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修煉煩惱少(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明慧記者黃宇生台灣台北縣採訪報導)外表看起來像個大男孩的江連泉,才剛為人父,一旁的妻子(玉倫)笑容可掬,還有剛出世不久的小寶寶,畫面是和樂融融、幸福一家。說起修煉法輪功的因緣,那真是古人所謂天註定。


修煉後的江連泉(中)像個溫文儒雅的大男孩,左一是玉倫與女兒,右邊是岳母。

一、姻緣為法來

說起他最早接觸到法輪功,是要追溯自一九九九年。從軍中退伍的江連泉投入職場--台北捷運公司技術員,擔心大夜班身體會不堪勞累,想找個氣功來練。當時他在林口上班,家住松山。在往來277號松山的公車上看到法輪大法的廣告,內容是「法輪大法免費教功」。雖然當時手機費用很貴,但是他立刻撥打廣告上的電話,但因為忙線中,一時錯過機緣,一直到二零零二年,因為當時的女友玉倫的介紹,才正式得法。

當時,江連泉看到玉倫手拿著內容密密麻麻的《轉法輪》,而且愛不釋手,閱讀速度也快,便主動問起。玉倫看他充滿好奇,又聽說他去算命,於是便將書本借給他。但這期間,他斷斷續續的未將全書讀完,在玉倫的叮嚀與催促下,他才在幾天內重新讀完。覺得內容不錯,就在九月初去上九天班。

因為玉倫曾經帶他去參加二零零二年大安森林公園的迫害真相展,回家後的江連泉腦中不時浮現著「法輪大法好」這五個字。上完九天班之後,江連泉想到當時陪朋友去算命,那是人們遇到人生低潮才會去做的事。他心裏想著:我需要一個甚麼都了解的人來指點我。喜愛看金庸小說的他笑著回憶:當時還有著「想要找師父者非一般庸俗之人」這樣的想法。

由於當時碰到那莉風災、捷運公司淹水等一連串不順遂之事,讓他思索:不是努力就可以得到想得到的,這冥冥中是否有股力量在掌控人的命運?他笑著說:得法後,解答了他的許多疑惑。

二、從尖酸刻薄到溫文儒雅

說到連泉得法後最大的轉變,玉倫回憶著說:未修煉前的他,是個說話一針見血、得理不饒人、不管別人感受的毒舌派。他常把事情的對錯看得很絕對。說話尖酸刻薄,尤其對認識的朋友及家人。而今的他講話溫文儒雅,簡直判若兩人。

當問到兩個都是修煉的年輕男女,在交往時,會有甚麼樣的衝突?又是如何化解的呢?江連泉表示,因為兩人都修煉,所以很多事情的考慮角度就和時下男女不同。如要不要買花送對方?要去哪裏吃飯?吃甚麼?去哪裏玩?因為當時兩人要忙課業、忙工作、還有看書學法、洪法等,所以,他們會以簡便取代泡沫式的歡唱、或KTV等娛樂,有時候,假日的洪法、講真相活動就是兩個人的約會。

問到兩人婚後最大的爭吵事件及化解之道。江連泉說,兩個人雖然修煉,但是還是會有吵的時候,但是在法理上向內找,冷戰僵持的時間通常都很短。印象最深刻的是二零零七年的一次病業關。

三、不足向內找 闖過病業關

當時,江連泉在公司和一位不熟悉的同事起了矛盾,對方連續指責他將近十分鐘,他雖然沒有回嘴,但事後反省,是因為他對另一位同事的話胡亂搭腔,造成同事的不愉快。

當時,他在公司正想改上大夜班,學習更多技術,以便有機會升官,妻子擔心生活步調不同而反對,兩人大吵一架。沒想到,屋漏偏逢連夜雨,隔天江連泉的腳腫起來,導致後來必須請假在家休養。江連泉想到也許是因為以前腳的病根反映出來,並不以為意。沒想到腫大的情況更加嚴重,漸漸擴散。

腳腫脹整整一個月期間,身為天國樂團一員的他,為配合二零零七年召開的被香港遣返案記者會,他忍痛上場吹奏,當天記者會時間特別難捱,當他想臨陣下來休息時,卻在冥冥中被安排到最前排,當時他痛得站不成樣子了,咬緊牙根結束後,他笑稱自己當時都快哭出來了。沒想到,回家後,原本流膿的情況開始改善,皮膚開始結痂,最後不藥而癒了。

在過關的期間,想到修煉人要不斷向內找,因此,透過看師父講法,及和家人同修交流,他才發現他想上大夜班是因為有想升官發財之心,當時同事會劈頭蓋臉罵他一頓,是因為自以為甚麼都懂,隨口回話,卻沒考慮到對不懂的人而言,是個大問題。江連泉說,能找到不足,並且肯吃苦中之苦,終於換來無病一身輕的喜悅。

四、證實大法美好 家人相繼得法

江連泉的家人在其修煉三年後也跟著修煉,妹妹先得法,接著是父母及弟弟。未得法時的江連泉,早上起床要鬧鐘,鬧鐘響了繼續睡,要靠人力千呼萬喚才能起床。可在他修煉不久,晚上讀書到凌晨兩點,但是四點就能起床去煉功,家人覺得太不可思議,後來媽媽在爬山回程,看到江連泉在公園裏打坐才深信他起床去煉功是真的。

修煉的第二年,永和學員看到江連泉帶母親去參加活動,熱情真誠的招呼讓江媽媽印象深刻。再加上江連泉皮膚變好,令母親對法輪功有不錯的認識。因為未修煉前的江連泉皮膚很不好,常常要拿藥服用或塗抹,現在不但不用吃藥,更神奇的是皮膚變得很好。於是她相信法輪功是好的,不是中共媒體宣傳的那樣。

真正讓母親走入修煉是因為母親罹患感冒,細菌侵蝕臉部的神經,造成臉部線條歪斜,當時母親偏信偏方,打算花七萬元買來路不明的藥材,江連泉很嚴肅地對母親說:「我花了兩個禮拜向您介紹法輪功,您遲遲未來學煉;而和別人認識不到兩小時,你卻信任別人,要花七萬元買偏方。不是很奇怪嗎?」

母親仿佛被這番話警醒,退了藥材,在當周就來上九天班。修煉後的母親,胸悶情況就好了。還會做一些向中國大陸打電話講真相等證實法的事情。

五、有法可依 放心生育小孩

夫妻倆於二零零四年結婚,小寶寶於二零零九年出生。兩人世界變成快樂三人行。

談到出生不久的小寶寶,夫妻倆談到:沒修大法前不敢生小孩,因為社會環境太亂,沒把握能把小孩教育好。修煉後,知道如何給小寶寶一個好環境,依循著法輪大法的法理來考慮,就不容易有偏差。

小寶寶出生後受到大家的喜愛。寶寶的外婆時常背著她到台北101大樓講真相,當中國遊客退黨時,寶寶竟然對著他微笑,把對方逗得很開心直說:「她對我笑耶!」如果玉倫去推報,寶寶也會帶著,過程通常是安安靜靜,不吵不鬧。

而對於玉倫而言,雖然是剖腹產,但因有煉功,身體復原得比一般人快。開刀的第二天就下床走動了,精神各方面也調整得比較好,現在還是餵母奶,恢復得很快。

一般產婦要帶孩子通常會瘦上一圈,但是玉倫修煉、生產後,由黑且瘦變得較為白皙、豐腴,整個人更加清朗。

當初,過了預產期,嬰兒胎位不正的她,讓醫生很擔心建議提早剖腹,但是她決定讓孩子自己決定出來的時刻。玉倫表示,這種穩定的心性,也是因為有修煉的基礎在支持著。

六、修煉思想變單純 夫妻倆互信包容

說到玉倫得法的過程,關鍵是看到母親修煉一年後的轉變。原來,玉倫的母親未修煉前個性暴躁,並且有骨刺的毛病。沒想到修煉後,母親會跟家人說抱歉,和父親之間的互動更加細心、沒有差距;原本要開刀解決的骨刺問題竟然因為學法煉功不藥而癒,這也促成玉倫修煉的機緣。

玉倫未修煉前,來例假的時候都會疼痛無比,修煉幾個月後,就不再發生了。天性思想單純的玉倫,對於《轉法輪》書中的法理很容易接受。修煉後,還增長智慧,大學還拿到獎學金。

她說自己原是個性較內向的人,後來修煉懂得向內找,轉變舊有的觀念,對煩惱常一笑置之,變得比較開朗,也常和先生交流。夫妻倆互相信任、包容,非常簡單就擁有幸福與快樂。

看著這對年輕修煉夫妻和樂的容貌,和時下年輕人血氣方剛、動則刀光劍影的感情世界差異很大。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來對照,年輕夫妻也可相敬如賓,而且可以想見他們的孩子,未來將是社會上善良的棟樑之才,法輪大法適合各種人修煉,江連泉一家人做了最好的見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