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溫家寶「言者無罪」被刪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中共門戶網站新華網在報導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去年的一次官方座談會講話中,刪除了他說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等十六個字(這四句是中共前黨魁最先引用為自己裝點門面的)。針對政府總理言論的被刪,網友議論不斷。

溫家寶為一國總理,其講話還被隨意刪節,可見中共政府對言論的鉗制有多嚴。其實這只是網友從他去年在中共理論刊物《學習與研究》上刊登的他的講話稿的對比中發現的,那沒被發現而被刪除的其它的講話或文稿肯定還有不少。作為中國總理的身份被鉗制言論的先例可以說是屢見不鮮了,其前任朱鎔基的話語權也曾被壓制過,我們舉個例子。

由於中國科學院科痞何祚庥無端滋事,在媒體上對法輪功惡毒攻擊,法輪功學員有用書面形式直接向朱鎔基反映事實情況的。在天津公安非法抓捕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並進行毆打的情況下,引發了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萬人大上訪。朱鎔基見到來訪的法輪功學員,親自指認了三個代表,並帶著他們朝中南海西門走去。他邊走邊大聲問道:

「你們反映的情況我不是做了批示嗎?」

「我們沒有看到呀!」法輪功學員愕然的答道。

朱鎔基此時也才知道他作為總理的批示竟然有人敢扣壓下來。那麼是誰有這麼大的權力和膽量?事態的發展告訴人們只有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才有這樣的機會。因為總理的批示要經過公安才能息事寧人,而羅幹正在刻意的尋找定法輪功為×教的證據。分析家們普遍認為,這是羅幹借扣押朱鎔基的批示向中共黨魁示忠的行為。朱鎔基的一句無意問話道出了中共內部邪惡勢力構陷法輪功的黑幕。

當然有些話不是不能夠刪除,甚至作者本人在另行發表時也要重新作一修改的,這應該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有些核心的東西就是不能刪除的,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這十六個字。這幾個字對中國人來說可以說是耳熟能詳的了。儘管中國人也都在鐵的事實面前認識到了這是中共黨魁的自說自話,藉以表明自己的寬宏大量而已,可畢竟這幾句話說出來能達到自我漂白的效果呀。可是現在連這樣自詡的話都刪了,也難免叫人產生聯想了:噢,這樣的話都不能說了,那還說甚麼?看來可真是「知不能言,言必有罪」了。

當然了,你要按照中共的要求去說,或對中共極盡諂媚歌頌之意,那樣的言者不但沒罪可能還有賞呢。可是這句話表露的恰恰包含相反的方面,你不對著中共的胃口去說,當然是「言必有罪」了。

其實還有相當一部份人被中共的忽悠所迷:現在不就是言論自由嗎?你看我甚麼話都敢說,發表個奇談怪論、打情罵俏呀,甚麼不能說呢?中共鉗制言論的花招就是這樣掐一頭、放一頭:低俗牢騷的話隨便說,這是它言論自由的假象;真正表露獨立見解的話一概封殺。不信,誰在媒體上說一句同情六四的話試試,馬上就給你銬起來。

這麼多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栽贓還少嗎?對法輪功學員的勞教判刑有時就一個字啊。說句「煉」就判刑,發個傳單就判刑,喊句「法輪大法好」也判刑。這樣因言獲罪的例子比比皆是。

其實溫家寶說不說那一句話都一個樣,新華網刪不刪也都一個樣,只是它這一刪除倒更讓人看出其流氓的本質來了:中共現在可是連遮羞布都不要了。這就是中國的社會現實:知不能言,言則有罪。

中共現在為甚麼連「言者無罪」的話都不敢提?那還不是敢言者太多造成的嗎?中共唯恐民眾說開了頭,特別是在中共高層內部專門對著中共的軟肋去說,處在政治信任危機中的中共將何以招架?而對於中國現在興起的三退大潮,民眾的勢頭正猛,敢言者越來越多,普通民眾的話語權正在被他們自己爭取過去,中共還怎麼敢再說「言者無罪」的話?這才是新華網刪除溫家寶「言者無罪」言論的根本原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