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協調地方神韻演出中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榮幸在這裏和大家分享我的一點修煉心得。

我參與協調神韻晚會在維也納的演出已經是第三次了,但今年是我覺得最為艱難的一次。為了迎接二零一零年的巡迴演出,我們從二零零九年的夏天就開始了準備工作,不僅作了詳細的計劃,還很好的利用了聖誕節前的時間售票。但聖誕之後卻是一段艱難時期。

二零一零年初晚會臨近之時,我們在各個方面的計劃都無法按時推行。有的協調人由於工作或家事而很難聯絡的上,他們也很少有時間忙晚會的事。還有的協調人正在修煉過關中,並想放棄協調的工作。有位協調人甚至說明了,此次晚會結束她就會去紐約。

許多同修帶著誤解和疑惑打電話給我,擔心同修們不珍惜奧地利這個環境。常有同修在電話中說協調人如何如何沒有能力;而協調人呢,反過來說他們很難找到足夠的同修積極配合準備晚會的工作。看上去好像所有的項目總是少數幾個學員在做。

起初我還可以在各種狀況下堅定不動,盡我所能幫忙。但漸漸的我也開始在不知不覺中被帶動。我感到就像是在一場戰役中,將軍發出指令,但只有很少人協同作戰。我深知,只有我們整體協調好,晚會才能辦得成功。我感到害怕,怕我們大家無法形成整體。

有一天我想:我不要再做協調工作了,太艱難了,誰願意做誰做,反正沒有人聽我的。這種想法把我自己也給嚇住了。常言道,萬事開頭難。但我們二零零八年早已經開過頭了,那時也很難。但我當時很有信心,不為任何困難所動。而如今我們已是第三次辦晚會,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我該怎麼辦呢?我發現,其實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我的感受和想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辦神韻晚會是為了救度眾生。怎能憑我的感受而放棄呢?看看周圍,同修們無論修煉狀態如何,無論有甚麼不同意見,他們都希望晚會成功,希望跟隨師父的意願挽救更多眾生。我怎能放棄,怎能不去幫助他們?

「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轉法輪》)難,正是提高的機會。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

我堅信,經過這三年主辦晚會,我們都在修煉的路上有了進步變得更強大。所以無論表面現象如何,我都不該為之迷惑,不能允許舊宇宙因素利用我們沒修去的執著干擾救度眾生。

年復一年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更高。過去幾年中發生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做到心態祥和。最近,我卻不再能做到這一點。我想這也是在點化我,我必須儘快提高心性。

寫這篇心得時,我想起師父在經文《致歐洲法會》中說:「你真的認為耳朵聽的是好聽的、大法弟子都順著你的心講話你才願意修煉、你才能提高嗎?」

從前我並沒覺得這句話和我有關,但現在我對此有了更深的理解。當我們放下自我,不以自己為重,就能看到別人的美好,從而受到鼓舞,因為那美好也是法在不同層次的展現。

意識到這一點,我可以更踏實的做協調工作,並能更好的做到無條件配合。在紐約交流時一位協調的同修說,他理解,協調人就像一條項鏈的線,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寶貴的珍珠;線的存在就是為了使所有的珍珠串在一起,做成一條價值連城的項鏈,每一顆珍珠的價值都因此得以展現。對我來說,如果我把自己當作珍珠,那我就無法發揮線的作用。不久前一位同修問我,「擅長音樂美術的同修可以在推廣晚會和布置舞台時幫忙;擅長廚藝的可以為神韻的演員們做飯,你呢,你能為神韻做甚麼?」我回答說:「那我就來幫助這些同修。」

提高自己

今年夏天時有位同修出現很多麻煩。好像很多舊因素要將他與法隔離,他覺得自己不夠強大無法逾越難關。而且他還避開其他學員,幾乎要放棄了。我們在一起交流了很久。我認為,不管表面看上去多繁瑣,發生的一切就是對他和與他相關聯的眾生的生死考驗。我於是盡了我最大努力來幫助他,慢慢的,我發覺在談話中許多東西解體了,他明白的一面被感動了,但實際狀況並沒有很大改觀。這一切也與我有關,也有我要悟的東西。但是是甚麼呢?我如何更好的幫助他?我的智慧已山窮水盡,我覺的越發沉重。但這又關係到眾多生命,我不能就這樣撒手不管。

最近一次奧地利學員的聚會上我們又在一起交流了許多感想。夜裏我身上出現病業假相,先是渾身冰冷,之後又極度燥熱,每隔幾分鐘我就必須起身去廁所。這期間我發正念。我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消病業。整個夜裏我都做著同樣的夢:有一種物質,我試圖將它轉化,無論我怎樣一遍遍的努力,就是沒有變化。我不知所措。第二個夜裏我在夢中看到,好多神仙為了使一種東西得以改變而轉生到某一境界中,一生又一生轉眼即逝,另外的神仙們來接他們。就在他們要返回的那一瞬間,他們忽然發現,他們要改變的那個世界原封未動,那裏的東西也沒有改變。他們不知道這是為甚麼,他們不知道還要不要再來下界。雖然他們不知如何改變那些東西,但他們仍然毫不猶豫的再次下走。我醒了。

我們大法弟子是來救度眾生的,我們帶著這個洪願而來。能夠解開這一切根本問題的唯有大法。不能同化大法,就沒有智慧和力量來改變這一切救度眾生。遇到問題時我總是把精力集中在如何想辦法解決,卻沒有意識到,那時正需要多學法,在法上提高。

慈悲的師父一再提醒我們多學法和配合好的重要性。這兩點,我真的要做得更好。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零年歐洲法會發言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