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心鏡洞察幽微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清代,友人於道光講述了這樣一件事:

有位讀書人,夜裏經過岳帝廟,廟宇的朱門緊閉著,但卻見到一個人從廟中走出來。那位讀書人知道這是神靈,便頂禮膜拜,口呼上聖。那人伸出手扶起他說:「我不是高貴神靈,是右台司鏡吏(管理右台‘心鏡’的小官),因送文簿來到這裏。」讀書人問道:「你司甚麼鏡,是‘業鏡’嗎?」

司鏡吏說:「差不多,但又是另一種鏡,叫‘心鏡’。‘業鏡所照的,是人們做事的善惡。至於心中的細微感觸,感情的真偽萬端,生生滅滅,沒有定規,深藏不露,幽深秘密,無跡可尋。有的人,往往外表象麒麟、鳳凰一般,內心卻像鬼蜮,這些都隱藏在心底,業鏡是不能照出來的。

「宋朝之後,社會道德更趨低下,邪惡之徒的種種偽裝術,更趨精熟,掩飾彌縫。有人竟然一生幹壞事,都被他蒙混過去,沒有失敗過。所以上天諸神合議,將業鏡移到左台,照真小人;再增設‘心鏡’置於右台,照偽君子。兩鏡的圓光,左右對映,人們的內心,就洞然明晰:有拗捩不順從的,有偏頗不正的,有濃黑如漆的,有彎曲如鉤的;有的骯髒如大糞,有的渾濁如泥,有的內心險惡,千遮萬掩;有的多方結納,百般鑽營;有的像荊棘,像刀劍;有的像蜂蠍,像虎狼;有的呈現出冠蓋的影像,有的呈現出金銀寶器的氣象,甚至有的隱隱顯現出秘戲圖上的影像。但是回顧他們的外形,則都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在許多人之中,圓潤精瑩如明珠,清澈激越如水晶的,千百人中,只有一二人而已。

「這些情況,我站在‘心鏡’旁邊,都記錄下來。三個月來一次岳帝廟,呈送文簿讓岳帝判定罪福。大約名位越高的壞人,對他懲罰越嚴;手段越巧妙的壞人,對他懲罰越重。《春秋》記載:魯國二百四十年的歷史,其中可憎惡的人物不少,上天卻雷轟伯夷的廟,特別體現對展禽的懲罰,就是由於他隱匿了罪惡的緣故。你要記住:人應誠實厚樸。任何陰惡,都掩蓋不住,只會招致更大的懲罰!」

那位讀書人,聽了右台司鏡吏的話後,恭敬地向他下拜,說:「謹記教誨,謝謝!」他回家以後,專門請於道光先生,寫了一個匾額:「觀心」,掛在自己的居室門上,以此自警。

正是:

心鏡明察秋毫,
任何隱罪難逃,
萬般掩飾與遮蓋,
一切都是徒勞。

堂堂正正做人,
老老實實最好。
千載明月如玉盤,
君子襟懷皎皎!

(事據《閱微草堂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