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打印機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二零零九年初,我買了一台佳能4680打印機。當時做神韻光盤、做真相資料的願望很強。當打印機又快又好的打印出精美的資料,心裏美滋滋的,心想這小東西真好用,同時又想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同修遇到過打印機故障呢?有一種歡喜心。

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我陸續遇到過幾次打印機故障,黃顏色總是出不全,一道道的,真難看,影響了打印效果。當時意識到是自己的色心招致的干擾,就正念清除,經過一段時間打印機恢復正常。但很快又出現反復。最後基本上不能打印正常的顏色了,心裏很沮喪。

我覺的不是打印機的問題,一定是自己的修煉有問題,因為打印機出現問題的這段時間,自己不精進。於是發正念、學法,求師父,讀法給打印機聽。這個過程也看出來,我是抱著解決問題的心態在做這些事,就像為了治病而修煉一樣,學法也沒入心,問題也沒解決。

眼看要推廣二零一零年的神韻光盤,著急打印封套,只好拿到店裏修理。修理工一時查不出毛病,我意識到拿到這裏修理也要配合發正念,於是正念清除干擾。最後修理工說是打印的太少,長時間不用,連供的墨水沉澱堵塞了。換了黃色墨水,清理了機器,一切正常。我如釋重負,搬回家來,心想這回可要好好愛惜它,多打印真相資料,讓它充份發揮它的作用。

誰知到家一試,甚麼也打印不出來,甚麼噴嘴檢查、清洗呀,打出來的基本上就是白紙。我一下傻眼了。為甚麼?明明是修好了的?這個狀態也太離譜了,怎麼會甚麼也打不出來?我知道不能指望常人了,修理工已經做了他的工作,這個機器在這個物質空間是沒有問題的。我與同修切磋,同修勸我別著急,放下這件事,好好修煉。經過同修與打印機溝通,它能夠打印黑色了。但是彩色毫無蹤影,好像它壓根就是一台黑色打印機。

在法理上我也不清晰。一方面認為是我有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干擾,應該放下執著,符合不同層次的要求;一方面又認為這樣想是承認了干擾,應該無條件的清除,因為我要做的是最重要最正確的事,我的執著應該在師父的安排下去掉,任何執著都不能是邪惡干擾我做真相資料的藉口。可是又覺的這樣想好像又在掩蓋執著。我和打印機溝通,請她不要用舊勢力的辦法幫助我,我需要打印真相,我請她和我一起來做真相,這是一個生命最大的榮耀,可是她沒有反應。我也想或許有甚麼邪惡的生命在那裏搗亂,因為我長期發正念都做的很差,可我一時又沒信心,感覺清除不了。

我無奈沮喪。只好放下這件事,從別的同修那拿資料。一天中午,我在電腦裏放二零一零年神韻晚會,因為很喜歡其中的一首歌,就反覆聽了好幾遍(後來意識到,這樣看神韻是不應該的,應該連續完整的看)。一面又打開打印機試試看,心裏也沒報甚麼希望,這些日子也想過她甚麼時候能正常打印呢?是怎麼一種方式使她恢復正常呢?甚至覺的打印機能像以前一樣正常打印都遙不可及了。

在歌聲中,打印機隱約出現了一點點顏色,我就清洗了一遍。只覺的歌聲是那麼美,又是那麼震撼,我也跟著輕聲的唱,清洗完,檢查噴嘴,一切正常!久違了的清晰美觀的顏色出現在我眼前。

那一刻,我痛快的哭了起來,我為神韻的歌聲中所蘊含的慈悲所感動,為這偉大的佛法威嚴所震撼。我知道,不管我有甚麼執著,不管打印機受到甚麼干擾,不管是甚麼生命在以甚麼理由阻止我用打印機打印真相。

打印機真是我修煉狀態的反映。去年初因為我做真相的願望很強烈,打印機也配合的很好。後來隨著我越來越不精進,打印機的狀態也越來越差。今年對推廣神韻晚會光盤甚至都感覺到壓力,不是發自內心去救度眾生,而是覺的是責任,不做不行的心理。《喚醒》這首歌真的喚醒了我麻木的心,我一遍遍的聽,一遍遍增強著講真相的願望和信心。在一個生命發自內心要同化大法、履行職責時,一切的魔難,一切的困擾都無條件的讓路了。

我知道這是師父又一次加持我,給我信心,讓我快些追趕。我相信我的打印機再也不會出問題了,因為我和她都懂的了「講真相,救人急」。通過這件事,我也又一次體悟到了甚麼是去除人的觀念,甚麼是正念,也給我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提醒我再也不能懈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