款。另據洗腦班雇佣來的猶大講,每強迫一名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上面就獎勵洗腦班三萬元,而這些猶大每天從洗腦班得到一百元。這些費用再加上警察的薪資,花費巨大,而這些錢都是從國家財政中出的,實質是百姓的納稅錢,卻用來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除了揮霍國家大量財物外,還以食宿費、培訓費的名義,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以及工作單位的錢財。僅伙食費就每人每天四十元,有單位的扣單位的錢,沒單位的或農民就由當地派出所和鄉政府或街道到法輪功學員家強行收繳。沒有錢就拿糧、拿物資、拿房子做抵押,如不配合,就暴力搶奪。

二、勾結街道、派出所、勞教所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長春市洗腦班裏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是派出所警察、街道「六一零」人員從家裏或工作單位綁架來的,有的是在勞教所裏拒絕「轉化」,期滿後被「六一零」人員直接送到洗腦班的。街道、派出所實施綁架,洗腦班、勞教所實施洗腦、關押,形成了一個超越於公檢法之外的、完全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迫害程序。洗腦班在長春市政法委、「六一零」的直接指示下,不經任何法律程序,任意綁架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一關就是兩個月,甚至更長,有的長達七個月還不放人。洗腦班的這種行為在法律上已經構成非法拘禁罪,再加上非法關押期間的種種酷刑迫害,嚴重觸犯了刑法。

二零零一年以來,粗略估計約有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綁架到長春洗腦班遭受迫害。僅二零零一年二月到九月,就有兩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關押在這裏。長春地區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拒絕洗腦,堅決不屈服於邪惡,直接被「六一零」劫持到勞教所,在勞教所拒絕「轉化」,期滿後又被「六一零」綁架到洗腦班,還是拒絕洗腦,又再次被「六一零」劫持到勞教所繼續迫害。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六一零」在洗腦班和勞教所之間反覆多次劫持,過程長達四年以上。

二零零二年一月, 東北師範大學教師白曉鈞在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超期關押七個月之後,拒絕「轉化」,被送到興隆山洗腦班,因拒絕洗腦被直接送入朝陽溝勞教所繼續迫害,零三年七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三月到二零零四年三月,法輪功學員張健被關押在朝陽溝勞教所三年。他不配合惡徒的轉化,零四年三月被長春市「六一零」送到興隆山洗腦班,非法關押長達七個多月還不放人。其間不讓包括家屬在內的任何人接見,還讓家屬交納高額費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法輪功學員李志玲被非法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身心受到極度摧殘。她不配合惡人的轉化,又被超期關押一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李志玲被家人從黑嘴子勞教所背出來,她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回家不長時間,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六一零」、派出所、街道辦等二、三十人來到李志玲家,強行把她再次綁架到長春興隆山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插播法輪功真相後,長春「六一零」對長春法輪功學員進行地毯式抓捕、抄家、迫害。三月中旬,法輪功學員王桂琴在家被三、四名惡警綁架到長春經濟開發區公安分局,遭受上大掛等酷刑。王桂琴被非法關押兩年後送到勞教所強行洗腦。在黑嘴子勞教所,王桂琴堅決不配合惡徒,二零零四年兩年期滿後被「六一零」劫持到洗腦班,王桂琴仍拒絕洗腦,「六一零」又把王桂芹劫持到勞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六年期滿後,王桂琴不寫放棄修煉的「五書」(悔過書等),又被「六一零」綁架到長春興隆山洗腦班三個月。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通化法輪功學員田桂英、陳美秋也是因拒絕「轉化」,非法勞教期滿後被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直接送到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十月間,長春洗腦班劫持了很多大學本科以上學歷的知識份子,大都是懂電腦技術的工程師、研究生、教授、導師等。中共「六一零」的目的是把懂電腦的法輪功學員都綁架來非法關押,企圖藉此切斷大陸法輪功學員與明慧網的聯繫。惡徒把這些法輪功學員一個人一個房間分別關押,每隔大約五分鐘就找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談話洗腦,輪番換人,不間歇,不讓休息、睡覺。

二零零四年四月中旬,長春地區農安縣法輪功學員潘剛,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被迫害,身體非常虛弱,但他始終不屈從。勞教迫害到期家屬去接人時,得知潘剛已經被送到長春洗腦班繼續迫害。

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長春市「六一零」到長春市幼兒藝術學校,在工作崗位將法輪功學員孫曉秋老師綁架到興隆山洗腦班。新年前,長春市朝陽區政法委、朝陽區永昌街道辦事處、市「六一零」分別到孫曉秋工作單位去騷擾,還用影響女兒考研究生來威脅。孫曉秋抵制洗腦,過年後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七年,孫曉秋在被迫害中離世。

二零零五年初,長春法輪功學員崔容雪、二二八廠一姓劉法輪功學員在工作單位被「六一零」綁架到興隆山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法輪功學員呂平地被「六一零」從黑嘴子勞教所直接送入洗腦班。

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早晨上班時間,東北師大外國語學院李海珍老師被公安局警察綁架到洗腦班。下午,長春法輪功學員李岩被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與長春市「六一零」綁架到長春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吉林省四平市鐵西區「六一零」到四平市水利局河道管理處,在不明真相的領導積極配合下,把正在正常工作的本單位職工、法輪功學員鮑淑琴強行綁架到長春市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政法委「六一零」頭目李奉林帶領兩個警察到榆樹市地稅局,把正在上班的法輪功學員劉鳳鳴和泗河鎮文明村小學正在給學生上課的法輪功學員張振瑩老師強行綁架。當「六一零」和泗河派出所人員在綁架張振瑩老師時,全班同學都哭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榆樹第四小學教師法輪功學員張秀娟正走在街上被政法委「六一零」人員綁架,都直接送往長春洗腦班迫害。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