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的煉功人(圖)

法輪大法弘傳阿里山側記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王清漢台灣嘉義報導)到阿里山的遊客都知道,遊阿里山絕不可錯過這裏美麗的日出。而在下面這張圖裏我們看到的是海拔兩千四百多公尺的阿里山峰頂的祝山之巔,迎著第一道晨曦煉功的台灣嘉義縣部份法輪功學員。


在阿里山祝山之巔的法輪功學員迎著第一道晨曦演煉功法

這是二零零八年八月裏,四十七位法輪功學員帶著四十三位明慧學校的法輪功小弟子登上嘉義縣阿里山峰頂的祝山,迎著朝陽演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法輪大法小弟子們在暑假裏由家長陪同來到嘉義阿里山,他們都是修煉法輪功身體得到了健康,思想昇華了,因此想把法輪功的美好,把大法無辜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告訴大陸遊客。


阿里山森林鐵路


阿里山雲海

有緣人相繼得法

法輪功自一九九八年在阿里山下的嘉義弘傳以來,已有十二年了,各界人士無不頌揚大法的美好,如此盛況令人想起當初法輪功傳至嘉義的情況。

一九九八年冬季,一位年輕人從台北背著法輪功書籍回到故鄉嘉義,跟幾位學員在中山公園煉功洪法,為大法弘傳嘉義播下了開花結果的種子。一位早期得法的學員回憶當時的情景說:

「有一天我在公園散步,看到有兩三個人坐在樹下打坐,走道邊的石椅上擺了幾本書,我當時覺得很驚奇,在人來人往的地方打坐可真不容易。幾個月後我在台北的書店看到法輪功書籍,高興地買了兩本,回來後就到公園跟他們煉功了。」


一九九九年初,嘉義地區學員在北迴歸線標記處集體煉功洪法。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嘉義法輪功學員陳先生家裏開辦了當地第一次的「九天學法煉功班」。漸漸的,一些有緣人學煉法輪功後,感受到身心的變化及昇華,陸續又引領更多人走入修煉的行列。這裏,每個法輪功學員身後都有一個感人的修煉故事。

法輪功給我健康

今年八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陳金印,看起來像四、五十歲的人一樣,身體相當硬朗。他每天早晨四點多起床,騎著機車帶著放音機,到嘉義中山公園為學員播放煉功音樂,跟大家一起煉五套功法,煉完功又與同修們學習法輪功師父的著作,已有六年多了。

煉功前他患了十幾年的腸胃不良的頑疾,每天大便像稀泥似的,他說:「每次去醫院掛號時,看到我的病歷檔厚厚的一大疊。」

「我十幾年惱人的腸胃毛病,只煉了幾個月法輪功就完全好了,我當然喜歡法輪功。」他強調說:「真奇妙,就像大法書籍《轉法輪》說的,從微觀往表面改善,腸胃的毛病甚麼時候好的我都不曉得。」


阿里山下嘉義地區法輪功學員假日在中山公園煉功洪法,陳金印每天在這裏煉功

從吸毒到走向光明之路

從職業賭徒到吸毒,最後走上修煉的道路,這是郭青烽想都想不到的。現在郭青烽腹部還留著兩條清晰的疤痕,他說那是在他意志極度消沉時,自己拿刀往肚子捅了兩刀所留下的記號:「我接觸毒品,把身體五臟六腑都搞壞了,那時我的思想已經走上極端,感覺人生是黑暗的。」

因為吸毒,一九九四年他第一次走進監獄,開始了十年漫長的監獄生活。第一次出獄時還有信心戒毒,到了第二次、第三次就沒有信心了。直到第四次進入監獄,才真正改變了他的人生。他說:「我的機緣到了,《轉法輪》救了我。」

這次進監獄,他卻有幸看到了法輪功創始人的著作《轉法輪》,「上課時我一抬頭就看到主管台後面的書櫃裏,擺著那本金黃色封面的書,連續三天都看到那本書,到第四天,我就把那本書拿下來,我看到書名是《轉法輪》。」

他連續九天看了三遍《轉法輪》,「我整個頭腦都清醒了,我看第三遍時,感覺全身都是法輪,晚上睡覺時,都被法輪弄醒了。」郭青烽去除了心毒,靜心修煉法輪功,被毒品侵蝕了幾十年的身體開始不斷的淨化,精神慢慢好起來,他向監獄裏的室友宣布,從今以後跟毒品絕緣了。


郭青烽跟女兒在畢業典禮後合影

郭青烽走過了坎坷路,進監獄時女兒才國小三年級,兒子也剛上小一。二零零四年出獄時,剛好趕上參加女兒的大學畢業典禮,兒子也已經是高二的學生了。

瑞裏山頂的修煉家族

阿里山區瑞裏的「若蘭山莊」家喻戶曉,八十多歲的創辦人葉老阿嬤,修煉法輪功前腰骨不好,腳都蹲不下去,煉了法輪功卻能夠爬山。最叫她高興的是,兒女孫子們都修煉法輪功。

葉老阿嬤的一家人總共有十幾個人煉法輪功,大姐、二姐跟她們的女兒都煉,三姐、么弟全家人,還有嫁到嘉義市的五姐跟她的女兒也煉,就是兒媳婦住高雄的姐妹們也煉了法輪功。

么弟葉純喜在瑞裏山頂開了一家家庭旅館 ,他很慶幸能得這個法,認為家族的修煉都是因緣:「那一年剛好碰到薩斯傳染病,我們一家人都不敢接待客人、帶領活動,剛好有人到瑞裏辦法輪功的九天學習班,我們就一起去上課了。假如那時沒有碰到薩斯的話,大家都那麼忙,怎麼可能連續九天去上課。」

幾個月後,嫁到嘉義市的五姐昭蓉回到山上時,也走進了大法。昭蓉說:「看到姐姐們每人包包裏都有一本《轉法輪》,我就覺得奇怪,這一家人都不喜歡看書,為甚麼都抱著一本《轉法輪》。當天晚上我拿著《轉法輪》看到兩三點,覺得這本書真好,當我看到不二法門那段法時,我就決定要學這個法了。」

昭蓉自己家裏開藥局,十幾年的偏頭痛,每次痛起來時都要吃兩顆藥丸,再加一罐中藥藥水,還有一個宿便的毛病,要靠吃藥、灌腸來舒解。她說:「第一次看《轉法輪》,頭也是很痛,第三天開始淨化身體了,每煉一兩套功就想找廁所,頭痛也跟著好了。從修煉到今天五年多來,我沒再吃過藥。」

姐妹中最慢得法的應該是大姐素蓉,也是她的身體最差,曾經患癌症開刀、作化療。大家叫她煉功,她就是不願意。昭蓉說:「有一天我們剛煉完功時,接到大姐女兒的電話說大姐喘不過氣了,我們馬上送她去醫院,一路上家人叫她念‘法輪大法好’,可是大姐連這幾個字也念不完整,我們告訴她,你說要煉法輪功,師父一定會幫你。到了醫院,大姐告訴大家說,既然說了要煉功,回去就應當去煉。醫院檢查後甚麼毛病都沒有。隔天我打電話回去,家人說她帶遊客去玩了,已經好了,那天晚上她就開始煉功了。」


若蘭山莊家族的大姐二姐及么弟一家人跟媽媽的合影

修煉後,一家人更為和樂,在工作中以法互相切磋;二姐若蘭身為「若蘭山莊」 莊主,利用帶遊客活動的機會很自然地介紹法輪功。幾年前兒媳婦給老阿嬤裝了一部電腦,教老阿嬤打電腦,寄信給大陸民眾。媳婦說:「剛開始媽媽拿不穩滑鼠,說滑鼠比鋤頭還重,媽媽用心學,一個禮拜就熟練了。」

阿嬤的腰挺直了

九十一歲的老阿嬤住在阿里山山區、嘉義縣竹崎鄉「頂笨仔」聚落,因為煉法輪功長年駝背的腰挺直了,而且還能舉斧頭劈柴,不戴眼鏡能夠穿針線。孫子劉充霈說:「阿嬤自從煉法輪功以後,身體變得很硬朗,村莊裏的老人中,她是個代表性人物。」

老阿嬤講話的聲音仍然鏗鏘有力,她坐在籐椅裏手拿著線頭,瞇起眼睛,果然兩三下就把線頭穿過了針孔:「我媳婦的針線穿不妥時,孫子就會向她母親說,叫阿嬤幫你穿針啊。」

阿嬤興奮地說:「七年前煉了法輪功後,我的腰漸漸挺起來了,我最高興的是兒子、媳婦、孫子都煉法輪功。」

媳婦范彩鳳說,一位調離村莊的小學校長回到村裏來教他們煉法輪功,村裏的人都到光華國小去看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影帶,「先生帶著阿嬤去了,我第二天也去了,本來第三天我要去醫院拿胃藥的,聽了師父講法後,我沒去拿藥,一直到現在都沒再吃過胃藥。煉法輪功真的很好。」

范彩鳳把《轉法輪》書給兒子劉充霈看,劉充霈也走進了大法,他假日回到山上,帶旅客認識本地生態風光時,總是會把大法介紹給大家。


阿嬤跟媳婦范彩鳳(右)孫子劉充霈(左)一家三代煉功

現在,阿嬤每天最高興做的,是跟著媳婦、孫子到土地公廟廣場,一家三代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在陽光裏,阿嬤布滿皺紋的臉上顯露出的是寧靜祥和。

佛光遍洒校園

位於嘉義縣的中正大學企管系艾昌瑞教授在學煉法輪功後,覺得法輪功是千載不遇的好功法,於是在學校裏推展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中正大學學生成立了法輪功社團,經常舉辦圖片資料展及「九天學法煉功班」。鄰近的南華管理學院學生及附近居民也因而得法。接著嘉義大學修煉法輪功的學生也成立了法輪功社團,並且跟中正大學的法輪功社團,輪流舉辦了「法輪大法青年學員交流營」。

二零零九年暑假,「法輪大法青年學員交流營」在中正大學舉行時,全國各大學學生都熱烈參加。主辦活動的中正大學法輪大法社社長李品佑說:「同學們守禮、互敬、對人和善,體現出身為修煉者的風範,處處使人感受到大法‘真、善、忍’的精神。」

李品佑表示,交流營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可以找出修煉上的差距,共同提高,共同精進,交流會對學員會有巨大的推進作用。「大家放下了自我、形成整體,學法交流的過程中,學員都有不同的體會與收穫。」


青年學員交流營結束前學員發表修煉心得

這些修煉大法的青年學子展現的品德,是在一般孩子身上看不到的,從他們的表現,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純正與美好。

腰鼓隊阿里山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嘉義地區法輪功學員組建的腰鼓隊上阿里山表演腰鼓,洪揚大法。鏗鏘祥和的鼓聲伴著發送的真相資料,喚醒大陸遊客的良知。一位學員說:「大陸民眾都看到了法輪功的美好,也清楚了解中共的邪惡。」


嘉義地區腰鼓隊在阿里山表演腰鼓洪揚大法,吸引大陸遊客觀賞

在木蘭園表演腰鼓時,一位大陸女遊客走近掌隊旗的隊員身邊,輕聲地向他說:「祝您健康。」這位隊員非常感動,也告訴她:「法輪大法是正法,請您要了解中共邪惡本質。」

阿里山下一片綠野平疇,大法在這裏洪傳,讓民眾身心受益,社會更加祥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