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判七旬老人 四川雙流縣「庭審」成違法表演(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十點,四川雙流縣法院對已被非法關押半年多的68歲老人、法輪功學員董紹太非法開庭。整個雙流法院自知開庭非法而心虛緊張。在法庭上,來自北京的兩位維權律師衝破各種阻撓與刁難,為董紹太做了無罪辯護,有理有力,擲地有聲。律師從事實、證據和法律適用等方面,徹底推翻了檢方的指控,指出董紹太的行為都是合法的,應當庭無罪釋放。

但中共操縱的法庭根本無視法律,在完全沒有依據的情況下,仍按事先內定的刑期,對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68歲老人枉法誣判七年重刑。董紹太當庭提出上訴。

在非法開庭的前一日下午,整個成都地區突然大幅降溫。庭審期間,天空一直是陰雲密布,寒風瑟瑟;庭審結束不久,便開始飄雨,越下越大,似乎在訴說人間奇冤。

雙流法院開庭前的緊張和心虛

與去年對原華陽師範校教師、法輪功學員鄧小明的非法開庭有所不同的是,四月十三日法院所在的順城街沒有像對鄧小明被非法開庭時一樣被禁止車輛通行,因此也就沒有引起那麼多民眾的圍觀;但順城街上絡繹不絕的三三兩兩的穿制服的警察、協勤,還有便衣和警車,仍可看到表面平靜下當局的緊張和心虛。不僅如此,表面上平靜如昔的雙流法院當日拒絕所有外來人員入內,要到法院辦事的人均被要求次日再來,實在有事的,最多也只能是法院裏的人出來。面對公眾的質疑,攔在門口的法院工作人員(有門衛,還有法警等)表示,是因為「特殊案件,全部戒嚴了」。當天法院的工作幾乎停止了,整個雙流法院就為了對一信仰「真、善、忍」的善良老人的非法開庭而運轉了。

雖然幾乎停止了辦公,但法院院子裏卻停滿了車;據說,還有來自成都市政法委的車。


法院外面的警車


載著董紹太的警車駛出法院 後面緊隨的是救護車


法院所在街上隨處可見的三三兩兩的協勤人員

違法安檢羞辱人格 當局耍流氓欲阻律師出庭

儘管最高法院有明確的關於律師、公訴人出庭時不接受安檢的解釋,但雙流法院卻執意要對董紹太的辯護律師安檢之後才讓其進入審判大樓。律師據理力爭,要求法院依法辦事,但雙流法院根本不理不睬;律師甚至不得不大聲喊法院院長的名字:王××院長、張××院長,我若不能依法出庭,你們是有責任的!在長達一個小時左右的僵持中,律師因不願配合法院的違法行為,幾度欲離開;而法院根本就是無所顧忌,還不斷的給律師下最後通牒:謝律師,再過X分鐘你不來,就是自動放棄辯護權,我們將繼續開庭。明擺著是要逼迫律師自動棄權。律師最終不願放棄為董紹太老人說話和辯護的權利。於是,在「安檢」的名義下,兩名法警對律師隨身帶的包分別來回數次查看。後又強迫律師過安檢門(安檢門都過了兩次),甚至以其走路有聲音為由,要求律師將鞋脫下檢查。律師感歎,即使登機安檢也從未被要求脫過鞋。他抗議說:你們侮辱的不只是我一個律師,你們侮辱的是整個律師界,是整個中國的法律!

整個過程中,一人在法院的院子裏扛著攝像機,肆意對著律師拍攝。

除對律師的違法安檢外,對家屬的安檢更是刁難。家屬不僅被用儀器檢測、被要求脫鞋,還被法警強行搜身。

非法限制旁聽 庭審成違法表演

由於整個法院被戒嚴,法律上規定的公民的旁聽的權利自然也就無從說起。據悉,有民眾得知庭審消息後帶著身份證想參加旁聽,卻被法警攔在法院大門口,並被告知:誰說可以旁聽?!於是,除了董紹太的妻子女兒由律師帶著進了法院外,沒有其他親友或民眾被允許入內。當董紹太妻女經過安檢、搜身到達法庭裏面時,只有兩排位置的旁聽席已坐滿了當局安排的人,法院工作人員臨時讓兩人讓出位子,也許,他們原來的安排中根本就沒有考慮讓董紹太的家屬旁聽。

董紹太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律師籲優先救治

68歲高齡的董紹太老人,是重慶市江津德感油建管道防腐公司退休職工。曾患有腦血栓、高血壓和心臟方面的疾病。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去年九月被綁架並被非法關押於雙流縣看守所後,舊症復發;在開庭前十五天左右,症狀加劇,血壓高達200多,心臟病使他呼吸困難,須人攙扶才能行走,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開庭時都有救護車、醫生相隨。雙流縣看守所靠每天給他輸液來維持。情況非常危急,但當局卻堅持不放人。


董紹太開庭時跟隨的救護車(駛出法院)

律師向法庭提交了優先救治的意見。並在法庭上多次提到董紹太目前的身體狀況,希望能引起當局重視;並呼籲法庭從人道等角度出發,對董紹太予以優先救治。

律師的正義辯護震撼法庭與世人

庭審開始,律師首先就當日經歷和情況作出聲明,指出此次的開庭審理完全違背法定程序;一個普通律師的介入,為何當局如此大動干戈;一個如此簡單的案件為何令公訴機關、審判機關嚴重違反法定程序如此難辦?不是很令人費解和深思的嗎?

接下來的法庭調查中,公訴人援引幾名所謂證人的證言,董紹太當庭予以否認。律師隨即要求證人出庭作證,卻被法官無理拒絕。

律師表示,公訴機關列舉的證據既無合法性、亦無關聯性,例如,《起訴書》上指經610辦公室鑑定,但610辦公室是一個甚麼機構,具有司法鑑定資格嗎?甄別依據又是甚麼?

同時,律師指出,檢方雖然列舉了一長串所謂「證據」,如神韻晚會光盤、小冊子等,但這些證據除了能證明這些東西本身存在外,其它甚麼也不能說明,與公訴機關指控董紹太的「罪名」──「破壞法律實施」根本沒有關聯性;比如其中最主要的所謂「證據」,神韻晚會的光盤,只是一台歌舞晚會而已,破壞了哪條法律的實施呢?

公訴人無言以對,直到庭審結束,也沒有拿出任何依據。

律師要求對光盤內容重新質證,當庭播放神韻晚會光盤,再次被拒絕。

緊接著,律師從憲法、信仰及言論自由、犯罪構成等多個角度深入的為董紹太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

「審判長」試圖壓縮辯護人的辯護空間,不斷的敲打著法槌;兩位律師在數次被阻斷後,又數次接續發言,最終才得以堅持完成辯護。他們指出,用《刑法》300條對董紹太指控,是完全錯誤和荒謬的,因為董紹太的行為沒有破壞任何一部法律或任何一部法律的哪一個法條的實施。

同時,律師指出,對董紹太的控罪根本上違背了憲法,是對信仰自由等普世價值的褻瀆,且邏輯上是荒謬的。

律師希望審判人員能真誠面對眼前的同胞、真誠面對自己的內心,尊重憲法和法律,對董紹太做出無罪釋放的正義判決。

董紹太曾經遭受的迫害

董紹太在過去的十年裏一直遭中共迫害,曾因堅持信仰被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董紹太與其他修煉人一樣,以自身的受益情況,到重慶市市政府信訪辦為大法鳴冤,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警察的拳腳棍棒,他和一群老人被丟上大卡車,拉到偏僻無公交車的地方,又被扔下去。他們憑著記憶,在深夜又走回了市區。

二零零零年二月底,本著善心,董紹太去了北京,想向政府領導人表達他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現在被冤枉了,希望政府能還法輪大法公道。

二零零零年三月,他被當時的德感鎮政府人員與單位保衛非法押解回來,並被非法抄了家,警察沒有抄到他們想要的任何東西,隨後他被非法送進江津東門派出所關了一夜,第二天被非法關進江津北固門洗腦班,直到五月中旬才放出來。他的養老金從三月到七月一直未發放。回家後,他一直被單位監視居住。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董紹太因寫了一張嚴正聲明交給單位當時的邪黨書記,表示要堅修大法。邪黨書記通知了德感派出所,德感派出所一姓楊的所長、一姓潘的警察和女警李紅霞,以及邪黨書記來抄了他的家,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搜走了大法書籍和大法真相資料,並把他非法關進江津琅山洗腦班。

十二月下旬,家屬接到勞教兩年的通知,才知道他已被非法關進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就在通知家屬送鋪蓋去西山坪勞教所的時候,單位保衛又帶人來抄了家,但沒有抄到任何東西。

二零零二年九月,董紹太在西山坪勞教所被迫害的血壓高達二百三,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通知家屬去辦保外就醫,放回家中。但是他的養老金和醫保一直停發到二零零五年。

二零零五年後,由於德感派出所長期去騷擾董紹太的正常生活,他不得不離開家,輾轉在親朋家裏。


雙流縣法院:028-85823692 地址: 雙流縣順城街29號 郵編:610200
審判長:劉啟虹 028-85826953
審判員:陳濤
審判員:郭海平
書記員:陳博
雙流縣檢察院:028-85822931 地址:四川成都雙流縣安福街41號 郵編:610200
曾林(科長) 13551312009
胡利鴻(公訴人、經辦人) 028-85822931
陳娟(公訴人、內情) 028-85822931
批捕科(負責人) 李志 028-85838336(辦公室)
雙流縣公安局: 028-85800110、028-85822100 四川成都雙流縣棠湖路二段129號 郵編:610200
局長 曾思建 028-85803919 13908074799 028-85804556(住)
副局長 王志強 028-85815115 13518128331(主要負責人)
四川成都雙流縣萬安鎮派出所:028-85611065
地址:四川雙流縣萬安鎮中太路西段1號 郵編:610213
副所長 張兵 13880813308(主要負責人)
王鑫 13981961453(經辦人)
吳雪佼 15928951948(經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