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調查還是威脅?(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河北省淶水縣16歲的中學生曲建國,身患骨癌。他在北京積水潭醫院和水利醫院接受治療,頭髮因化療脫光。為治病傾家蕩產,學校的師生又為他捐款,後來只有回到家裏等死。在這時他學煉了法輪功,病竟奇蹟般的好了,頭髮也長出來了。孩子為了感謝法輪功,親筆寫下了一篇文章發表在明慧網上,還配發了自己的照片。


曲建國康復後的照片

他的事在當地造成轟動,可是同時也驚動了專司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河北省保定市「610」責令淶水縣「610」、公安局對曲建國事件進行調查。調查的結果老百姓無從得知,但是曲建國家的大門卻緊緊地閉上了,全家人不敢接受任何人的來訪。顯然小建國和他的家人受到了來自中共當局的威脅。

按照常理,民間出現了老百姓都關注的事件時,做出實事求是的調查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做到的,特別是對那些真實反映民意民情的事件,正確的調查與合理的疏導也是維持社會穩定的最佳途徑,甚至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妙方。從這個角度上看,老百姓真的樂意這樣的事情能引起政府的注意,如果有專家來調查的話,不就可以把好事弘揚或把謠言平息了嗎?

但是老百姓還真的怕調查,因為相當多的事件往往在調查後都變了性,本來是好事,一調查卻變成了壞事。主要原因就在調查者,因為調查者在調查之前就已經給事件定了性,然後根據定性進行調查。就拿曲建國這個事件來說,應該調查甚麼?不應該調查小建國的病歷嗎?他得的骨癌是真是假?學校為他捐款,有沒有這回事?你說煉法輪功好的,怎麼好的?當時有甚麼反應?法輪功的書籍你能看得懂嗎?有沒有心理誘導的作用?如果想進一步調查的話,可以拿著病歷,甚至帶著小建國一塊到北京,找到曾為他治療過的專家認證一下,讓專家們談談自己的看法。為甚麼全世界都解決不了的醫學難題煉法輪功就好了?這該如何解釋?

實事求是的調查就應該這樣。可是中共怎麼調查的?它除了問小建國是跟誰學的法輪功,怎麼上的網,為甚麼不聽「黨」的話還煉法輪功之類的問話,它還能問甚麼呢?最後肯定少不了來一句:以後可不准亂說了,絕對不能再和煉法輪功的有任何來往。

老百姓對這些都心知肚明:這不明擺著不讓人說實話嗎?這哪裏是調查?分明就是恫嚇嘛。

還有一個調查更荒謬。據明慧網3月12日報導,遼寧省清源縣英額門鎮椽子溝村的徐大為,死時才三十五歲。徐大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重判八年。在監獄他受盡各種酷刑,被長期戴手銬腳鐐、毒打、上大掛、強行灌食、膠皮管子打、針扎、電棍電擊等。2009年2月3日,徐大為被釋放時,已是頭髮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滯、不認識家人了。


徐大為被迫害前幾個月


徐大為被瀋陽東陵監獄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上有多處電擊印痕,臀部皮膚壞死。


徐大為善良、正直,曾在瀋陽市的飯店當廚師

徐大為身上有多處電棍電擊的印痕,手腳浮腫,右腿膝蓋和腳踝處有傷疤,臀部皮膚壞死,呈黑紫色。大為被接回家後,蹲在牆角,不敢動。家人告訴他:「到家了,別害怕。」他時而清醒,時而糊塗,清醒時說:「監獄給打針,打精神病藥。關黑屋。打我,用拳腳打。」

家人將大為送進醫院,醫生說:「人已經不行了,心臟衰竭,驗血時抽不出血,皮膚僵硬無彈性,這種身體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早已錯過了醫治時期。」徐大為從監獄回家僅十三天,2009年2月16日離世。

大為是村民們公認的好小伙。家人一直為他鳴冤申訴。五個村的376位普通村民也聯名簽字致信政府,支持家人申訴。有一位鄰居大爺冒著嚴寒去幫助徵簽;另一位六七十歲老大爺說:「讓我簽一百次,我也簽。」有一位瀋陽的老闆去那裏做生意,正趕上簽名這個事說:「我得簽,這個事我得支持。」這麼多民眾的簽名引起了當局的恐慌。

按照最基本的常理,有申訴,政府不該去調查落實嗎?特別是對引起民憤的事件,哪能僅僅是走走過場,轉交一下手續就完事的嗎?要真的調查起來也很容易。大為在哪個監獄呆過都是有記錄的,監區長是誰?大隊隊長是誰?中隊長是誰?和誰在一個房間?打人時犯人參與沒有?醫生打的毒針受誰的指使?不應該這樣調查嗎?

可是中共的調查卻完全不是這樣,而是拿著申訴狀上376名村民的簽名去挨個錄口供:誰找你簽的名?你認識徐大為嗎?最後來一句「你不要參與這事。」 這就是中共的調查!中共打著調查的旗號,把自己的企圖完全罩在了民意之上。

這些只是一時一事的調查,中共對法輪功打壓前的調查更是完全顛倒了黑白。1997年和1998年連續兩年,羅幹要求各級公安對法輪功展開秘密調查,並內定法輪功為「×教」。這種「先定性,後調查」的目的是顯而易見的,就是要搜集栽贓法輪功的「證據」。眾所周知,中共迫害法輪功剛一開始,全國幾乎所有的媒體連續多天連續播出法輪功「危害社會」的所謂「證據」。這些所謂的「證據」從哪裏來?不都是中共「有意」的調查得到的嗎?

其實,在羅幹展開對法輪功的「先定性,後調查」的同時,還有中共體制內的正義人士對法輪功所作的客觀的實事求是的調查。這樣的調查一對比,人們就知道誰真誰假了。

1998年上半年,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到長春視察了法輪功修煉的情況,中央電視台的播報就是一個明確的信息。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10月20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這年的下半年,由前人大委員長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詳細的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中共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可是,所有這些真正意義的調查卻全部被中共忽略了。特別是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迫害十年的情況下,所有由中共組織的對法輪功的調查全部都是為了更加惡毒的迫害。何止是法輪功,對任何人、任何事的這種先定性、後調查的所謂調查都必然是歪曲事實的。這就是中共所慣用的欺詐手法。您還相信中共那一本正經的調查嗎?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8/221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