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經貴州中八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種種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明慧通訊員貴州報導)下面是一位兩次在貴州省中八女子勞教所遭受種種野蠻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敘述她的親身經歷。

2002年9月19日我散發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資料,被中共惡人陷害,遭到中共邪黨非法勞教三年(2002年9月至2005年9月)。2007年7月27日又被邪黨非法勞教一年(2007年7月至2008年7月)。

在貴州省中八勞教所邪惡的黑窩裏,我飽受著顧新英、焦霞、袁芳、冷玄等惡警為首的邪惡迫害,其手段不盡其極,完全剝奪著法輪功學員的說話權利和生存自由權。勞教所惡警對我身體、精神、物質生活、親情等進行全方位的百般折磨、摧殘,從中共邪黨各機構至社會上道德敗壞、沒有良知的那些個犯人中,能利用的都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警從殺人放火、打砸搶、坑矇拐騙、嫖娼賣淫、吸毒販毒的犯人中挑選的流氓當幫兇、打手,他們中如有被發現對法輪功學員稍有點善心、同情心的就立即被換掉,並以加期處罰;另選惡毒的、殘忍的來邪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邪惡警察們以減期、獎分來使幫兇打手們謀劃流氓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法輪功學員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下面是我如何遭受邪惡流氓們迫害的事實。特別是第二次我在貴州省中八勞教所裏遭受到的邪惡瘋狂的迫害。

我被綁架進入黑窩後,他們立即把我送進一個不見天日、不見人影的屋子裏。一開始,他們就對我施以肉體上的侮辱,扒光我的衣服褲子,全身裸露著強迫我做難堪的動作(所謂安檢),而後令我站在一小塊磁磚上一動不動,每天24小時不分晝夜的長時間站立,不許休息和睡覺,邪惡流氓為了方便監視我是否閤眼偷眠,就把我的頭髮剪得怪模怪樣。那些包夾、監視我的邪惡打手一個比一個凶殘,其中有一個遵義人的吸毒犯叫朱玄均(音),四十多歲。此人十分的歹毒、惡劣,她見我困,眼皮下垂,就氣急敗壞的揮拳猛打我,甚至脫鞋,或用生產物件一頭向我砸來,並叫囂著:「你欺負我,我要你生不如死,殺你都沒得錯……」罵個不停。

那些邪惡打手、包夾們每輪一次班都是兩個三個的,他們輪換著每分每秒都在盯著我,注視著我不許我動,他們每個都記錄著監視我的情況,嘴唇動一下都記錄著。而後惡警查看這些記錄情況,如果覺得他們手段不夠惡毒,就常召集打手、包夾們開會商討變換手段的加大對我的迫害。

勞教所邪惡們有一種叫「站殭屍」的迫害手段。惡警焦霞向打手們交代,令我「站殭屍」:雙腳齊齊並攏,兩手平起伸直抬齊和肩平行,不許有一點傾斜,要手直、腰直、腿直。時間長了,手、腰、腿痛也不許動,不許彎曲,眼睛也不許眨一下。開始他們不怎麼注視我,時間稍長了就注意的盯著我看,只要我動一下就對我拳腳相加,極力的拍打我手的小臂、大臂,並吼叫:「你要知道你是因為甚麼進來的,老實點,我們甚麼辦法都有,殺人、放火我們都幹,對你這樣根本不算甚麼,夠仁慈、寬大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打斷你的手。」在那黑窩邪惡的氛圍裏,根本沒有人性、正義、善良可言。雙手疼痛難忍抬不動還得抬,腰背脹痛還得站,直到站得頭也昏耳也鳴,腳、手浮腫很大,腳板一層層皮脫離後壞死,一塊塊的脫落下來,顯露出裏層的肌肉紅紅的、辣乎乎的,就這樣也不讓我休息一會,只是到吃飯的時候才允許蹲下來幾分鐘,還是不准坐下來休息一下腳。

當我把折磨的腳腫的穿不進鞋,手腫的十指不能並攏,腳、手都不靈活,緊邦邦的程度後,惡徒們又施一種手段進一步的迫害我,強制我蹲所謂的「軍姿」。我蹲不了一會兒,腳撕裂的疼痛而倒地,邪惡們一齊上來踢我、踩我,接著用更惡毒的手段,令我兩腳分開落地成「一」字形,我更是做不了,邪惡流氓雷建英等兩個包夾就強行拉開我的腿,他們用腳各自按住我的一隻腳。無論我怎麼疼痛都不准我出聲,如果叫出聲來,就把地布塞入我的嘴裏,我承受著劇痛,一身汗水濕漉漉的,覺得在生與死的夾縫中。

中共邪黨勞教所就是這樣折磨我、摧殘我,口乾得起泡也不給水喝,生理排泄還得打報告申請,得到批准後才能上廁所。這中間的等待也被邪惡利用來加大摧殘我的程度,使我飽受痛苦和折磨。有時幾天得不到上廁所,好不容易上次廁所,常常沒到兩分鐘就被連喊帶罵的逼著回來。要說洗澡、洗衣服,想都別想。(特別是女性,身體產生的分泌物結成硬殼,造成陰部和腿兩側紅腫、糜爛,疼痛難忍,內褲都無法提上。)但時間長了,包夾們怕我臭著她們,給我申請洗一次澡的時間都很短,簡直不是洗澡,只是淋一下水,洗澡和洗衣服一共15分鐘,甚麼都沒洗乾淨,手腳慢一點,拖延2分鐘,就甚麼髒話都罵起來。就這樣全方位的邪惡迫害著。那個黑窩裏,惡人每分每秒都在做惡,偶爾表面需要做點偽善都是為達目的,都滲透著邪惡的氣息,都離不開讓人痛苦的煎熬著。

除此,惡警顧新英、袁芳、焦霞、冷玄等三天兩頭的輪流來「審訊」和轟炸我,他們為了強迫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斷的對我進行威脅、恐嚇,袁方說要把我送到「北大荒」(後來聽說是一處被「流配」的地方)自生自滅,或重判我十年、八年,或呆在勞教所黑窩裏永遠沒有歸期,還要開除我兒子的工作。而且威脅我:何時何地都不許我把我在黑窩裏所受到的種種非人的迫害情況說出去,否則他們就把我抓回去繼續迫害。(袁方:男,在貴州省中八勞教所中充當對大法弟子進行精神迫害的打手,宣講邪惡杜撰的對法輪功迫害的謊言)
邪惡勞教所就是這樣從精神上、物質、身體、生活、親情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摧殘,從上層至下層層層的加以迫害。有的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更嚴重。

大法弟子陳再先,天柱縣城關鎮人,2006年6月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兩年。冬天冰天雪地,邪惡之徒強迫她穿一件汗衫,一條短內褲站在風口上讓寒風吹,一次有其他法輪功學員(所謂轉化的)說服包夾發發善心,給陳再先加一件衣服,避免身體凍壞。然而另一個包夾不允許,要得到上面的批准才行,令陳再先把衣服脫下,陳不從,惡徒就把她手打傷、打脫節,還不准誰知道,也不允許誰關心她、幫助她,現迫害得她手落下了殘疾,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大法弟子關富春,盤縣火鋪(音)人,堅持「真善忍」,不向惡人妥協,被惡人強迫在烈日下暴曬,長時間不准上廁所,只得屎尿都拉在褲子裏,也不允許她洗,後來由其他(所謂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幫助洗。

我在中八勞教所中所受到的非人折磨、迫害不計其數,這裏列舉的只是冰山一角,今天將這些罪惡揭露出來,讓世人知道,讓邪惡曝光,制止邪惡。在這裏正告還在行惡的世人:如不趕快懸崖勒馬,停止對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終將成為歷史永遠的罪人,將受到天上、人間的正義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