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大法到山村 九成村民得法

記九八年蘄春洪法之行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這是一段溫馨的記憶,當我們幾個同修一起重溫這段時光時,每個人內心都充溢著喜悅,無不感激師尊的救度之恩。

一九九八年八月底,為了弘揚大法,武昌的幾個同修清晨六點出發,到了李時珍的故鄉──蘄春。我們要去的是隸屬蘄春縣的一個偏遠的山區小村莊。一行人下了長途汽車,換乘當地的三輪車,然後沿著唯一的一條進山的羊腸小道步行了大約一刻鐘。到達學員的家中時,已是下午三、四點鐘了。

從換乘三輪車開始,沿途每隔幾十米就有幾位同修站在路邊迎接我們。他們帶著山民特有的淳樸笑容,以佛家的禮儀雙手合十向我們問好。

同修的家,是當地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棟三層樓的房子。我們到達時,大堂內外已經站滿了同修,彼此素不相識,卻像久違了的親人。進了大堂,迎面懸掛的是師尊的法像和飄著輕煙的香爐,此情此景,我忍不住淚水漣漣,只因為佛恩浩蕩啊,恩澤了每一個角落。

當地同修陸陸續續從四面八方趕過來。忙完農活,步行上十里的山路,很多人趕到時天已經黑了。有一個輔導員是從二十多里遠的另一個山莊趕過來的。站在大門口,可以看見陸陸續續聚攏過來的手電光。

幾十個同修擠滿了房間,交流著各自得法後的喜悅和認識。雖然燈光昏暗,每個人都感受的到佛光的照耀。

交流中,印象最深的,是當地的兩位殘疾人變成正常人的奇蹟。

一位四、五十歲的男人,是個羅鍋,渾身疾病不說,腰不能伸直,腿不能站立,只能弓著腰坐在地上,上身幾乎要貼在大腿上,他以這種夾板似的姿勢生活了二十多年。沒法幹別的,只能整日貼在地上以編竹簸箕為生。學大法大約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晚上,他突然渾身鑽心的疼痛,折騰了一宿,天快亮時吐了一大灘濃濃的烏血塊,然後他突然就直起腰來了,羅鍋消失了,渾身的疾病也一掃而空。

還有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女,自幼因為一場疾病,兩個膝關節外翻,兩隻腳趾朝向身後,像螃蟹似的橫著走路。聽完師父九講,第十天晚上洗腳時,突然感覺有一雙手將膝關節向內掰,一瞬間兩隻腳就正過來了。

這兩個人,一個已能下田間幹農活,一個已是步履輕盈。他們各自在用我們聽不太懂的方言講述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蹟時,莫不滿眼淚花。純樸的山民沒有更多的語言,只有一句相同的話:「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這兩個人的奇蹟轟動了整個山莊,自此山民們紛紛得法。

第二天,我們七、八個人分組到附近學員家中交流,才看清楚這些山民生活的窮困。百分之九十幾的人家都是自建的低矮的土磚房,室內家具簡陋。最窮的人家是用磚砌的床和桌子,上面分別搭塊木板,供一家人睡覺和小孩做作業用;大件除了一個燒火的爐子,就只有幹活的農具了。然而,貧困的生活,擋不住他們修佛向善的心,他們搶著敘說自己得法後經歷的種種神奇,他們的內心充實而愉悅。

我們見到一位六十多歲的婆婆,僅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為了掙錢買書,以瘦小的身軀充當山上建廟的勞力。背著五、六十斤重的砂子,爬上五百多米高的山頂,來回四趟,賺了十二元錢,請到了寶書《轉法輪》。她說這樣的寶書一定要用自己的勞動付出換來。修煉第二天,老婆婆的例假就來了(註﹕修煉法輪功可以使身體變得年輕,一些老年婦女修煉後會出現這種現象)。

我們將帶來的一台錄像機、《轉法輪》和新出版的《大圓滿法》送給他們,他們如獲至寶。

我們在當地一所破舊的小學操場上給學員放錄像,教他們煉功,來了上百人,每個人都極認真的比劃著動作。對面山上勞作的人們也忍不住停下來觀看,後來他們也陸陸續續找到輔導員家中了解大法,據說我們走後,當地百分之九十幾的村民都修煉了。

得法後,學員們比學比修,處處為他人著想,整個村莊一派祥和。原來經常幾家人為田間灌溉用水大動干戈,學大法後,學員們主動讓水,有的將自家的田堵住,讓別人家的田能夠先用上水。有的人說,自從得法後,我再也沒有煩心事,整天樂呵呵的一面勞動一面高聲唱著歌。

是啊,得到大法,是生命何等的幸運與榮耀啊!

每天傍晚,為了不麻煩當地學員(他們用土灶燒熱水很麻煩),我們幾個學員到附近冰涼的河中去洗澡。只有這時,我們才有閒心欣賞一下山景,這裏重巒疊嶂,峽谷清幽,風光峻美,這也是神對這一方眾生的庇護吧。他們相對封閉的環境,減少了塵世的污濁,保留了內心的淳樸,所以得法沒有任何障礙,誰說這不是他們的福份呢?

他們也確實珍惜這種福份。他們每天早上三點鐘起床煉功,煉完功收拾一下就去幹農活,忙忙碌碌一直到晚上。山裏人家離的遠,仍然堅持每天集體學法。打著手電,走幾里山路,就可以到達一個學法小組。

要離開了,學員們依依不捨,紛紛拿出家裏最好的土特產送了過來。我們說我們是大法弟子,不能拿你們的東西。因為吃住都在學員家裏,他們用最好的招待我們,我們按每人每天五元的伙食標準付給他們,費了很大的勁他們才同意接受。後來他們出去弘法,都是自帶糧食。

九九年後,鋪天蓋地的邪惡壓下來,一同去蘄春的同修有的被關,有的流離失所,有的搬到外省,和蘄春的同修失去了聯繫。只聽說當地學員也受到了很嚴酷的迫害。邪黨就是毒,它是專門掠奪人們幸福、殘害人民生命的邪靈。

世界法輪大法日又快到了,回憶起蘄春的同修,仿佛又看見山間小道上的手電光,像繁星點點,在法輪佛法的引導下,照亮了生命的歸程。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