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楊偉華醫生堅持信仰屢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2010年3月11日下午3三點多,松原市寧江區工農派出所所長付平和夥同其他惡警非法闖入位於寧江區四百貨附近楊偉華大夫的私人診所,非法抄家,劫掠私人財物(有電腦、打印機等物品上千元)。並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楊偉華大夫和他妻子王大夫以及13歲的女兒。當時參與者綁架迫害的還有寧江區「610」頭子孫丙仁。

楊偉華,男,四十多歲,中醫大夫,畢業於長春中醫學院,原居住在吉林省扶余縣東九號村,開一家診所。因堅定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精神信仰,曾經多次遭受綁架、非法抓捕,多次被非法關押,曾兩次被非法勞教迫害。楊偉華大夫被迫離開原來居住地,到松原開一家私人診所。

楊大夫堅持對法輪大法的精神信仰,曾屢遭迫害,如今又遭非法抓捕。楊偉華這次被非法抓捕後,被迫害的異常嚴重,據悉曾受到酷刑逼供。他妻子與女兒在被非法拘押兩天後才重獲自由。

被同時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劉樹全、吳丹(女)和一名年過七旬的老人吳勇。目前他們被非法關押在松原善友看守所遭受迫害。

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

2000年3月1日當時家住扶余縣的楊偉華大夫為法輪大法鳴冤,進京上訪。為3月16日左右被非法劫持到扶余縣看守所迫害。在關押期間受盡非人的折磨,特別是扶余縣刑警大隊的惡警和看守所的獄警王存范對大法學員非打即罵,手段殘暴殘忍。38天後,楊偉華大夫被扶余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

2001年3月3日楊偉華大夫從勞教所回家。半月後被扶余縣公安局強行從家中綁架到「洗腦班」進行迫害。惡警們向楊偉華家人勒索贖金後,才將楊偉華放回。

在扶余縣看守所遭殘酷迫害

2001年10月21日,楊偉華與另外兩名大法學員在去外地的途中遭到綁架,當時的扶余縣610辦 公室頭目徐淑賢(帶領一幫惡警到鐵路派出所對楊偉華大打出手,用皮鞋狠踢楊偉華的臉,造成楊偉華的鼻子不停地流血。

楊偉華被他們打得遍體鱗傷,倒在地上起不來,直到他們打累了才停手。之後,他們像土匪一樣把楊偉華身上的手機和錢財等搶走。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楊偉華被非法劫持到扶余縣進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楊偉華無辜的被非法迫害,在看守所裏堅決不配合惡警的一切指使,以絕食抗議被關進了小號。惡警們指使小號裏的犯人打他。第五天時,他們強行給楊偉華灌食,楊偉華被五六個惡警按在死人床上,把頭、四肢完全固定住,管子從鼻孔插到胃裏。當時楊偉華噁心嘔吐不止,灌進去的鹽水從鼻孔流出。就是這樣惡警們強行灌了很長時間,折磨得楊偉華全身疼痛難忍,特別是胃裏強烈的燒灼感。惡警指使刑事犯劉立毆打楊偉華至肋骨斷裂,呼吸困難,晚上疼痛的無法入睡,而且在絕食期間一直腹瀉,體重下降了50多斤,每天楊偉華都在痛苦中度日。在以後的日子裏惡警們對楊偉華的迫害手段更加殘忍。

2002年3月1日楊偉華被扶余縣刑警二隊(或四隊)的古隊長等六人非法刑訊。他們不容分說將楊偉華銬起來,邊打邊問,你還信不信真善忍?楊偉華說信,暴徒們說楊偉華的事今天必須解決,而且叫楊偉華必須承認有罪,否則,他們就迫害不止。六個惡警面目猙獰,把楊偉華綁在老虎凳上,腳放在鐵卡子裏,手銬上後架在老虎凳的後背上。惡警踩住手銬,再用繩索勒住脖子用力卡住喉嚨,老虎凳的鐵皮穿入手指甲裏,而且他們連續不停的打楊偉華的耳光,楊偉華被打得昏死過去。

惡警看到楊偉華的生命有危險才鬆了一下手,反覆多次鬆開再勒,使得楊偉華大腦嚴重缺氧,意識模糊,惡警們仍不罷手,用子彈頭狠劃楊偉華的肋骨。楊偉華疼痛難 忍發出慘叫聲,惡警怕被別人聽到,用髒布把楊偉華的嘴堵上,疼痛使楊偉華用頭猛撞鐵筋。漸漸的楊偉華失去了疼痛的感覺,感到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楊偉華深知 是師父為他承受了這一切,使他更加堅信師父和大法。這時惡警問他你還信真善忍嗎?楊偉華說:「信!」惡警又問:「你支持法輪功嗎?」楊偉華說:「支持!」「你支持某某市的法輪功嗎?」楊偉華說,哪裏的法輪功我都支持!

惡警把楊偉華拖回了監舍,十天後,再次酷刑逼供楊偉華,又把他吊在審訊室的鐵柵欄上而且腳上戴著38斤重的腳鐐,像盪鞦韆一樣來回悠盪,瞬間手銬就銬到手骨,白茬茬的骨頭露在外面,刺心的疼痛,晚上無法入睡。

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楊偉華大夫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勞教所一大隊時,因堅信大法,遭受長期關押迫害。2004年1月底,他以絕食抗議迫害,在絕食期間,被惡警多次野蠻灌食。楊偉華大夫堅決抵制迫害,在掙扎中,副所長王延偉毫無 人性的衝上前大打出手。當楊偉華大夫大聲質問惡警:你們為甚麼打人? 王延偉惱羞成怒,一面指使惡警取電棍,一面指揮一群惡警一齊毆打楊偉華大夫,惡警們對楊偉華拳打腳踢,楊偉華遭到一頓毒打後,遍體鱗傷,頭部、臉部多處淤血、 紅腫、臉部極度變形,滿嘴是血。被打得無法行走。

楊偉華大夫的妻子接到長春市勞教所一大隊的通知,說楊偉華現在絕食,讓家屬去勸說,楊妻和楊偉華的父親接到通知後,匆匆的來到勞教所,看到的是:楊偉華全身是傷,臉部變形了,當時嘴角還掛著血塊,而且由兩個犯人架著行走。

楊妻當時質問一大隊長李中傑(此人是打大法弟子的兇手):你們警察為甚麼打好人?楊偉華只不過是做個好人,而且他有心臟病,你們還把他打的這樣?李中傑說:就是知道他有心臟 病,否則打死他。並且揚言說:給楊偉華加刑八個月,同時讓楊妻勸說楊偉華放棄修煉,遭到楊妻的斷然拒絕,楊妻對惡警們說:楊偉華是好人!他沒有做錯甚麼! 你們打人是犯法的!並要求見所長,惡警當時推脫說所長不在,第三天楊妻和父親再次來到勞教所要求見所長,可是惡警們都躲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