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三臨瑞典 中國神傳文化震撼人心(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明慧記者楊思源綜合報導)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下午,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的馬戲大劇院(Cirkus Theatre)第三度迎來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來自劇場的消息,所有演出票都已告罄。隨著神韻的一個個節目,觀眾們領略到了中國悠久的歷史,飽含深意的傳統文化。


瑞典觀眾被神韻藝術家們精湛的表演所吸引

斯德哥爾摩文化部部長:值得珍惜的演出

瑞典首都文化部部長白瑞特﹒斯韋德貝格(Berit Svedberg) 女士和家人一起觀看了神韻晚會。演出結束後,她激動地說:「美妙的音樂,令人著迷的舞蹈。斯德哥爾摩的居民都應該來看神韻晚會。這是一場值得珍惜的演出。」

她還說:「整場晚會充滿能量,也散發出很強的能量。節目中使用的色彩難以形容的美麗!能親自體驗神韻晚會,了解中國悠久的傳統文化,是非常美好的。」

著名音樂家:樂團非常出色


著名音樂作家安德士.彥森先生三年不落觀神韻

安德士.彥森先生(Anders Jansson)是一位音樂作家,從事了五十多年的音樂創作,並曾擔任瑞典音樂家聯盟主席。三年來,每年他都會和太太一起來觀看神韻的演出。

「我很高興再次觀看這個演出,我已經看過兩次了。今年我發現這次是另一個團的神韻演員演出。與去年的神韻演員們一樣,他們的整個演出異常完美,每一個節目都令我印象深刻。」

身為音樂家,彥森先生對樂團讚歎不已:「我認為現場樂團非常出色,這種中國樂器與西方樂器的結合令人興奮,他們把握得很到位。在音樂上兩者配合得天衣無縫。能夠聽到平常不可能聽到的樂器演奏,很多種樂器的音色都很美妙,非常有意思,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樂曲,演奏得非常專業,很快的節奏,變換很快,我從沒感到過一秒鐘的乏味。」

他覺得看了演出就如在美夢中一般:「整個演出就像夢一般的美,實在太美了!我自己就不可能超越他們所達到的那種境界。鼓舞也很好看。讓我覺得了不起的是一切都那麼到位、精確,不論是舞蹈還是其他,看不出一點差錯,太完美了!」

彥森先生還向朋友推薦神韻:「我跟他們說,你們不可以錯過這個演出。非常精彩,非常美!」

在神韻到來前,彥森先生就為神韻藝術團寫了歡迎賀詞:「近年在斯德哥爾摩舉辦的文藝演出中,最令人難忘的就是神韻藝術團的表演。神韻演出把舞蹈、歌曲、器樂及藝術完美地融合成為一體;通過對古代傳說和當今故事的詮釋,神韻讓我們看到了豐富多彩的中華文化。」

歌唱家:神韻在致力保留傳統的根


歌唱家夫婦:高超的舞蹈技藝講述故事

今年三十六歲的瑞典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米拉.彼尼(Mira Pyne)和丈夫及女兒觀看了神韻演出後,激動地說:「這是我第一次觀看這樣的晚會,太美了!神韻演出精彩絕倫。」

她覺得神韻晚會展現的故事非常有教育意義:「我對中國的傳統文化了解得不多。我丈夫來自印度,所以我對東方文化很感興趣。對神佛的信仰,是東方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我非常喜歡那幾個講述中國歷史故事的舞蹈。演員們通過高超的表演藝術,向我們講述故事的情節,非常有教育意義。」

彼尼女士的丈夫山塔努(Santanu)是一位來自印度的歌唱家。神韻對中國文化本源的復興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是搞音樂的。我從神韻表演中看到了東方民族文化的共同之處,所以我覺得似乎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文化的獨特作用是,它保留了最原始的東西,就是保留了我們傳統的根,我們是誰。所以當我看到這場表演復興了文化的最本源的東西時,給我的印象就特別深刻,通過文藝演出使年輕一代認識文化,這是一種很好的方式。」

他被晚會中的節目打動,同時也深知神韻藝術團演員們的付出:「我很喜歡二胡獨奏,那位女音樂家令人印象深刻,她用她的演奏真正地觸動到了你的心靈深處。我也很喜歡那些出色的舞台表演,舞蹈演員們之間的協調,時間配合上的準確性,都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俗話說,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上百分之一的靈感,這些藝術家們肯定是付出了很多,才能達到今天這樣的水平。」

歌唱家的女兒也被深深吸引,彼尼女士說:「整場晚會,她(小女兒)就像一盞蠟燭一樣一動不動坐在那裏,深深地被每一個節目所吸引,完全沉浸在裏面。這是一場非常成功的晚會。」

中國留學生:看過神韻也想做個無私的人

看完神韻後讓很多中國人感觸頗深,有的被感動得落淚,有的覺得好像回到了久久不能回去的家鄉,有的被神韻藝術團展現的不屈服的精神打動。

留學生林女士感到自己看到了在國內無法看到中國文化的內涵:整個畫面都很美,好多東西是我從來沒見過的,我感覺信手拈來,她就是一個舞蹈。這些東西都產生於我們現實生活中,但是變成很美的藝術在舞台展現的時候,讓我感覺很震撼。中國的文化,藝術的內涵,這些東西我是在中國看不到的。

看著神韻節目的美,她思想中不好的念頭都沒了:在《仙娥起舞》中,她們就像仙子,美得像蝴蝶,她們每個人都很美,而且是發自內心的美。(我)坐在那裏感覺甚麼不好的想法都沒有了。

演員們通過舞蹈對典故的展現讓她驚嘆:中國所流傳下來的一些典故啊、成語啊,例如《武松打虎》、《劈山救母》,她能用那麼生動的肢體語言描述出來,感覺很不可思議,而且每個演員,她和她所代表的角色是融合在一塊的。我不知道怎麼表達,神情啊、神態啊,是融合在一塊的,沒有多少人能達到這樣的境界,這很讓我不可思議,而且不止是一個演員。

她希望能再看神韻,神韻讓她也想做無私的人:神韻使我對生活的態度都改變了,我想起了很多好人,想到他們對我的愛,我當報答。看過神韻後我也想做個無私的人。我想我會以無私奉獻的這一顆心來對待我以後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