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西醫的告白:我的頭突然間不痛了!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我雖然不修煉法輪大法,但我支持大法弟子,也同情他們的遭遇。

5月13號這天,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世界法輪大法日」的資訊,於是想到:今天是個很特別的日子,這麼重要的日子,我出於禮節應該要向所有我修煉法輪功的朋友,還有李洪志老師,致以問候,表達我的祝福。於是給一個海外大法弟子發了如下的訊息:「我向所有的大法弟子,和李洪志老師致以問候,祝李洪志老師和所有大法弟子,一切順利。」

就在我剛把資訊發過去時,神奇的事情突然發生了,我的頭突然間就不疼了。這幾天我因為一些事情,心情很不好,很著急,感到頭暈、頭疼、沒胃口,肚子脹得很厲害,肩膀、膝關節很酸、脹、難受,心情很煩躁,很不舒服,說話顛三倒四的,睡不好,吃不好,很難受。突然之間這些症狀都消失了。

我是學西醫的,我對宗教不特別感興趣,但不反對別人信仰。但是就那一個祝福的話,那麼簡單,那麼平淡的一句話,發出去後,頭不疼了,一直到現在,睡得好,睡得香,渾身舒服、輕鬆,感覺不可思議。真的。

作為一個學醫的人,我自己覺得很嚴謹,我們向來看結果,是就是是,非就是非。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不好解釋,確確實實我覺得很舒服,我對這個進行反思。從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很不可思議,一說完那句祝福的話,所有原本不舒服的症狀全部消失,我當時頭上馬上就出汗了,中醫講發汗的最好狀態是微微的出一點汗,如果是出大汗,叫大汗亡陽,會消耗人的陽氣,我就是微微的出汗。

我還想這是不是錯覺,後來我還故意地搖頭,用力搖頭,我還是不疼。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讓我多日的頭疼瞬間消失。之前為了緩解我的頭疼,我用了各種方法:散步、慢跑、深呼吸、騎自行車,包括站樁,我是煉武術的,很不好意思,竟然自己所學的武術沒有把自己的病調解過來,我就差吃藥了,然後我做放鬆訓練,站樁的時候好一點點,等不站了馬上就頭疼、頭暈或是酸、脹,又都來了。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很同情,很支持我身邊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因為他們都是我看得到的朋友和親人,我也沒見過他們有甚麼異常的舉動。中共宣傳說他們殺人、投毒、自焚、精神異常,我很注重自己看到的,用事實說話,我身邊的這些朋友都沒有這種情況,相反他們很平和,很和善。

今天這個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感覺不可思議。我還會繼續關注下去。很神奇,難以用語言描述,現在頭可舒服了,這真的很深刻地讓我上了一堂課,應該說,我僅僅是祝福了大法弟子和師父。

我希望:有條件的人去多聽一聽大法的音樂,去和大法弟子交流一下。你可以不修煉法輪大法,為了個人的健康,為了個人的生命,去多接觸接觸法輪大法,接觸接觸法輪大法弟子。對人特別有好處的,對自己有好處的。這樣對法輪大法有一個全新的感受。我就是一個例子。

我曾經在台灣國父紀念館看過一位大概快90歲的老人煉功,一站一個小時,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他看起來很健康。我希望大陸遊客,到國父紀念館的時候多看看他們,他們得到了益處。他們在那裏那麼長時間,他不累,都快90歲的老人了。

西醫有很多事情是解釋不清楚的,我們自己承認,有很多事情我們解釋不清楚,因為未知的世界,未知的東西永遠多於我們已知的。需要我們解決的問題,或者困惑,比我們已解決的要多得多。比如說有些人容易長口瘡、容易疲勞、容易脫髮,容易心慌氣短,有幾種這種症狀,我們就歸類為一種「亞健康狀態」,我們只能這樣說,說這是一種症狀,一種症候群,不敢給人家定一個甚麼病,不敢說這是甚麼原因導致的。

世界很神奇,我們不懂的太多了。我發現自己太渺小了。

最後謝謝法輪大法,謝謝李洪志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