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國保支隊楊丹蓓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楊丹蓓,女,四十歲左右,離異,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大隊長。一九九七年,其兄、警察楊毅東因公殉職,楊丹蓓接班進入公安系統。一直在幕後從事特務工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為搜集所謂法輪功情報,她曾混入牡丹江某煉功點,與法輪功學員一起晨煉。楊丹蓓在幕後長期監聽法輪功學員的通話,在法輪功學員家中偷放竊聽器。

這裏值得說明的是,當年就有市委某機關書記、市公安局的,派出所的,甚至國家安全局的學煉法輪功,他們當中也有帶著調查法輪功的「特殊任務」而加入煉功人的隊伍,但對法輪功的深入了解和修煉使他們成為了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修煉法輪功的市委某機關書記,在一次講真相中被派出所劫持、被抄家,市委專門開會:放人回家。

然而,為了撈取升官發財的政治資本,楊丹蓓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勒索,甚至指揮警察綁架去法院旁聽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親朋好友。

因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賣力,二零零八年被公安部授予所謂的二級英雄模範稱號。那麼,二零零八年,楊丹蓓都幹了些甚麼?

一、參與綁架、勒索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牡丹江國保支隊楊丹蓓等人,到家住陽明區二中附近的殘疾人大法弟子小平家中,沒有任何手續,掠走電腦和打印機等,至今不歸還。

零九年十二月上旬,楊丹蓓帶人綁架了牡丹江河道管理處法輪功學員徐文媛(音)女士,掠走一台筆記本。徐文媛被敲詐勒索數千元,才回到家中。再次見到徐文媛時,發現她的眼眶青腫,當時原因不詳。後據知情者透露,是楊丹蓓用肘部擊打的,致使徐文媛眼眶青腫。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上午十點鐘,牡丹江市國保楊丹蓓、李國軍和派出所彥姓警察以有人舉報為名,闖入北安法輪功學員溫秀琴家中,亂翻東西,搶走溫秀琴家中的個人電腦、mp3,並將溫秀琴強行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邵燕,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正在單位工作,楊丹蓓等來到其單位強行將她抓捕,並非法抄家,將其私有財產如電腦等掠走。稍後她被勒索三千元現金,於次日被放回。

不僅如此,楊丹蓓多次組織參與綁架、抄家,還長期監聽法輪功學員的通話。有的數年前的通話都記錄在案。

二零零三年,所謂的公安人員趕走了大法弟子佗文霞對門的鄰居,強行住進鄰居的房子,二十四小時監控,誰去了佗文霞家他們就跟蹤去查。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國安特務一行四人,利用牛小娜外出不在家時,指使派出所警察騙其父親離家到派出所,警察非法打開房門,安裝了竊聽器,記錄下了去牛小娜家的法輪功學員,還竊聽電話,非法抓捕記錄中的大法弟子。致使牡丹江市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抓捕,五十餘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其中二十八人被非法批捕,多人被非法勞教。

二、參與指揮非法拘捕到法庭旁聽的民眾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牡丹江市西安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趙伯亮及其岳母張玉華、李永勝和李海峰。庭上驚曝,法輪功學員李永勝被牡丹江國保大隊彭福明上繩酷刑折磨。

在庭外,國保大隊惡警隊長李哲、彭福明和楊丹蓓策劃更大範圍的迫害,他們調動國保大隊數十名公安強行綁架前來旁聽的家屬和煉功人。

當日上午約九點三十分,法院院內有人開始對站在法院門外的親屬與煉功人錄像。十點半左右,在法院門前的街上,公安警察把兩邊的路用車堵上,造成三、四百米長的街面成了禁行路,把所有站在路兩邊的煉功人和家屬圍了起來往路中間驅趕,這時參與攝像的人已有七、八個,路東面有一輛大型豪華客車和五、六輛警車開到距法院大門百米處,車上下來約四十多名後背印有「特警」字樣的警察,他們開始往停大客車處攆著站在路上的人,當家屬被包圍到客車附近的時候,警察和便衣便開始抓人,並將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的親人強行塞入警車帶走。

三十三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被綁架後在牡丹江公安局遭到了刑訊逼供。被問到牡丹江參加旁聽庭審是誰組織的?是不是想「圍攻法院」?男性親人被暴打後,如不回答問題或講道理的,就加重迫害。他們有的把臉、眼睛打的青腫,有的把鼻樑打斷、有的衣服被撕扯壞、有的遭到上繩等酷刑折磨。這些家人被公安非法關押五十二小時,晚上有十二人被強行體檢,十人於當晚強行送牡丹江看守所。

整個綁架過程由「六一零」指揮、牡丹江市西安區法院和市公安局國保具體實施。參與綁架的還有牡丹江市國安、法院、報社、電視台和便衣約一百多人,其中警察一百人,各類警車、黑車數十輛。楊丹蓓就在其中參與指揮。

當天晚上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所在地「六一零」(江氏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機構,凌駕於法律之上)和公安接到通知,對被綁架的煉功人採取突襲的辦法砸門撬鎖入室抄家,搶走大量私人物品。

兩個月來,在牡丹江公安沒有給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家人多次去牡丹江要人、看望親人都被無理拒絕,當問到甚麼原因不放人時,牡丹江公安局國保的彭福明和楊丹蓓說是家人來聚眾鬧事、圍攻法院、阻礙交通。當謊言被家屬一次次揭穿後,他們無言以對。

最近他們又說:現在放人的事不歸我們管,省政法委和「六一零」不讓放,你們這事兒鬧大了,中央都知道了。而在背地裏牡丹江公安讓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多次給家屬打匿名電話勒索錢財,價位在五千到一萬元。公開說拿錢往出買人,送錢就放人、不送錢就折磨他們,把人整沒了。家屬幾次去牡丹江看守所給被非法關押的親人送錢買必備的日用品,國保的人都不讓。被關押的親人中,有的不讓穿外衣和鞋襪,有的連手紙等日用品都沒有。

這些製造綁架案的所謂執法者,濫用職權,他們的違法行為給幾十個家庭造成了極大的精神痛苦和經濟上的重大損失。

沽名釣譽的楊丹蓓實則危害一方百姓。

正告作惡者警醒

據悉,由於國保的特殊性,尤其像楊丹蓓等國保人員,都能在第一時間看到明慧網的內容,也了解法輪功!看過《九評》,甚至自己知道的比《九評》中敘述的中共的惡行還要多。

其實,不論相不相信惡有惡報,身邊發生的事實總該引起思考吧:有的國保人員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大齡,婚後數年無子,得知有孕後倍加小心,可是夜審法輪功學員,見紅而流產;有的半夜審法輪功學員,此時傳來母親被查出癌症,殃及家人!牡丹江市國保大隊的喬平就曾對人講,「自從打壓法輪功以來,經常腳疼、頭疼、渾身疼。」都這樣了,為啥還不警醒?!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