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走出被邪惡迫害的誤區(三)

——由幾個同修離世在另外空間所見想到的粗淺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接前文)

三、明悟法理,轉變觀念,才能走出被邪惡迫害的誤區

1、如何對待利用「病業關」假相來干擾的情況

我們從法中知道,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已經沒有病了,身體早已被推到應有的狀態,進入正法修煉階段。而通常所說的「病業」是由另外空間的靈體或自己欠下的業在人身上所造成的,在個人修煉階段出現消病業現象很正常。

可聽同修講:出現「病業」假相的干擾後,每天加緊做三件事,做的比原來還多,也找了不少的人心與執著,家裏外面也都清理了,為甚麼也不見成效呢?而為甚麼有的同修就能很快走出來、超越魔難、徹底解體了干擾呢?其實根本原因就在面對魔難是否真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實修。有的人想自己是修煉人的時候,思想是明確的,但一到具體問題上,他(她)並沒有真正的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者,沒有以一個真修大法的心態去對待自己所遇到的問題與關難,而陷在自己的人心、常人觀念、慾望中超脫不了。比如,如果只想趕快去除病痛,思路上還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常人思路,本著「知道醫院解決不了,就找氣功師解決」的想法多做三件事,效果當然不好,因為三件事不是用來治病的。有的只想到的是如何解決自己目前所遇到的難題與後事安危的傷痛感,心意存在著美其名曰:誰不身陷其境誰不知的悲痛感!你在這個問題上是人的想法,那身體也只能表現出人的狀態,所以跳不出來。但有的同修,一旦落入魔難,很快清醒,只想到大法要求作為修煉人應如何從困境中走出來,根本不計較身體表現出的病痛等假相,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坦誠的對照法的要求修自己,結果真是人神一念差,驗證著師父講的:「思考中用人的觀念還是用修煉者的正念,做出的事情結果是不一樣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即便在個人修煉時期,要想脫離常人的生老病死,也要看是否能在生死問題上徹底放下常人心的。例如有一位同修,得法修煉前已經是兩次手術的晚期,而且時間也是有限的,當時,瀋陽醫大的院長教授很關心他,給他無償做了專家會診、核磁共振(免費),還拿了不少的藥,當時因為作二次手術錢都花光了,七天就讓出院了。因沒錢住院再查了,到家之後他昏昏沉沉,甚麼都不用只喝點麵糊糊解渴充飢,把藥全部扔進河裏,反正也是這樣了。就在這時一位同學拿來一本《法輪功》讓他看,同學說:「死馬當活馬醫,你就試試吧,你得為家人著想吧,你這樣,妻子兒女怎麼辦啊!」為了老少四代的家口與生存,便一口氣讀完,奇蹟真的發生了:第三天能就下炕自理了,第七天就可以外出行走了,一個月能幹零活了,為此,市醫大的所有教授領導多次來採訪他,也正因為此,有許多專家教授及身邊的人都走進了大法修煉,也發生了許多的奇蹟。

我身邊的一位同修家裏蓋房,只聽屋裏「咕咚」一聲(非常大的聲音),女兒、兒子進屋一看,父親已腦袋著實地牢牢摔在水泥板的瓷磚上了。要是普通人,門牙全摔沒不算,腦漿也得摔出來,孩子們嚇壞了。當妻子進屋時人已經不省人事了,任憑孩子們的叫喊也無濟於事,當時誰都認為人肯定是不行了,一米八的個子,而且還有多種疾病纏身十幾年了,這下可全完了。妻子是一個修煉人,可不修煉的女兒、兒子堅持要去醫院,在抬上車的同時,妻子在耳邊不停的告訴說: 「你可記住『法輪大法好』哇,你不是一般的人,你可是受大法師父保護的人啊,你是歸師父管的!」就看丈夫微微示意,表達了難中對大法師父的堅信程度。等到了醫院,急診室的幾個高級大夫來做B超、心電圖等,甚麼也沒檢查出來,兩個小時過後人站起來了說:「你給我弄到這幹啥呀,我得回家!」說著就讓兒女們把自己又拉回了家,說自己只做了一場夢(因篇幅有限不多述),幾天後不但啥事沒有,連十幾年的多種老病全無,幾年過去了,現在家裏地裏的活都能幹了。

明慧網上登了這樣的一件事情,同修外出講真相,趕上下雨,路看不清,一隻腳卡在小坑裏,當時只覺得鑽心的疼痛,等把腳從坑內拿出來時,發現自己的腳頭朝後,腳跟朝前,當時她想到:怎麼會這樣呢?在危險的時候想到的恩師,邊叫著師父,請求師父幫助,邊試著把腳往回掰,就把腳掰回來了,但腳面卻是傾斜的;於是她一邊求師父幫助,一邊慢慢的用手把腳歸位。就這樣不一會兒的功夫,腳基本上歸位了,她慢慢回家了。到家後一看腳面,發現許多骨頭都七叉八叉的,她想這怎麼行啊,她也沒有想過自己的腳會怎樣,就跟自己的腳說,這個身體我說了算,你們怎麼能胡來呢,我告訴你們要聽話,各回各位,不能到處亂竄。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把支起來的骨頭「喀吧喀吧」一個一個都按了回去,都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照常生活,日常起居、外出根本就沒有受到影響。正像同修所悟:人的觀念是想著如何從病業痛苦中走出來,如何從眼見為實的困境中得到解脫,而神的思想是從根本上解決實質問題與因素的所在,只要把背後的因素解決了,這個空間的假相也就不存在了。

尤其是正在過病業關的幾個老同修看看下面師父這段法吧!「我們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修煉者可以一邊修一邊延長生命,但有些人在世間法中修的不夠精進,老是徘徊在一個層次中,很吃力的提高了一個層次後,結果又徘徊於這一層次中。修煉是嚴肅的,所以很難保證在原定的天年不壽終的。」(《精進要旨》〈明示〉)「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往往你打算的挺好,可是你知道自己將來剩的時間還來的及嗎?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一旦失去機會,六道中輪迴何時再得人身!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2、如何對待邪魔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我與同修一同進京上訪,被前門駐防的邪惡迫害被關進「龍山」所謂的「精神調解教育」學校,各地三百多人,我們地區有三十多人,男女同修都有。當天晚上邪警唐玉寶值班,去的所有人都脫光衣服搜身,我說:「你這是對人權的迫害,人格的侮辱,搜東西幹嘛要脫光?」唐玉寶見我不服,硬把我推進了他的辦公室,說明天收拾我。七天後無人過問我,我挨個找所有的值班警察給我一個說法,最後通過大隊長李繼峰找到了王政委、孟院長,與他們談了一整宿,說明我們全家是受大法益處,對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做好人,對我們百姓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答應我兩個星期後與瀋陽勞教處長見面打批條,並讓我不要在白天煉功、喊大法好,不要再所謂「闖事」了,我一切照常。八十一天後一個字都沒寫,把我放回家,在回來的前一天我寫了三封給龍山所有職工及領導的一封長信,講述了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會給自己與家人帶來一個美好的未來。大隊長、幹警們一直送我與我的女兒走出「龍山」大門,後來聽說都換人了。

回家的路上我有一種負重感,一想把大法的美好與未來講給所有的世人讓他們得度,二想揭開龍山內幕讓世人都知道惡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陰謀,而在「龍山」有寫三書、五書、用錢疏通關係出來的,有的過一年兩年,有的幾個月又被迫害了,因此,這說明了真相必須講到實處,所以人人都明白真相也就不存在被邪惡迫害了,這就是法理天機。

修煉的人都知道:祛病有祛病這層法來指導我們,修煉有修煉這層法來指導我們,而等你提高了,還有昇華了的這層法來指導我們,也就是說你的心性符合了哪一層法的標準的要求,你的層次、你的境界就在哪個法的層次的位置上。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清楚,個人解脫不是目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才是我們來世的史前大願。我們地區也有過這樣的例子,為了營救同修花了一大筆錢,請來了遠方的律師,結果也沒營救出來。而且,有的同修通過關係,用錢去化解被迫害的同修,沒過多長時間又被邪惡迫害了,近幾年接二連三的被綁架、判刑、勞教,甚至有的失去生命,問題的根本原因在哪裏?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法理是甚麼必須清晰,必須從理性上認清這場迫害的性質是甚麼,而且它們之間的各種關係是甚麼,舊勢力為甚麼安排了這場迫害,師尊與舊勢力是甚麼關係,大法弟子與這場迫害是甚麼關係,眾生與這場迫害是甚麼關係,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的責任和使命又是甚麼,都不清楚,我們怎麼去正確認識、看待這場迫害,又怎樣去反迫害與結束這場迫害?所以必須從法理上弄清弄懂。

我們都知道,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間的舊勢力與邪靈的因素操控世人的一面而起的作用,如果我們把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與因素清除掉,並向所有參與迫害與被迫害的世人及眾生不分階層權勢與貧富,把真相講到位,而且把基點都放在「救度那些被矇蔽的眾生」上,並告訴他們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在犯罪,面臨的結局只能是後悔晚矣而被淘汰,有個只是為對方著想的真念,不光只是營救同修的被迫害,而是首先想到的是各個階層眾生的被救度並解脫與之相關的一切眾生,這也就是要轉變我們人的觀念,對一切問題的看法與做法。

因此我認為,常人是在想怎樣才能把同修從病魔中、大難中救出來,不難受了、好過,而神的思想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一路風塵講真相,利用營救同修這件事情,抱著救度世人真心解脫世人的心態,講清真相,使眾生都明白真相,那不就是在反迫害中走出誤區,解體了另外空間的敗物、結束了迫害、真相大顯了嗎?

四、學好法、實修自己才能否定迫害,結束迫害

那麼為甚麼正法進程越到最後而迫害現象反而增多了?就是邪惡開始淘汰那些長期不實修或者常年不精進的弟子。

有的同修被人的肉眼凡胎所侷限;被茫茫紅塵的名利、色情所迷惑;被凡世間的紛繁瑣事羈絆,領悟不到拯救宇宙與眾生的責任與緊迫,淡忘了史前的誓約,整天被怕心障礙著,被安逸心羈絆著;被人中的名、利、情拖累著,貽誤著眾生的被救度,整天忙於常人中的賺錢、柴米油鹽及家庭瑣事,把學法修心放在第二位,損失一點利益甚麼心都勾起來了,有的人色慾心長期不去,有的家庭夫妻不和,長期爭吵不斷,有的為了自己的名利情及家裏家外、親朋好友甚至社會的交往中奔波不停,把三件事放在了腦前脖子後,有的發正念、學法看書間斷,睏乏,苦沒少吃,累沒少挨,正事沒做多少,可身子卻乏的了不得,時間一日復一日的度過去了,正可謂是:歷盡紅塵萬般苦,隨師正法下三界!

其實吃苦是好事,吃苦才能發現和修去執著,只不過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苦難,是給我們提高昇華用的,是慈悲的,而邪惡對我們所謂的考驗是惡意的、破壞性的,實際上是迫害。我們既要否定邪惡舊勢力安排的迫害,又要在這場反迫害中修自己,舒舒服服的修成佛那可能嗎?舒舒服服的人心能去嗎?在正法修煉中,如果一味的用人心看問題,面對矛盾不用法來明辨正與邪、善與惡、是與非、對與錯,就會被假相的考驗所迷惑,從而陷入被迫害的誤區。

最近我接觸了一些被非法關押已出來的同修,長期不精進的同修與不出來正法講真相的同修,還有剛剛出來做三件事的同修,而這些人過去都是走偏,邪悟過的,在實修方面法學的少,不明法理,因此不懂得實修,跟不上正法進程的,這給本地修煉的環境、整體提高、昇華救人帶來相應的負面因素。因為我們從法中知道真正被迫害的就是世人與眾生、和不明真相法理不清的,其中也包括那些不實修與不精進的人。

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師父講的法的不同層次的內涵、真機與修煉是甚麼,修煉是嚴肅的,只有實修才是大法弟子,不實修就是常人,你放不下各種名利情你就是人,你就很容易被迫害,我們知道,許多被迫害的人中幾乎都是不實修的人和在實修中有漏的人……有漏很大才被邪惡迫害到,這些人由於有人心,有執著不爭氣、不實修、又經不住方方面面的考驗,沒有出來做證實法的事又掛著大法弟子的名聲,那麼他就會被舊勢力找藉口篩出去,千萬年的等待毀於最後關頭,那不是最大的危險嗎?

一位同修說的好:修煉人,自然而然的向內找是長期實修打下的基礎,而真正的實修則是自己的靜心學法得到的,而並不在於每天要看多少講師父的法(多看法是好,但不是規定自己要看多少講,學法走過場),學法入心才是關鍵,對自己心性的提高與境界的昇華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五、兌現誓約、珍惜機緣、跟上正法進程

常人社會七情六慾大染缸的污染、真與假、善與惡、正與邪的形勢給邪惡的舊勢力及一切邪惡因素創造了賴以生存的空間與環境,無孔不入的在檢驗著每一個大法修煉者能否走過這場魔難,闖過這場難關;如何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是我們每一個真修弟子每天面臨的考驗!所以在這個極其特殊的、前所未有的、正法修煉的歷史環境中,不管正法形勢到了哪一步都應該做到胸懷博大、慈悲和善、心態平穩、行為穩重、做事理智清醒、平和、一切不被常人心所動、不被形形色色所污染,做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聖蓮。

要做到一塵不染、威德長在,就必須學法入心、養成對照法向內找嚴格要求自己的習慣,不斷純淨自己的思想,放下後天形成的觀念。用大法的標準來不斷歸正自己、修正自己、找出自己的不足與偏見,否則,就會被舊勢力抓把柄迫害,讓你誤入歧途、甚至走向反面,被淘汰而追悔莫及。

讓我們真正的以法為師,在正法修煉中平穩的走好、走正最後的每一步。

謝謝師尊、謝謝大法、謝謝明慧!

謝謝幫助我的所有同修!粗淺認識,不足之處敬請同修修正。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