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邪惡因素 救度跟蹤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這件事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同修說我應該把它寫出來,鼓勵那些還在被跟蹤、被監視的同修正念正行。

大概是今年三月份,同修A被跟蹤綁架。星期六,我到同修B家去送資料,他表現的很害怕,說我們這片現在到處都是便衣。我看得出來,他是想暫時不讓我給他送資料了,他把家裏的資料和做資料的工具也都轉移了。聽他一說,我當時也有點害怕,出了他家的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誰敢跟蹤我啊?到不了我跟前,就把它嚇跑了。雖然這樣想了,但走路(特別和大法的事有關)的時候有意無意的就會回頭看一下。

一天晚飯後,我準備到同修C家(和同修A在一個小區)。一出我們小區的門,就感覺有人在跟著我,我就拐進了一家超市。從超市出來,左右看看沒看到甚麼可疑的人,我就直接去了同修C家,同修C不在家。我出來的時候,看見一個人在小區門口的東邊站著,他雖然背對著小區門口,但明顯看得出來,他的頭傾斜著,眼睛在盯著門口。我本來回家應該向東走的,我故意向西邊的一個鞋攤走去,那人果然跟了過來,想聽聽我和那個賣鞋的說甚麼。我一看是我們單位的保安,邪黨開甚麼會或有甚麼活動的時候,我經常看見他在我家的樓頭上,此時我已經確定他是跟蹤我的了。當時,心裏有點氣,也有點恨,就大聲質問他:「你跟著我幹甚麼?」他說:「我吃完飯出來走走。」「你出來走走,為甚麼我走,你就走,我停,你就停?」我的聲音特別大,可能震住他了,他甚麼話也沒說,就向西走了。

我想不行,不能就這樣就算了,我馬上走過去,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走了十幾步,他慢慢的回頭,想看看我還在鞋攤那不。我說:「不用看了,在後邊跟著你呢,你說今天上哪去吧!」他嚇的馬上把頭扭回去了。我看著他的一舉一動,覺的很好笑,也沒有了氣和恨,我想我得給他講真相,就向前一步和他並肩走。

我問他:「是不是因為我煉法輪功,有人讓你跟蹤我的?」他不回答。我又問他:「是不是對法輪功又有甚麼動靜了,又想抓法輪功?」

他低聲說:「嗯,可能是。」

我說:「煉法輪功都是好人,你可千萬不要迫害他們,迫害法輪功對自己不好。」我從「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到大法在世界上洪傳的盛況,從我煉功後的變化講到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又講了一些惡報實例。他一直不說話,走路的速度越來越慢,最後竟在路邊停下來了。突然開口對我說:「我告訴你吧,都是你們單位的X書記(我們單位的紀委書記)叫我抓你們的,的把她們抓起來』。」的把她們抓起來』。」

我說:「我知道你們這樣做不是你們的本意,X書記已經得報應了,我多次給他講真相,也給他寫信,他都不聽,現在好了,得報應以後,不敢再說法輪功的事了。」

他說:「你們發的光盤和小冊子我都看了,裏邊說的很好。那個碟(神韻光盤)就主持人說了一句法輪功,其他都是唱歌跳舞的,也沒甚麼啊。我就想不通共產黨為甚麼老給法輪功過不去。」

我說:「就是,一個傳統文化唱歌跳舞的光盤就把共產黨嚇成那樣,它就是怕我們中國人好了,變得善良了,不聽它的話了。它現在吃喝嫖賭,坑矇拐騙,買官賣官,貪污受賄,哪管老百姓的死活啊?」

我這樣一說引起了他的共鳴,我又問他一個月多少錢?他更是向我訴起了苦:說本來就一千多塊錢,保安公司還要扣除三百到四百,衣服還要自己買等等。我問他你入過黨嗎?他說沒有。入過團和少先隊嗎?他說入過。我說貴州出了一塊「亡共石」,天要滅它了,全世界有幾千萬人已經退出了共產黨的組織。我給你起個化名你也退出團隊吧?不給共產黨作陪葬,你再記著「法輪大法好」,以後有甚麼災難和危險,你就能保平安了。

他說:「行,退出來吧。」

他又給我說了一些單位迫害法輪功的人和事,還說馬上要調到其它單位去了。向後一回頭,突然說:「不給你說了,你們單位的人來了。」

我說:「好,你走吧,不管走到哪裏,都不要迫害法輪功,能幫他們,就幫他們,記著法輪大法好。」

他雙手抱拳做謝謝狀說:「記住了。我們家在某某小區幾號樓,你有時間到我們家去玩。」

就這樣,一個生命得救了,我想他也一定不會迫害大法弟子了。如果我選擇逃避,或者害怕,不給他講真相,說不定不但自己遭到迫害,還讓眾生對大法犯罪。我記的同修在《大法弟子運用法律反迫害和自我辯護的要點》中說,大法弟子不要迴避任何問題。我想也是這樣,不管遇到甚麼問題,我們都要正念去面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