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利用手機講真相的過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以前我講真相主要採用發真相資料、郵寄真相信件和面對面講真相幾種方式。在這過程中,我總覺得還有遺憾,我在常人中的學歷較高,各個期間的同學很多,有時還參加行業會議,每次會議都會有通訊錄,不能一一和他們講真相,總感覺很內疚,因為他們都是和我有緣的。打電話和發信息都是能和他們講真相的好方法,但我對手機等通訊工具的知識了解不多,再加上我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彎路,和同修接觸少,一直認為這個項目技術難度大,在大陸用電話講真相不安全等,認為打電話是海外同修的事,導致所做的就是把同學、同事等的通訊錄發到明慧網,寄託於海外同修能給這些可貴的人講真相。

後來我上明慧網,發現國內早有學員在採用電話講真相了,我就想自己一定也要學會。我先從明慧網下載了《手機短信群發實用技術手冊》和《手機撥打真相語音電話技術手冊》,按上面的方法到天地行下載了所有需要的軟件、購買了手機和讀卡器等必備物,然後按手冊上講的方法將手機設置好了。我發現原來做這一切並不難,以前是自己的觀念把自己障礙住了。我雖然學歷較高,但不年輕了,對電腦、手機等不熟練。我把這個經歷講出來主要是想告訴想開展這個項目的同修,千萬別讓觀念把自己障礙住了。

開始利用手機講真相後,我發現不但可以了卻和同學、朋友講真相的心願,還可以接觸更廣泛的人群。為了防止邪惡跟蹤、定位,我將平時收集到的號碼和用號碼魔方通過段號得到的號碼混到一起,再採用號碼魔方亂序後,每五十個一組形成數據庫保存到加密盤備用。我一般把自己的號碼(指用於發真相短信的號碼,不是平時用的)放到每組號碼的最後,用於測試短信是否成功發送。

真相短信全部來自每天明慧網上的報導,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內容:

(一)揭露當地迫害,曝光當地邪惡。從每天明慧網上選取材料,給當地民眾發送,民眾可能對當地的迫害更關注一些。比如清華大學柳志梅被打毒針迫害致精神失常,我向柳志梅的家鄉山東省萊陽的民眾群發了這個消息。號碼一部份是用號碼魔方通過段號形成的,我輸入的是煙台的段號。另一部份是從網上搜的,如三青村或萊陽市的號碼,這些更接近柳志梅的家鄉。

(二)報導神韻全球巡演盛況。在大陸不知道神韻的還很多,收到這方面信息的民眾,以後如有機會得到神韻光盤,應該會容易接受一些。也是從每天明慧網取材,主要發給普通民眾,從號碼魔方通過段號隨機獲得號碼。

(三)報導大法洪傳,包括各地學員洪法、講真相的活動等。如「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台東縣都蘭國中舉辦校慶開幕典禮。全校一百多位學生表演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動作整齊、優美祥和,讓家長和來賓十分讚歎。」

(四)報導三退情況。如原瀋陽宣傳部聯絡部長張凱臣退黨消息等,我也是隨機群發的,但我有個朋友收到了,他已經明白真相並做了三退,收到真相短信後更堅信三退是正確的選擇,過年回家動員他家中親人也退了。通過這件事我明白了多渠道講真相有利於在世間形成正的場,這對世人的改變是很大的。

我也打真相電話,第一個電話打到了鄉下,接聽電話的人將「西班牙訴江」聽了兩遍,給了我很大的鼓舞。

我用手機講真相的時間還很短,由於信息都是取材於每天明慧網的消息,比較新,基本都能發出去,一個內容一般發五十條左右。

個人很淺的一點認識,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