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人修大法枯木逢春 惡警昧良心迫害良善(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上午,呼蘭監獄副獄長朱文臣等人伙同當地原野派出所警察闖入哈爾濱呼蘭區法輪功學員、殘疾人金成山的家中,置金成山身有殘疾的狀況不顧,要將他重新收回呼蘭監獄,理由是無法行走的金成山「擾亂社會治安,派出所不予監管」。任憑家人如何阻攔,他們還是將金成山抬上車,囂張而去。親友們都為金成山的處境感到揪心,連日的大雨好似一場滂沱淚,訴說著這位殘疾人的滄桑經歷。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金成山

高精度圖片
金成山遭迫害褥瘡潰爛

苦難中喜得大法

金成山年輕時從警校畢業後,分配在呼蘭區公安局工作,當了一名警察。結婚後,家中添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妻子的服裝生意經營的也不錯,可謂家庭、事業一切如意。然而不幸的是,一九九六年剛剛三十多歲的他遭遇了一場車禍,使這個響噹當的硬漢子一下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一級殘疾人。他的八、九、十三節胸椎粉碎性骨折高位截癱,從胸椎往下毫無知覺,大小便失禁,小便靠用塑料袋時刻接尿,大便靠護理人用手往外摳維持排泄才能生存。他只得退養在家,在妻子護理下艱難地支撐著。金成山因長年臥床,褥瘡潰爛不癒,曾四處求醫問藥,從哈爾濱一直到北京三零一醫院,都毫無辦法。

「當初要是有一條腿,我可能都不會煉法輪大法。」金成山曾這樣對親友說。的確,金成山和許多相繼走入大法中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最初都是病痛折磨的無望中,處於崩潰的邊緣,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選擇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身上的褥瘡很快奇蹟般地好了,而且身體各方面都有明顯好轉,身體強壯了,不再用藥維持這個殘體了。妻子焦曉華看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也跟著煉起功來,瀕臨破碎的家庭再現生機。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更是使金成山受益無窮,修煉前他時常爭強好勝,修煉後他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心胸開闊、樂觀,事事能夠體諒他人。全家人幸福的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

勸善卻遭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遭迫害後,因金成山曾與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國保大隊隊長陳兆林、常江海等人共事過,他懷著良好的願望給他們寫信、打電話,勸他們不要追隨江澤民之流迫害大法,不可隨共產邪黨作惡,那樣做的後果只能是坑人害己。然而卻遭到姜繼民、陳兆林策劃的電話監聽,多人次跟蹤監視居住。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下午,在姜繼民、陳兆林的策劃指揮下,二十多名警察用萬能鑰匙打開金成山的家門,非法闖入家中。四名年輕體壯的警察如狼似虎般地把金成山戴上手銬,按在椅子上,使金成山窒息得無法呼吸。惡警又將把他的妻子焦曉華按在廁所內戴上手銬,其他警察開始搶劫,撬開所有的箱櫃,搶走現金一萬三千元、大法書籍五百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二台、塑釘機二台、切紙刀一個、電子書三個、移動電話一部、傳呼機兩個、光盤五百餘張,紙二十餘箱、碳粉和墨水數十瓶,甚至連接尿用的塑料袋都被搶走,合計價值達五萬餘元。他們搶劫後,還派二十多名警察連續四天在金成山家蹲坑守候。

被搶後金成山數次打電話、寫信找到姜繼民、陳兆林等人,追要被搶的私人合法財產。他們以種種藉口推托不給。一位昔日老領導勸金成山說:「別再要了!再要就得要出事。他們罰別的法輪功學員的錢都分了。唯獨你這份錢、物,因為你老要,他們沒敢動,存上了。聽說,再要就收拾你,法輪功抓一個判一個,殘疾人也照樣判!」

堅守正義再遭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金成山的妻子焦曉華去法輪功學員於懷才(已被迫害致死)家,給法輪功學員李敏(已被迫害致死)的兒子送結婚隨禮錢,被在於懷才家蹲坑的警察強行搶去鑰匙,再次闖入金成山家,搶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刻錄機一台、一千餘張光盤、一部電話、二十多本大法書籍等物品。

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次日金成山在親友的幫助下,來到公安局找局長追要被搶財物。這事兒在呼蘭區公安分局內造成了極大的反響,致使姜繼民、陳兆林等人利用迫害法輪功之機貪贓枉法的罪行得以曝光。

為了發洩私憤,姜繼民、陳兆林暗中給金成山編造材料,羅織罪名。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陳兆林以退錢的名義,騙開金成山的家門,結果闖入二十多人,將金成山光身子反銬雙手,用一條褥子綁架至哈爾濱市第四看守所(即公安醫院),並把其妻子焦曉華綁架至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

因金成山是一級殘疾,生活不能自理,不符合關押條例,第四看守所拒絕關押。於是呼蘭區公安局找到市局,市局局長命令第四看守所必須關押。由於沒有護理人員幫助,致使金成山九天無法大便,脹得他雙眼直往外冒,痛苦至極,兩胯、臀部、後腰幾處褥瘡全部流水、流膿、淌血,腥臭。第四看守所數次找到呼蘭區公安分局,拒絕關押金成山。

但呼蘭區公安分局姜繼民、陳兆林等人為了報復金成山,達到繼續關押迫害金成山的目的,將焦曉華從第二看守所轉押至第四看守所護理金成山。由於褥瘡潰爛不治,第四看守所要求把金成山轉院治療,呼蘭區公安分局拒不接人。第四看守所兩個所長在呼蘭區看守所拒收金成山的情況下,開車把他拉到呼蘭區看守所,扔到走廊內,開車跑回。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范貴祥等人數次找到市局監管支隊,想把金成山再次關押至第四看守所,因為第四看守所堅決拒絕,他們只得把焦曉華從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接到呼蘭區看守所給金成山摳屎。最終在區公安分局的授意下,呼蘭區法院對金成山非法判刑五年,對焦曉華非法判刑三年,並於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將金成山抬入呼蘭監獄。

由於失去了家中康復運動的環境,失去了妻子的精心護理,犯人護理不到位導致金成山兩胯、臀部兩側、後腰等五處褥瘡,嚴重潰爛至骨頭,膿眼流水,淌血不止,慘不忍睹。每天二十四小時幾乎是一個姿勢天天趴著,將膝蓋骨硌壞流血。這種痛苦是一般人難以承受的。任何稍有良心的人知道金成山的情況後,無人不說共產黨太邪惡了!無人不說姜繼民、陳兆林等人太損了!

兩年多來金成山家屬一直在爭取給金成山辦理保外就醫,經過幾番努力,終於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中旬,將金成山接回家中。為了讓金成山有個好的調養環境,全家人搬進了新居。可是新住址所在的派出所──原野派出所向呼蘭監獄說金成山擾亂社會治安,不予監管,並協助呼蘭監獄再次將金成山劫持至監獄。

呼蘭惡警面對高位截癱的昔日同事、舊友非但不以同情,還要喪心病狂地加以迫害,更加印證了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十多年迫害中,多少警察在名利的驅使下,將良知拋至腦後,甚至喪失了起碼的親情與道義,對這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施以最殘酷的迫害。但是天理昭昭,任何人都要為他的所為負責。在此正告迫害法輪功學員金成山的惡警,停止做惡,為將來留一條後路,否則必將斷送自己生命的永遠。

郵編:150500 區號:0451

呼蘭監獄獄長: 田越強 57307301 (辦公室)
政委: 肖吉全 57307302 (辦公室)
副獄長:朱文臣 57307030 (辦公室)
刑罰科科長:劉凌峰 57307645 (辦公室)
十四監區: 57307332 (辦公室)
獄政科:陳為強 13159851233 (手機)

原野派出所電話: 57322608  地址:呼蘭區南北大街
所 長:趙慶軍 13845011155(手機)
教導員:劉淑榮
包片民警:薄廣龍 13654518461 (手機)
其他民警:白長權 鄭俊才 高樹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