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大法展美好 親友走入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身心受益之巨大,無以言表,家人、友人在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好,紛紛認同大法,走入大法。

大法化解我與姐姐的恩怨

從小,姐姐就沒來由的非常恨我,我是在姐姐的暴力毒打下長大。姐姐胳膊粗,力氣大,我也打不過她,只有挨打等哭的份。一次,我因為沒有按照她要求的方式燒火,她就對我大打出手,拽著我的頭髮往牆上撞,撞得我頭上都是大包,頭髮一拽掉一縷。爸爸上班一走,她就找茬打我,過後還咬牙切齒的說:「咱倆就是冤家,我一看你就來氣。」直到姐姐結婚後,我才解脫出來。

我得法不到一年時,因為爸爸的一套房子,姐姐說我佔了便宜,硬要走了4500元錢,我守住心性,要錢給錢,不想讓父親知道,怕爸爸生氣。她拿走錢時,哭著說:「我要是冤枉你,將來這錢還給你。」

兩年前,我去姐姐家幫助收拾家務,想化解我和她的恩怨,我用清潔球幫姐姐擦鍋,那鍋價值兩千來元,擦完她硬說我給擦出道道了,姐姐、姐夫就讓我賠鍋,讓我買新鍋。我丈夫接完電話,氣得半身不遂,話都不會說了。我牢記師父講的「亂世冤緣皆得善解」(《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間預〉),守住心性,我就花兩千來元給她買了一個新鍋。

在以後的日子她也罵過我幾次,但她覺得我和以前不一樣了,覺得我這個人變了,開始認可我了,也能聽我講真相了,自己遇到事情就上我家來向我要大法真相護身符,沒事就喊「法輪大法好」。

在我強大的善念下,姐姐終於和我化解了這段冤緣,開始對我好了,有甚麼好吃的都想著我,有甚麼好東西也給我,我不要都不行,有時候她自己都覺得以前對我那樣真是不可思議。我知道我們這段冤緣是師尊給化解的,沒有師尊沒有大法,不知道會有甚麼樣的後果。在此感謝慈悲的師尊。

丈夫信師信法闖過病業關

我的丈夫在我修煉後大約半個月,看到我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也走入大法修煉。我丈夫是個白領階層的後勤幹部,他為人忠厚老實,平時少言寡語,不會說不會道,不爭不鬥,領導、同事有甚麼事情交給他做都非常放心。在單位比他歲數小的同事都被領導打發回家了,辦理了退休或內退,唯獨他沒被批准退休。單位領導同事都知道他是煉法輪功的,非常信任他。有好幾個同事找保姆都讓他給找,他給介紹的同修有一次說了這麼一件事:保姆(同修)問丈夫的同事對法輪功的認識,並勸他三退。丈夫的同事說:某叔(指我丈夫)根本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而且看到他的兒子和你的孩子和別的孩子都不一樣,很懂禮貌,都文質彬彬的,我們心裏就有數,知道電視說的都是假的。丈夫的同事非常認可法輪功,同修很容易就將他一家人都勸退了。我丈夫雖然不善言談,但是他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實著大法。

無論家中來多少同修,他總是默默關心同修吃飯沒有,態度總是祥和的,與人為善的,從來沒有一點怨言,力所能及的默默支持我所做的一切,從不張揚自己,過後才指出我的不足。特別是在我被中共迫害四年多的時間裏,是他默默的替我承擔起贍養我娘家父親以及撫養孩子的家庭重擔,承受著無形的來自家庭和外界的壓力。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他單位主動出車,他基本每月都去勞教所看望我,送衣送物。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中的法輪功學員在惡劣的環境中能及時見到親人、得到外面親人送來的衣物和食品,覺得非常的珍貴。每次給我送來的東西,同修都說是最多、最實惠的,連警察都說法輪功真團結,像一家人一樣。

記的有一次丈夫被舊勢力鑽了利益心的空子加以迫害,造成整個人出現腦血栓的症狀,話都不會說了,反應遲鈍,傻傻的,很讓人擔心。同事親朋都急眼了,非要讓丈夫上醫院,丈夫就是堅持天天煉功,學法。書念不成句,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拼。那時正好來了師父的新經文,他捧在手裏,一個字一個字的拼,突然奇蹟出現了,能連成句了,話也會說了,持續大約一週的腦血栓症狀消失了,能正常上班了。是大法、是師父給了他新生,他對恩師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過後丈夫的同事和親朋好友都非常認可大法,我的同學還拿我丈夫作為例子,勸同事、同學煉法輪功。

丈夫不善言談,有新內容的真相光盤,他就拿給單位同事看,有機會也給同事講真相,回來跟我說他講得不好,很著急。所以一有機會就帶我去參加他同事的婚禮等活動,他發正念,讓我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我們配合的非常好。

兒子助我化解外來壓力

我得法那年我兒子十四歲,由於受無神論的洗腦,不相信神,對於我修大法很不理解,覺得愚昧可笑,我就堅持不懈的和他講,有時間就放師父的講法讓他聽,開始他根本不聽,後來認真聽了,目的是為了找到能駁倒我的地方,聽著聽著逐漸被大法的法理同化了,再加上看到我修大法後像變個人一樣,完全是為了別人的人,還教育他怎樣做一個好人,一個正直的人,感到大法太好了,於是也和我一起修煉大法。

在我被迫害的幾年中,兒子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但是他始終站在正義一面。有一次,街道委主任打電話過問我的行蹤,當時是我兒子接的電話,街道委主任在電話中告訴我別上外面去,表面好像是關心我,其實是她在執行中共邪黨的命令。我兒子告訴她:我媽媽是個好人,沒做任何違法的事。還指出邪黨讓人非常不理解的所作所為,理性的反問她,說每次去勞教所看望自己的母親,還得被逼踩師父的法像,還教孩子罵人。你們說這個黨邪不邪?電話那邊的人支支吾吾,從那以後再也沒打過電話。我在外面碰到街道委主任,她總是笑臉相迎,客氣有加。

我從勞教所剛回來的時候,同事好友來看望我,他們指責我不去掙錢、不管家等等,不理解我的做法,這時我兒子義正辭嚴的說:我媽媽所做的一切都是最了不起的,我為有這樣的母親而自豪,我媽媽得法之前教育我的都是讓我佔便宜,媽媽修煉後總教育我要與人為善,不做傷害別人的事,誰正誰邪我最有發言權。兒子的話讓他們震驚,從那以後都很認可大法,也都非常尊重我,勸他們三退也很容易,而且他們還幫助自己的家人做了三退,我們現在來往也很頻繁。

兒子有時候和我一起貼真相資料,他帶著純淨的心態,沒有怕心,貼上去的資料存留很久。現在每到寒暑假,他都組織小弟子學法,在法上共同提高。

師尊給了我父親第二次生命

我的娘家父親始終和我住在一起,和平時期對我修大法很支持,知道煉功人都是好人。在我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我父親受到的打擊很大。父親是教師,被邪黨歷次運動整怕了,嚇壞了,開始極力反對我修大法,甚至達到對大法不敬的程度。

後來通過我對大法的堅信與堅定,他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我在勞教所黑窩幾次絕食反迫害中,身體狀況比每天吃山珍海味的不修煉的妹妹還好。在老父親病重病危送醫院搶救的時候,醫院讓預備後事,醫生說連萬分之一的希望也沒有了,父親非常絕望。我丈夫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念完後奇蹟出現了,一夜之間頭髮由白變黑了些,拔掉氧氣罩,撤掉輸液管,身體恢復正常。老父親非常感謝師父,感謝大法,說以後要有警察來就告訴他們:大法師父慈悲,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江澤民騙人害人。從那以後他對我修大法再也不干涉了,非常支持我。

我的小妹妹看到大法在老父親身上出現的奇蹟,也走上了修煉道路。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