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中南海與瑞士的「中南海」(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楊思源瑞士報導)在中國,中南海附近幾乎可以和禁區等同。許多訪民還沒靠近中南海,就會被拘捕遣返。據說就是因為那裏面是「國家領導人的辦公要地」。十一年前萬名法輪功學員在緊鄰中南海的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上訪,就被許多人認為是「闖了禁區」。若說誰有不公,想要進入中南海解決,更是不可想像的「天方夜譚」。

對維特裏希(Wüthrich)女士而言,民眾被禁止接近中南海似乎更不能理解。因為她就是負責接待參觀瑞士聯邦大廈事務的。瑞士的聯邦大廈是國家政要開會辦公的地方,就如同是瑞士的「中南海」。維特裏希女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道:「政治是公開的,民眾應該成為其中的一員,所以聯邦大廈對民眾一直是開放的。以前,人們甚至可以在聯邦大廈自由地進出,不需要任何檢查。」


歡迎參觀瑞士聯邦大廈:每個人都可以進去參觀


多用途的聯邦廣場:從迎接國家元首到每週兩次的農貿市場

如今,除了節假日和議會期間,民眾幾乎每天都可以在導遊的帶領下參觀聯邦大廈,可以去國會議員們開會的議會廳坐坐,在他們討論的地方討論一番。而在議會期間更可以現場旁聽國家議會,甚至可以在預約的情況下和議員在委員會會議室討論一番,傾訴自己的想法、意見──換句話說,你有不平之事可以進到「中南海」裏面交涉,連「信訪辦」都不用去。進入聯邦大廈的唯一要求是,帶上一份能夠證明自己身份的證件,然後通過類似上飛機前的安檢。

而聯邦大廈前的廣場更是伯爾尼的一景。從政治和地理角度來說,這裏和中國的天安門廣場大致相當,也可被看作是中南海前面的地方。二零零四年,聯邦廣場由原來的停車場改建成真正的廣場後,這裏不僅僅是接見國家元首的地方,更成了人們相聚遊玩的旅遊景點。夏天孩子們穿上泳裝在噴泉戲水;冬日,從山上運來的白雪鋪在廣場上,這裏就成了滑雪場。

除了遊樂場,這裏也是很多人聚眾活動的首選,因為這裏與國家議會相鄰。「在二零零九年,聯邦廣場上總共有五十四次活動,這還不包括每週兩次的農貿市場。活動主題包括政治、體育等各個方面,覆蓋的面很廣。」負責簽發活動許可的伯爾尼地方及商務警察局局長赫普(Heeb)先生介紹說。他還特別談到,活動需要申請僅僅是為了能夠更好的協調,而不是為了限制活動的舉辦,一般不會因為具體的活動內容而限制活動,「我們不檢查活動的內容,如果想在聯邦廣場進行甚麼活動,只要遵守規章制度,比如不涉及種族歧視、色情等方面,沒有具體內容的檢查。」

維特裏希女士認為能在聯邦廣場上舉行各種活動非常好:「在瑞士的心臟,為甚麼不呢?這樣也可以拉近政要和民眾的距離,否則距離太遠,政要們高高在上,我們作為民眾不能發言,其實並非如此,我們有很多要說的。我覺得這樣很好。」

而在中國,聚眾基本上被和鬧事聯繫在了一起,只要是聚集到了如中南海附近的所謂要地,就被視為是違反法律,反對政府的行為,就算僅僅是為了反映情況。

十一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國家信訪辦和平上訪。參加當年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吳學剛如今歷經周折,來到海外。他通過電話告訴記者,「當時因為四十多名天津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抓捕,我們上訪的目的之一是要求釋放無辜被抓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就是要求允許法輪功的書正常出版,給我們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

根據反映法輪功真實歷史資料的大型紀錄片《我們告訴未來》,早在一九九六年,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就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一九九七年至一九九八年,政法委書記羅幹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網羅罪證欲定法輪功為「X教」。全國各地發生了公安人員對煉功群眾進行騷擾的事件。這也是法輪功學員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訪的歷史背景。

在瑞士可以直接找到議員「上訪」,維特裏希女士經常將此方法介紹給參觀聯邦大廈的遊客:「議會有個網頁,可以找到所有議員的地址,聯繫方式,可以和每個議員聯繫。我也經常告訴參觀者,應該利用這種聯繫,說出自己的觀點,想法。這樣可以讓政治家們知道,我們選出議員,是為了代表我們表訴我們的要求,通過這個方式可以讓此實現。」

但是也有不少人為了引起更多人的關注選擇在聯邦廣場講出自己的要求。赫普先生介紹說:「只要能保障安全,能遵守法律,就可以在聯邦廣場上舉行示威活動,節日慶典,或其它的活動。」二零零六年,上萬名家庭醫生及支持者來到聯邦廣場,抗議因為民眾的忽視,官僚和政治讓家庭醫生得不到重視。抗議的人群直接對主管健康衛生的聯邦委員提除了批評,認為他對家庭醫生的政策言行不一。在二零零八年,上萬人再次聚集聯邦廣場,抗議在瑞士國會佔席位最多的政黨--瑞士人民黨的政治文化,同時支持受到該政黨排擠的聯邦委員。


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一年從瑞士各地步行至聯邦廣場並舉行活動,希望能有更多人關注正在中國發生的迫害


聯邦廣場上豎起了四十二米長的「悼念牆」,上面是被證實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

瑞士法輪功學員也曾在聯邦廣場集會。二零零一年,他們從瑞士各地步行來到聯邦廣場,在廣場上煉功,並向瑞士外交部說明了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的情況。二零零三年,他們在廣場上擺出了四十二米長的「悼念牆」,上面是當時被證實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他們希望能有更多人關注正在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九九年在「四•二五」上訪的時候始終安靜平和。當年上訪的經歷對法輪功學員吳學剛來說,最大的感受就是現場的「祥和」。他回憶說,「整整一天大家都靜靜地站在那裏,當時的印象還不怎麼深。等到離開的時候,因為我是最早離開的一批,而且走得比較快,一路上經過好多學員他們還沒走。哇,成千上萬的人站在那裏,都靜靜地等著,沒有一個人說話,也沒有一點喧嘩,那時候,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祥和’兩個字。」但是中共卻給法輪功學員扣上所謂「干擾社會秩序」的罪名,誤導很多人認為就是因為法輪功學員「鬧事」才有了中共後來的迫害。

在瑞士,儘管在聯邦廣場上的活動常常會有橫幅,大聲的發言,有的甚至會需要讓車輛改道,但是瑞士政府並未因此而抱怨廣場集會活動干擾社會秩序,更沒有哪個團體因為在廣場上抗議而被鎮壓。

維特裏希女士認為在瑞士決不會因為一個團體在聯邦廣場上遊行抗議就對他們鎮壓,歧視:「是有團體來(聯邦廣場)向公眾說出他們的觀點,但政府不會就此對他們鎮壓,歧視。政治是非常客觀,中立的。各方面都會被顧及到。經常有這個喜歡,而那個不喜歡,但是最後會達到平衡。國會會做出最後的決定,各政黨會有不同的興趣所在,但是國會會從整體找到一個對民眾盡可能好的方案。」她表示類似將「四•二五」事件作為迫害理由的事情在瑞士不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