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中共的父親可把女兒害慘了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有些人生活在社會的底層,終生受到中共的盤剝,他們不去真正認識普通百姓受苦受難的根源,反而被中共的謊言所迷惑,以至於做出令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來。我們舉一個具體的事例,看看迷信中共者給親人帶來的慘劇。

有一位湖南姑娘叫張曉,今年才二十三歲,隨父母在北京打工。張曉姑娘勤勞樸實、聰慧靈秀,二零零六年在一外地親戚引導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身邊沒有一本大法書、找不到一個法輪功修煉者的情況下,她就在互聯網搜看《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自學。她對法輪大法卻非常堅定,認定這是一部千古不遇的高德大法。

可是她的父親得知女兒張曉修煉了法輪功,馬上想到電視對法輪功造謠誣蔑的畫面來,並且還對電視上中共自我標榜的如何對法輪功學員春風化雨般的教育深信不疑,幻想著通過中共的「教育、感化、挽救」來「拯救」女兒。就這樣,一個受中共謊言毒害至深的糊塗父親竟然將自己的親生女兒舉報到了北京順義區天竺派出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張曉被非法綁架到了順義區看守所。六月二十六日張曉在五號女監,馬獄警開了號門問話,不由分說就將鎖鏈往張曉身上扔,又抬腿踢她。後來查監時,張曉又被三號號長一腳踹下大通鋪,磕破了膝蓋。犯人邢海英、郭氏把她架入放風場,五號號長高長照著她的臉就扇,最後又一拳打在胸口上。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點,張曉被劫持到大興區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九大隊。女警與吸毒人員輪番進屋,強行脫光了她的衣服進行潑水,拿彩筆往身上各處寫污辱她的話。隨後又強行剪髮,強行拍照,強行潑水寫字。直到當晚十點多,楊大隊長指揮楊梅、趙氏、劉氏等四名監控把她拖至十班隔離囚禁。

四名惡徒連續三天不准張曉睡覺,不准上廁所。看到張曉閉眼就又掐又擰又搧臉,有時還噴水、揪頭髮,甚至掐乳頭,使用種種暴力加以凌辱。

八月一日下午,張曉遭灌食,惡徒把她嘔吐出來的東西用垃圾袋接住,再把吐出來的東西重新灌入她的口中。如此反覆,吐了再灌,直灌了一盆半方才罷手。行兇者是一對夫婦,馬大夫和袁大隊長。八月二日上午又再次灌食,而後間隔一兩日每天兩次灌食,有時甚至一次性灌三盆流食。腸胃、食道、鼻咽全遭傷害,身心極度痛苦。參與者還有姓余的大夫和其他大小隊長及吸毒監控人員。

八月二日下午,楊大隊長令監控人員脅迫張曉躺在地板鋪的髒褥子上。褥子被她們用來擦過尿,又濕又腥。惡警不准張曉上廁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覺、不准喝水、不准吃飯,被迫終日坐在小凳上。同時又遭肢體摧殘,胳膊上,腿腳處盡是瘀青傷痕;惡人甚至強行將張曉擺弄出各種奇怪的讓人痛苦不堪的姿勢。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張曉被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途中惡警用布條勒住她的嘴;司機一拳打在臉上,幾乎把門牙打落;又被雙手銬於車座底下。張曉經過一個多月的殘酷迫害,幾乎不能說話了。在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路俊卿盤問她時,見她不怎麼開口,就叫來一個勞教人員打來冷水。路問話時要是張曉不答,路便拿碗舀水往她臉上潑。

九月中旬,路俊卿指揮吸毒勞教人員楊麗萍、楊保原將張曉押於洗漱間內扒去褲子、鞋,還未來得及扒去衣服就朝她大潑水,持續十多分鐘。

又一天下午六點左右,張曉被惡警鐘志榮搧了兩巴掌。惡警又令吸毒人員挾持張曉到菜地施以暴力:包文君拿她掉下的鞋打她的頭、臉、身上各處;李孬鳥、楊保原拿她被拽下的外套打;夏聰伶踢她的下身,這種摧殘使她痛苦不堪。

第二天十一點左右,大隊長路俊卿把張曉叫到大辦公室用電棍電。頭髮多處被燒焦,衣服上都是焦臭味,脖子上、臉上有明顯的瘀痕。還被掀了衣服直擊後背。最後又把她單獨關入庫房,楊保原也不時的用巴掌揍她。

九月三十日晚,路俊卿在值班室對她進行毆打;惡警鐘志榮遞給路一個蒼蠅拍叫抽她;在大辦公室門口包文君、楊保原又對張曉拳腳相加,言語恐嚇;張曉到廁所時又被包文君當頭踹了一腳。

十月十四日,惡警鐘志榮令吸毒人員楊保原、金鑫、趙麗、張青雪四人共同挾持,拿張曉的外套罩住她的頭,一路上推拉拽抬,並不時施以拳腳。回到宿舍樓,路俊卿命人把張曉直接抬入洗漱間內,脫光衣服,摁倒在冰冷的地上,頭朝窗躺著,一盆一盆由腿往全身潑水。她一呼喊惡徒便將她的頭摁到面前一盛水的盆中,使她幾乎窒息。潑水持續了四十多分鐘。從洗漱間被帶到大辦公室,路俊卿馬上又用電棍電她,直擊頭部兩次,又掀了衣服直擊後背、脖頸和手部……

這些記述都是在勞教所張曉恢復了正常語言能力後對修煉法輪功的同伴講的,還有很多她所遭遇的迫害沒有提起,文中只是根據時間順序做了一下羅列。但是這個簡單的記述就足以把中共的偽善面目剝個精光了。

張曉被綁架時僅僅二十一歲,正是人生爛漫的季節。她只是自己看看法輪功的書籍,再多就是照著上面的動作比劃一下而已。她惹誰了?違犯了社會治安了?都沒有嘛!可她卻橫遭如此的迫害。

就張曉所遭到的迫害來看,我們先撇開中共的邪惡因素,那個始作俑者卻是自己的父親。沒有親生父親的舉報她會遭到如此的迫害嗎?自己的女兒都不相信、卻去相信中共的謊言,真夠可悲的。女兒有可能受到的屈辱他在舉報女兒時就沒有想過嗎?四五十歲的人了,怎麼對中共的本性一點認識都沒有?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到中共的謊言編織得如何精緻:既打擊了對方,又標榜了自己,同時又把人騙得暈頭轉向。迷信中共的人,它能讓你出賣自己的骨肉和靈魂,歷史一再證明了這一點。

謊言畢竟是謊言。相信了謊言就要受到謊言的毒害。在這血的事實擺在張曉父親面前時他總該清醒了吧。不過這個教訓可太過殘酷了。希望他能藉此真正的認識到中共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