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覺自願

|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馨語採訪報導)這是一位年方三十的年輕醫生。從中國大陸移居美國已近十年。九九年「四•二五」促成了他的修煉法輪功之機緣。以下是「四•二五」十一週年之際明慧記者對他的採訪。本文中我們權且稱他為「醫生」。

記者:請先描述一下你的基本情況吧。

醫生:我今年正好三十歲,八零後第一批,已經不算七十年代了。來這兒快十年了,因為家裏有條件,父母移民出來。我在國內醫學院畢業後就來美國讀博士,有兩個博士學位。之後進入美國的住院醫生訓練,在美國前十名的一所醫院裏做住院醫生。

記者:你以前是個甚麼樣的人?平時喜歡做些甚麼事情?個人有哪些愛好?

醫生:八十年代後改革開放,物質條件好一點,小時候比較愛玩兒。上大學也早一點,大學裏各種各樣的體育運動,游泳、打保齡、打籃球等,網絡、電影等各種娛樂活動都很豐富了。再有就是讀書了。小時候家裏比較有環境,家裏有醫書,也有各種古書,很小時四大名著都看了。再大一點上大學後,就看三聯書店裏的書,包括各種人文科學、自然科學的(都看),後來也到北大、清華去看。雖然是學醫的,但人文方面的書看了很多。現在修煉了,主要的業餘活動都是做法輪大法的事情和讀書、煉功。

記者:你是甚麼時候聽說法輪功的?

醫生:我聽說法輪功是在九八年的年底,非常偶然。有一次,大家玩來玩去,我那時喝酒也喝的很多了,覺得很不舒服,有個同學借了《轉法輪》給我看。其實那時候我還在上大學,大概也知道,其實人生中的一切,像錢、學位、地位,只要我努力都可以有,現在的路也是一直都這樣。但是那時候就覺得人好像就這樣了。可是甚麼都有了之後,其實覺得還是少點甚麼。看《轉法輪》這本書之後,基本全都接受,就是(感到)很偶然。

記者:九八年那時你才十八歲。以十八歲那個年紀,一看了《轉法輪》之後,你全都能接受?

醫生:因為我之前看了很多書嘛,物理、科普、天文,學醫的還要學遺傳、生命科學等,年輕人總會去尋找甚麼嘛。那時候我對國內整個政治制度其實……。現在有韓寒,其實韓寒那些想法我在九幾年的時候早就有了,只是他寫出來了。佛教的書我看了,聖經我看了兩遍,包括《道德經》我也看,看來看去,我發現《轉法輪》裏面把這些宗教的問題解開了,而且把科學的問題也都解開了。科學的書解釋不了宗教,宗教的書也解釋不了科學,可是(法輪)大法卻把這些全部講明白了。

那時我並沒有病,人生也不失意。讀了書後我發現,哎喲,這是真理!那時雖然說走進來(修煉)的想法沒那麼強烈,但是會說肯定是法輪大法好啦。

記者:你看了《轉法輪》等法輪功著作之後,就認為這個講的都是真理、都是最好的,那個時候你就已經決定要開始修煉了嗎?

醫生:說來很慚愧,那個時候很年輕,覺得這個大法那麼好,但是我也知道,你要修就得好好修,很多壞事你就不能幹了,我就想:咱們等等吧,趁年輕還幹甚麼吧。但時不時會看書。

記者:之後就到了九九年,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了。當時你是在中國大陸吧,那個時候是甚麼感受呢?

醫生:「四二五」的時候我在網吧裏上網,那時中國的平面媒體被中共控制的很嚴,相對(來說)網絡(媒體)還不像現在控制得這麼厲害,它只是說法輪功「聚集」中南海,沒用官方媒體「圍攻」(的說法)。我一看,當時以中國人這種判斷,就想說,那得趕快煉了,不煉的話,過兩天不知道出甚麼事兒。然後我下來我就去找煉功點,基本是從「四二五」開始真正走進大法修煉的門吧。

記者:對很多人來講,中共開始搞運動之後,就有各種各樣的負面宣傳伴隨著,所以比較消極、逃避。你那個時候沒有被這個影響,反而認識到得趕快煉了、不煉就來不及了。為甚麼會是這樣的想法呢?

醫生:中國人畢竟受共產黨的迫害,大家都有這個陰影,大家都是這樣一輩一輩過來的。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中共對「六四」的講法肯定不是真的,我們家族中也是有人有相對比較高的共產黨這種社會背景,家裏有參考資料。我記得六、七歲的時候我就知道,中共給高幹看的東西跟給老百姓看的東西絕對是不一樣的。「六四」時各國的廣播電台也是和中共官方講的完全不一樣,還有我周圍有人去北京上學,也知道很多這方面的事情。那時候就知道,中共在講不好的事情,你得反過來看。

我就想,你有你的想法,第一,我肯定得挑對自己最好的東西去做,幹嘛要聽你的?再有一點,法輪功給我的,中共肯定不能給。比如說,我成績好,各方面比較優秀,它會拉你入黨,但在我沒有這些東西時,它不會理你。從這個角度講,人很實際的,肯定挑對自己最好的東西去做,所以中共講甚麼,我從來沒往心裏去,鎮壓開始,我沒有覺得中共講甚麼應該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

記者:你沒有採取迴避法輪功的態度,還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嗎?

醫生:因為迫害剛開始那年剛得法,肯定會堅持修煉。後來有老學員給我看經文,開始去看明慧網,看到各地那些老學員他能夠在這麼大的壓力面前能夠走出來,而且有的人的心得體會他就寫這是在衛護宇宙的真理,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從大法中受益,他想到的不是自己。就這種很崇高的體會,你看了以後認識上會有一個改變,逐漸逐漸你會覺得自己不應該採取消極、躲起來這種態度。後來就有我的辦法,在中國大陸出去發真相材料,向同學朋友講清真相。逐漸就開始這麼做,這也是經過一個過程,但是也並沒有做到應該做到的那種程度。

記者:你來到美國快十年了,像你這樣風華正茂的年輕人,來到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還是繼續選擇修煉遭中共長期打壓的法輪功,你的親朋好友理解嗎?

醫生:開始的時候當然是會(不理解),畢竟是他們會害怕,再一個是擔心孩子的前途受影響,哪怕你到海外。後來呢,他們逐漸會去接觸真相,家裏人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他不跟你講,但是他心裏知道好壞。另外最簡單的,從家人角度講,你不抽煙不喝酒不幹壞事,一路很平穩的走下來,他自己心裏面會有一個衡量。

再一方面,我進的那個專科,不要說中國人了,美國醫學院畢業的要想進都非常難的,全國大概就一、二百個位置,幾千個人申請。非常難進。不是說像中國人想的你做的好點人家就要你,你也不是美國畢業的。如果不修煉大法的話很難想像,只能講這是修煉大法帶來的福報、命運的改變。這是我親身走過來的,按照常理講這種事情根本解釋不通。

記者:家人對你現在的狀況非常滿意的?

醫生:從這方面,從學術成就上來講,人在乎的不就是這個嗎?另一方面,我修煉,我太太也修煉,我太太人也非常好,我們家庭很幸福。他們從這另一方面也沒甚麼說的,他們會比較滿意。

記者:經過這十多年的修煉法輪功之後,你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甚麼?

醫生:最大的改變就是真正勇敢的面對自己不好的缺點。一般的人不管他成就多大,你比如說最好的教授或者是最成功的商人企業家,你要說他不好,或者對他進行批評,他一個會不高興,另外一個會還嘴。一般人就是這樣。法輪功教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問題你去找自己的問題,我發現這個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做起來非常難,但他的確對一個人的道德素質和心靈有很大的提高。所以這一點是非常獨特的,是直指人心的,而且他確實是讓你整個人不管是從身體上還是思想上得到很大的昇華。

記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問題的時候去找自己的問題,這方面有沒有具體的例子?

醫生:最簡單的例子,在工作環境裏,我們這一行都是老的醫生帶年輕的醫生。年輕醫生你被講不好的時候你心裏會不高興,有時你會回嘴。但有很多人礙於面子或者為了將來的前途他會強忍,但過後他會(去講)其他人(的不好),一代對一代,等你變成老一代時,會對下一代還回去。你修煉了的話真正會想,他要講我,第一個不會覺得自己受甚麼委屈,還要想我是不是真有這個問題,然後要真正的忍下去,然後再提高自己。一般男的年輕氣盛,這很難了,這是真正的修心的時候,法輪功教你為甚麼要這樣。

再有一種是對下,對病人。有的病人非常難纏,這個事情那個事情。當你比較累或比較煩的時候,你還能不能和顏悅色?像古人那樣講大義,去體諒他,站在他的角度,去想他為甚麼要找你,他哪裏不舒服。你要能這麼想的話,不修煉的人很少,除非他有這樣的價值觀。而這些都是我修煉了後知道要怎麼去做人,這是自願的,而且是自己要去提高的,這些方面不修煉很難知道這個道理。

記者:十多年,法輪功學員對信仰的堅守、對道德的堅守,堅持講真相,法輪功學員是付出了很多。

醫生:你說我真正失去了甚麼沒有?沒有。該做甚麼還做甚麼。我們家也不小,我也有自己的車,雖然現在還沒有那麼富,但是我們想要甚麼也不缺的,而且將來醫生畢業那薪水也是很可觀的。我並沒有覺得修煉會讓你少了甚麼,而這其中人的昇華,精神上的愉悅;而且在講清真相的時候,你讓很多人了解真相,有了正確的選擇,那些人本身是很高興的,你付出的這些跟你得到的沒法成正比的。

記者:你剛才講你拿了兩個博士學位你覺得很輕鬆,可是你會覺得修煉其實是挺難的。那麼在你修煉過程中,有沒有因為比較難而猶豫甚至動搖的時候呢?

醫生:早期的時候都會有,因為修煉是一步一步的。修煉時,在我個人沒有說在小學生時要拿中學生的題目給你做。開始的時候,比如說碰到困難你要怎麼去面對啊,你要怎麼去克服你的情緒,堅定你的意志,按照正確的往下做,這本身就是修煉的一部份。實際上過程中是越來越好,或者說越來越堅定這種決心,不是今天一下子要達到這種程度。

整個的過程,只要你有心要修,有這麼一顆心的話,其實師父都會有安排。這個修煉真的也是師父一步步看護過來的,已經是相對很容易了。法輪功這一門大道至簡至易,你不用出家,你只要去看書,生活中的一切他都可以給你來修煉。

記者:從你的經歷和感受當中,你現在對那些還沒開始修煉法輪功,或者是對法輪功了解還不多的人,有甚麼想要說的嗎?

醫生:一般人自然而然就會說:你是不是要讓我來煉功?你是不是有甚麼想法?這個完全不是。八零年代後這些人,自我個性都很強的,你越講這個他越反感。我當時也不是有人對我怎麼樣,就是給你一本書讓你自己看,然後我看了後,我覺得說我找到了真理。

其實大法弘傳,從九二年開始都快二十年了,在迫害之中也有超過十年了。實際上還是有各個階層的人在往裏走。一直沒有停過,(其中)很多是高階層,或者是很有成就的。人家只不過不講,或者是自己比較低調。如果你看過法輪大法的書,你有自己的選擇,那是個人的選擇,大法也沒有要求人人都來修煉,修煉是自願的。但是如果你不看,或者你根本就是不去了解,或者帶著偏見,或者聽了中共講的甚麼你帶有自己的看法,那這就很可惜、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比如說從我們的職業道德而言,這件事情出現了,我不告訴你的話,就是醫生的職業道德問題,要求你講實話。在這一點上,希望你自己去看《轉法輪》,自己去了解,你了解以後再去選擇。如果不了解的話,那個人的虧吃得真的是很大。

記者:謝謝你接受明慧網的採訪。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0/4/26/11635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