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宋誠遭惡報墜入化糞池而死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 甘肅省宋誠遭惡報墜入化糞池而死

  •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本溪市文化局原副局長暴死

  • 武漢鐵路局襄樊供電段徐宏明成可悲之人

  • 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遼寧村民劉春原遭報身亡後附人體道實情

  • 甘肅省宋誠遭惡報墜入化糞池而死

    (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在甘肅省定西市發生了一起令人震驚的事。定西市安定區永定路街道辦事處副主任、四十歲左右的宋誠和弟弟雙雙落入化糞池而死。

    當時宋誠的弟弟在定西師範專科學院清理化糞池,宋誠也去了池邊,其弟被沼氣熏暈掉入化糞池,宋誠為幫其弟一同掉入化糞池中,幾分鐘二人都被熏死。

    宋誠死後,他管轄下的、被他長期敲詐勒索的下崗工人,吃低保掃馬路的工人們高興極了,都說:「宋誠處處損人利己,幹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老天爺真的睜眼了,讓這個惡貫滿盈的貪官終於得到了報應。死在了糞坑裏──臭不可聞、臭名遠揚。」宋誠都做了哪些壞事呢?

    原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宋誠長期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辦「洗腦班」採取的手段和招數很壞,他不停地謾罵、侮辱法輪功學員和大法師父,威逼學員喝不明藥物,逼迫法輪功學員簽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等,強行轉化。

    二零零八年,宋誠同另一公安人員,去一位法輪功學員家中欲綁架該煉功人到勞教所去,未能得逞,二人狼狽而去。

    二零零八年,三位法輪功學員在大街上碰到一起說話,被宋誠看見,立即誣告到公安局,致使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電腦、大法書籍等物被搶走,這名修煉人並被抓到洗腦班半月之久。

    後來一法輪功學員去宋誠處討要大法書籍時,宋誠不但不還,反而謾罵大法師父,侮辱法輪功學員。第二天宋的嘴就腫了起來。零九年宋的妻子死了,宋還不悔悟,更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勸告、講真相。長期派人跟蹤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七.二零」期間仍不斷騷擾恐嚇法輪功學員。直到遭惡報身亡。

    宋誠迫害法輪功學員、謾罵大法師父終遭惡報,更禍及全家。零九年他的老婆死了,不到一年又娶了一妻,結婚就三個月時間,宋就和弟弟落入化糞池死了,留下一個十二歲的女孩,據說精神也出了問題,整天目光呆癡、不說話。

    這一切決不是偶然的,迫害大法及法輪功學員的惡人必遭惡報。這是在警示那些還在繼續參與迫害的人,趕快懸崖勒馬,停止迫害法輪功,給自己及家人留條後路。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本溪市文化局原副局長暴死

    (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原遼寧省本溪市文化局副局長常成宮在任期間主管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秘密監視,並同保衛部門多次抓捕法輪功學員。

    作惡多端的常成宮於二零零二年左右因貪污公款被撤銷副局長職務,後被檢查出胃癌,手術後,靠進口藥物維持生命,二零一零年十月斃命,死時只有五十多歲。


    武漢鐵路局襄樊供電段徐宏明成可悲之人

    (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徐宏明,俗名徐老二,襄樊供電段保衛科職工。於二零零九年八月遭報患腦溢血死亡,成了可悲之人,這與他參與迫害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分不開。

    原襄樊水電段職工成孝寶曾經患有多種疾病,吃藥幾十年未見好轉,後來又患上肺結核、乙肝、膽囊腫大等疾病,生不如死。修煉法輪大法半個月,各種病痛明顯好轉。按照「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標準實修自己,三個月後,各種頑疾消失,左鄰右舍見證了大法神奇。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成孝寶歷經四年冤獄回家後,原單位解散,工作關係及檔案留在了供電段,成孝寶回供電段要求上班,遭該單位領導拒絕。成孝寶上有七十多歲老母,下有正上學的小兒,家裏急需他工作。成孝寶認為修大法做好人不應該被迫害,多次回供電段要求上班,並講述大法真相。徐老二根本不聽,並威脅要舉報。徐老二守在保衛科監視屏前,一發現成孝寶出現在門口,立即出門阻擋,助紂為虐。如此反覆多次,拒絕從善的他成了可悲之人!

    對於徐宏明的死,我們只是可憐這個不分好壞、不願從善的生命!至今,供電段那些還在阻擋成孝寶上班的人,你們真得為自己想想啊!我們希望你們平安,但是未來的路必須要你們自己選擇!人作惡必定要遭天譴,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為了讓你們能夠選擇光明的未來,問問自己的良心吧!


    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遼寧村民劉春原遭報身亡後附人體道實情

    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葫蘆島市五十歲左右的李忠香,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的丈夫劉春原,葫蘆島市槐樹溝村人,聽信了中共誹謗法輪功的謊言,百般虐待李忠香,導致李忠香於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離世。不僅如此,他還配合當地電視台接受採訪,按照事先編好的謊言誣蔑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五十多歲的劉春原再婚沒多長時間,遭惡報得了直腸癌,不能排便憋得非常痛苦。這時二婚女人也遠離了他,從得病到死大約一個多月,死的前一天還在外邊坐著,第二天午後在家中突然死亡。

    他的二婚媳婦又搞個老頭,在礦上下井,是外地協議工人,住在後盤村,這老頭被劉春原附體,嘴裏說的是劉春原的話:「我在地獄受苦哪!人家(指李忠香)享福去了」,搞得那人上不了班,其家人問附體(劉春原):「你咋不找你兒子去?」他說:「他們都向著他媽(指李忠香),不管我。」

    劉春原遭惡報斃命後,又附體道實情的事在本地流傳,當地百姓都知道劉春原傷天害理,害妻子,又配合中共邪黨上電台污衊法輪功遭報應了!

    劉春原,生前曾在葫蘆島市蛤蟆山煤礦上班,因工傷到學校打更。九九年中共與江氏集團相互利用開始迫害法輪功,他的妻子李忠香想把自己修煉受益情況向政府說明,於是她和一女同修進京上訪,途中被葫蘆島警察抓捕後走脫。劉春原聽信了中共對大法的誣陷宣傳,蠻橫阻止妻子修煉、進京上訪,整天看著妻子。一天妻子進京走脫,他就跟蹤另一法輪功女學員,未遂,氣得他大罵一天,罵大法、罵大法師父。妻子回來後,劉春原就對妻子開始打罵,妻子善意和其講大法美好的真相不聽,妻子無奈離家出走二個月,回來後劉春原仍對妻子百般虐待。

    李忠香開始身體不適,日見嚴重,在病重期間,劉春原仍經常罵她,罵幫助照顧她的法輪功學員,妻子病重不能自理時,劉春原也不管不問,同修看她可憐,照顧她,劉春原就大罵,不給做飯,李忠香餓得吃生掛麵。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李忠香去世。

    後來劉春原還經常罵大法,當時葫蘆島市紅螺縣鎮電視台採訪劉春原,讓他配合抹黑法輪功,當地法輪功學員事先聽說此事後就找到劉春原告訴他不要上電視台誣陷大法,對你不好,他不聽。電視台讓他說:「你養蜂收入好,學大法造成家破人亡」等等,劉春原積極配合葫蘆島市紅螺縣鎮電視台造假,播放後,造成極壞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