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丁均華自述被綁架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2010年4月13日中午十二點半,牡丹江農墾管局檢察院的王立實、八五四農場「610」主任孫善發,及十幾個警察,非法闖到法輪功學員丁均華家,綁架了丁均華。這些中共打手將她抬上車拉走,直接劫持到牡丹江農管局非法關押,直到4月23日才放回家中。

丁均華,女,今年51歲,1998年12月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學法輪大法,她以前身體上的疾病:胃潰瘍、心臟病、肺結核、婦科病等等,全都不治而癒。丁均華按「真、善、忍」法輪大法做更好的人。

以下是丁均華敘述她這次被綁架迫害的經歷:

2010年4月13日中午11點多鐘,我和母親正在家吃飯(母親因年歲大患有老年痴呆症,一時一刻也離不開人照顧),牡丹江農墾管局檢察院的王立實,在八五四公安分局610孫善發和社區2個女的陪同下闖進我家,王立實拿出紙和筆一邊問一邊記錄,王立實問:幾個月前你是不是和鄒繼秀、歐維之一起去八五二農場發過法輪功的資料?我回答說:不記得了。王立時問:身體是不是好了?我說:讓你們迫害得時好時壞。(2009年11月19日丁均華在八五二農場時被非法抓捕,最後被關押在牡丹江農墾管局公安局看守所迫害,舊病復發,就放她回家了。)

王立實問:在家是否有書看?等等。我保持沉默沒有回答。問完後,王立實讓孫善發在筆錄上簽字,接著想讓我在筆錄上簽字,我堅決不簽。我一邊與他們對話一邊往外走,到了院門口我順手拿起門上的鎖把他們反鎖在院裏,自己就快速跑走。過了一會十幾個警察找到了我,野蠻強行把我抬到警車上,拉到八五四公安局拘留所非法關押。

兩個小時後他們回到看守所,警察想給我戴手銬,我堅決不配合,結果沒戴成,他們就5-6個警察野蠻的將我捆綁後抬上車送往管局。在送往的途中我的雙手被反捆著,身旁一邊坐著一個警察,在路途中我一直反抗,我把繩子掙開了。

到了管局,王立實把我交給管局國保大隊長劉利,劉利帶我到農大醫院體檢(因為進看守所之前必須要檢查身體),一個值班的外科醫生沒有做甚麼具體檢查,就在體檢表上都填上正常,我說你們這不是在造假嗎?他們沒有吱聲。又到了透視科,透視科的醫生檢查的很仔細,醫生問我是不是腸道有毛病,我回答:以前五臟六腑都有問題,醫生就再沒和我說甚麼,直接把體檢結果給了劉利,劉利就帶著我說檢查完了,我問他為甚麼不帶我去檢查婦科,我婦科有毛病。他說沒人,他們就強行把我非法關進牡丹江管局公安局看守所。

我採取了絕食絕水反迫害,到了第五天所長王平找我談話,我說我沒有犯罪,我的身體被你們迫害得不好,為甚麼又抓我?他說你不在家,我說我身體被你們迫害得不好我不在家在哪兒,這不就是在我家把我抓來的嗎?他說你出門不請假等等,其實就是找理由迫害我。我不吃飯,只是自己承受,這麼做沒有甚麼不好的心,就是抗議你們迫害我。他說又不是我抓的你,你不吃飯他們也不知道啊。我說我現在面對的是你,別人我接觸不上。最後他無話可說。他們一看硬的不行,就採取偽善的辦法,管伙食的所長說這裏他說的算,你想吃甚麼食堂就給你做甚麼。他們的目地就是讓我放棄絕食。

到了第七天,他們採取了強制行動,一下闖進來7-8個警察強行把我抬到車上拉到裴德醫院,因我絕食七日已經無力反抗,在婦科檢查了幾個項目,檢查結果他們不告訴我,就直接讓我住院。我不配合,要求見所長,所長來了,我問他你們為甚麼這麼做,我堅決不在這住院治療。所長問我為甚麼,我說我怕你們活摘我的器官,所長說這次你不住也得住,政府出錢出人讓你住。一會醫生護士來了,又要打針、又想抽血化驗、又想給我打吊瓶小針之類的,我堅決不配合不打,我認識到這是邪惡對我的迫害。他們的陰謀沒得逞,就把我關在醫院3天3夜,並且每天從晚上8點多鐘用手銬把我銬在床上一直到天亮,同時還派了一男一女兩個警察看著我。

這個病房有七張床位已經都住滿了,我是外加的一個床位,七個病人都有護理人員,再加我和兩個看我的警察,病房裏被擠的滿滿的,病房裏的七個病人有五個是剛剛做完大手術,另外二個人也準備做大手術,所以病人都需要休息,再說我九天沒吃沒喝坐立都很困難,身體瘦的體重只有80多斤,他們還要強行給我戴手銬(這個手銬鏈是用來銬七個人用的),給我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而且晚上睡覺時我一動手銬就嘩啦、嘩啦的發出響聲,嚴重影響了病房裏其他病人的休息。

我的身體都被他們迫害成那樣,在這種情況下我和看我的女警察擠在一張床上,還派了看守所都認為最兇的個頭1.95米的男警察在病房門口看著我,他們使盡了花招,只好於2010年4月23日將我送回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