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的美好人生從修煉開始(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北採訪報導)綿密密細雨已經停歇好一會兒了,從躲雨處走出來人行道上的旅客漸多。方福杉緊緊舉著講述法輪功無辜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展板,不肯抽點時間放下手上的展板,以便脫掉身上的雨衣。他不想因為脫掉雨衣的空當時間,而讓路過的行人失去了解真相的機會。

「還沒修煉法輪功之前,我的身體很不好,脾氣暴躁,家庭關係很緊張,婚姻也曾因此出現危機。修煉後,我身體變得很健康,精神清朗愉快,家庭非常美滿。」方福杉說:「我在法輪大法中得到那麼多,非常感謝李洪志老師慈悲為我做這麼多,給我這麼多,用盡所有言語都無法表達的好處。而我能做的就只有這麼一點點,我要用親身的體驗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是錯的、是邪惡的。希望世人明白並且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


方福杉因為修煉受益無窮,所以要告訴世人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

事業有成 身心卻飽受折磨

方福杉生長於台東山區,中學畢業後便到台北都會的針車廠當學徒。由於勤儉好學,隨著年齡與經驗日長,漸漸獨當一面,具有研發針車零件的能力,即將步入中年之際,便有了自己的工廠,月入幾百萬。算得上事業有成的方福杉卻非常不快樂,他身心飽受折磨。

二十歲那年,方福杉發覺皮膚發癢,用手直摳也難緩解,於是越摳範圍越大越嚴重,後來全身都被傳染遍了,簡直「體無完膚」。醫生診斷是「慢性濕疹」,說是無法治癒。方福杉說:「發作起來很難受,會癢、會鑽、會痛,感覺裏面有東西在動在鑽,覺得渾身很不舒服。中、西醫都看過,藥都吃,針也打,甚至俗稱‘美國仙丹’的禁藥類固醇也施打,一支五百元,但都沒用,打完後三、四天,頂多一個星期又復發。」

此外他還常突然眩暈,眼前完全漆黑看不到東西,經常在路邊拜託友人幫忙把車子開回家。家人說是中暑,用民俗土法抓抓肩頸的筋絡,刮刮痧,一、二天就好轉,但不久又是無任何預警地再度發生,周而復始的數不清次數。

婚姻、親子關係緊張 幸遇大法解危機

不知是否因為身心不適以及事業壓力的緣故,方福杉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脾氣非常暴躁。有次某位客戶向方福杉強勢爭取方福杉所開發的針車零件售價,意欲排擠其他客戶販售,藉以獲得超額利潤,方福杉與他一言不合,倆人爭吵到大打出手,雙雙掛彩。

方福杉承襲長輩傳統觀念,用打罵的方式管教小孩,但是出手沒有輕重,曾經小孩因為不聽話被他用竹棍子打到遍體鱗傷。跟太太吵架則是家常便飯,從管教小孩、生活起居、社會時事及至生意事業等點點滴滴,看法不一就起爭執,倆人個性都強,吵起架來一樣兇悍,互不退讓,甚至爭吵到要鬧離婚。

修煉之前的方福杉,不止身體,甚至家庭親子與婚姻都在危機的風險中飄搖。他自問:我的人生究竟怎麼了?為了尋求答案與解脫,他進入某一法門達十年之久,但是所有情況依然周而復始地上演著,直到巧遇並且開始修煉法輪功,才有了撥雲見日的轉機。

拜讀《轉法輪》愛不釋手

二零零三年七月,方福杉和太太在永和四號公園看到法輪功學員煉功場面祥和整齊,煉功音樂聽起來很是舒服。夫妻倆靜靜聽著音樂,感覺非常殊勝。方福杉說:「我們看到旁邊展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圖片,覺得共產黨怎麼那麼壞,把人打得那麼慘,非常殘忍。」夫妻倆對法輪功有了初步的認識,也油然升起想要了解法輪功的渴望。

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幫方福杉請回《轉法輪》,拜讀幾頁他便已觸動不已。他說:「《轉法輪》裏面師父所說的一些事情,我感受到修煉的一些情形,我深深感受到師父講的是真理,感到這本書很好。」

那時的方福杉因為不願跟隨大家遷廠到大陸發展,將針車零件工廠收起來,轉業改在市場販賣水果。他對《轉法輪》愛不釋手,立即停止生意四天,一口氣把整本《轉法輪》拜讀了一遍,從此再也放不下這本寶書。連續捧讀三個月後,找到東湖一個煉功點,上了九天學法班,夫妻倆同時得法,雙雙走進修煉法輪大法中來。

老煙槍的煙癮不見了

方福杉笑談初學時的趣事。他所生長的山區生活,大都有嚼食檳榔的習慣,方福杉也不例外,從小檳榔吃到整個嘴巴由紅泛黑,牙齒都磨損了。此外,他還是個專抽純度非常濃烈的老煙槍,每天二包至三包,早晨起床必先抽完一根煙後才開始刷牙洗臉,明知對身體非常不好,但也習慣得過且過。

看到《轉法輪》裏師父講到有關戒煙的那段法理:「抽煙對人身體一點好處都沒有,這個人抽煙時間長了,醫生解剖人體的時候,看到氣管都是黑的,肺裏邊都發黑。」「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

方福杉對太太說:「我要戒煙了,明天就不抽煙。」隔天起床習慣性地拿起煙一抽就吐了,方福杉說:「當下心裏非常清楚是師父在幫我,很自然的就不抽了,從此再也不曾想起抽煙或吃檳榔的念頭,就這樣自然而然地戒掉了。」

痛苦萬分的病痛不藥而癒

至於讓他痛苦萬分的皮膚病和潛藏危機的暈眩,在他修煉半年之後就從未再犯。方福杉說:「我堅信師父所說的法理,決心要做個真修的煉功人,明白有病是不正確狀態,是在消除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心念轉變過來,一切也跟著很快地改變了。上完九天學法班後就很自然的沒再吃藥打針,身體不適的狀況卻越來越輕,拉開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不知不覺中突然某天發覺,奇怪自己皮膚病好久沒再復發,不但皮膚病,連突發的眩暈也是,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直到現在,再也不曾復發。」

不再爭名逐利 身心安泰自在

相較之前擁有自己的工廠,現在方福杉雖是做市場賣水果的小生意,但卻是身心安泰自在,既不爭蠅頭小利也不像以前那樣爭名逐利,時時刻刻把自己當成修煉人高標準自我要求,用真善忍的態度對待客人,對於客人的討價還價也不斤斤計較,童叟無欺,生意順遂,與周邊的同行相處融洽。

前陣子,方福杉大哥的朋友想在同個市場賣水果,看上他已經擺賣三年的攤位,不但要求方福杉出讓,而且還要他離開到別的市場去。因為不合常規道理,方福杉於是和大哥理論,回來車子就出狀況,方福杉馬上悟到自己沒守住心性,和人爭長論短,歸根究底是為固守自己利益的執著沒有放下的緣故。於是他坦然離開,改到別的市場去做買賣,生意一點也沒受影響。

家庭美滿幸福

修煉後的夫妻倆處事做人因為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導,凡事遇有矛盾能先向內查找自己是否有所不足,修正自己的言行舉止與個性脾氣,事事肯為對方著想,不再爭強的固執己見。尤其是方福杉再也不用打罵管教小孩,而是用真善忍的法理耐心與孩子溝通。夫妻倆同在大法中共同精進,整個家庭都變和諧了,家裏二個小孩感受父母親修煉大法後的明顯善化,相繼跟著走入修煉,小兒子還是腰鼓隊的一員。

方福杉說:「這輩子能修煉法輪功真是無限的厚福,很感激師父把我們從地獄撈上來,賜給我全新的美好人生,真的很感謝慈悲的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