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兒子死而復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謹以此文獻給「世界法輪大法日」。我用我親歷兒子死而復生的奇蹟,見證法輪大法的偉大,感謝師尊的浩蕩佛恩。

二零零六年底的一天,兒子在半夜突然得病,經醫院診斷為「癲癇」。開始一週發作一次,接著三天發作一次,以後越來頻繁,竟達到幾分鐘發作一次。軍隊醫院、地方醫院都住過,最後由市院轉到省院。面對頻頻發作的癲癇,中藥、西藥都不管用,專家名醫也都感到束手無策。一位近八十歲的老中醫說:看了一輩子病也沒見過這樣的病人。我的老伴和兒媳每天陪著兒子在痛苦中掙扎,盼望能有奇蹟發生。

因為兒子病重,一入院就住進了「重症監護室」。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七日早晨,值班醫生說:你兒子痰太多,需要做氣管切開手術,否則有窒息而死的危險。我同意醫生的意見並在手術單上簽了字。為了防止窒息的發生,術前醫生首先為他下了一個氧氣罩。下罩後我發現兒子的呼吸更困難了,大約上午九時左右,突然臉變得青紫,隨後全身都變成了青紫,生命監視器上心跳沒有了,血壓沒有了,呼吸停止了!我立即報告醫生,醫護人員立即組織搶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我立即打電話通知兒媳、老伴和家人,回到監護室看到兒子就像死人一樣躺在那裏,醫生、護士正在打針輸氧、做人工呼吸,可是生命監視器上沒有一點生命信息。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醫院走廊裏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大家議論紛紛,都在為我兒子的生死擔憂。眼看著只有三十六歲的兒子就要離開人間,我的心情非常沉重。這時,一位醫院工作人員到我跟前說:「人已經不行了,買衣服準備後事吧。」

我好像突然醒來,我不能沒有兒子,不能讓小孫女失去爸爸,我是大法弟子,遇到大災大難我應該求師父,師父一定能管我,只有師父能救我兒子!於是我衝到兒子的床前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請李老師救救我的兒子吧!」這喊聲震撼了搶救室的內外,在場的人一個個都驚呆了,在那一瞬間空氣好像都凝固了,搶救室內外一片寂靜……時間過去快半個小時了,我的家人和兒子單位的領導及同事都來到醫院,看到兒子這樣,兒媳失聲痛哭,在外面的該科主任醫師得知消息立即電話告訴院中醫護人員要千方百計搶救,死了也要搶救。這時我又衝到兒子床前,喊著他的名字叫他回來,再次高喊:「法輪大法好!請師父救我兒子。」走出搶救室,看到滿面淚水的小孫女,我也情不自禁的老淚縱橫。突然這時我聽到老伴喊:「活了!活了,我兒子活了!」原來在我第二次高喊:「法輪大法好!」「請師父救我兒子」時,生命監視器上首先出現了心跳的信號,接著血壓升起來了,呼吸恢復了,兒子活過來了!整個搶救過程前後進行了近四十分鐘,在場的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都為我兒子的生還而高興。我們一家人向搶救的醫護人員表示衷心的感謝,老伴拉著我的手說:「老頭子,你太偉大了,你求師父把兒子救回來了,我們全家感謝大法,感謝師父!」

兒子死而復生的奇蹟在醫院內外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一時間成了大家議論的中心話題。一位陪護老伴的老復員兵對我說:「你要不求師父救兒子,你兒子就沒了。不管別人怎麼看,我百分之百的相信法輪大法好!」他回家前我幫他和他全家退出了邪黨組織。

經過一段治療,兒子完全恢復健康。三月底出院時,他圍著監護室走了一圈向大家告別,病友們紛紛向他祝賀。一位參加搶救他的護士說:「好人有好報,還得做好人哪!」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個重症監護室有六張床位,自從搶救我兒子那天開始,兩個多月那裏再沒有死過人,這在監護室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過。這是一位醫院的老工作人員說的。

現在我兒子病癒已經三年多了,各種藥物已經停服一年多,癲癇從未復發,照常工作。

再次無限感謝師父給了我兒子第二次生命!我將用實際行動報答師父的浩蕩佛恩。值此普天同慶世界法輪大法日盛大節日之際,我們全家恭祝慈悲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