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女所三大隊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據悉,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新換一名院長,規定:從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到十一月二十日為所謂的「整紀殺風活動月」,實際上是對法輪功學員的又一輪迫害。十月二十一日,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長張環,通過答卷方式逼迫法輪功學員寫誣蔑法輪功的內容,從中篩選出她認為轉化不合格的,通過各種酷刑手段逼迫轉化。

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所,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政治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嚴重迫害法輪功學員,臭名昭著海內外。在那裏,獄警為了金錢、地位和取悅中共邪黨集團,為完成上邊的所謂「轉化指標」,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採取各種慘無人道的手段強迫轉化(逼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十多年來在那裏被迫害致死、致殘、致重疾、致精神失常等的法輪功學員數不勝數。而這種迫害至今仍在繼續發生著。

這裏記敘的是發生在二零零九年以來瀋陽馬三家女所三大隊和新收隊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情況。

一、概述

馬三家女所三大隊最邪惡的警察:大隊長:張君、張環,教導員:張卓慧;隊長:張磊、方葉紅、董彬、張秀榮、於曉川等。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三大隊再次組織了突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攻堅戰」,成員主要由張卓慧、張君、張環、張磊、方葉紅、張秀茉、周小光等多名惡警組成,用多種酷刑進行封閉式的「上大刑」,其手段極其殘忍、血腥,把很多法輪功學員迫害成重症、致殘等。

「三大隊」裏非法關押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共分為東西兩側,大多數學員在西側的「半開放區」;而東側叫「東港」。「東港」是專門用來強制隔離轉化、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還有個「儲藏室」,而「儲藏室」即「酷刑室」,也是三大隊四樓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此屋對著樓梯,屋內有鐵樓梯、一張鐵床,這個房間沒有吊棚頂,能看到屋脊,沒有暖氣,房間裏冬天很冷,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因拒絕「轉化」,都曾被吊銬在那裏的鐵樓梯上。被非法關押在「儲藏室」的法輪功學員除了吃飯、上廁所外,其餘時間都站立著扣或吊銬在樓梯的鐵扶手上,睡覺也不鬆銬;有的甚至連續扣十來天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出來。放出來時人的兩腿浮腫呈黑紫色,不能正常行走,需兩人攙扶。繼續扣下去會兩腿致殘。此時惡警就會將人先放出來恢復一些日子,能正常行走後,再關進去繼續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三大隊惡警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攻堅」團伙,先把一批所謂反彈(聲明在酷刑逼迫下所寫的三書作廢)的法輪功學員調「東港」上大刑,由「攻堅」團伙的惡警對法輪功學員使用酷刑手段進行強制轉化。在這過程中被上大刑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多數是被抬出來的)。然後再調回西港成立一個分隊單獨封閉迫害,十一月下旬,「攻堅團伙」的惡警開始對幾名長期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攻堅強制轉化。

主要刑罰有:吊銬、抻刑、劈胯、電刑、體罰、暴打、凍等等。

吊銬、抻刑:連續吊銬將身體綁銬住呈「十」字形、「大字」形、身體懸空銬腳尖點地、側彎腰形銬、各種撅姿銬等,這樣的酷刑持續時間少則幾天,多則十天、半個月或更長時間。被吊銬後的法輪功學員都造成四肢傷殘、浮腫、拖勺,筋骨肌肉損傷厲害和殘疾等。吊銬的地方在床上欄、床底橫樑、床腿、暖氣管和暖氣立管鐵卡子上等處。

劈胯:即由幾個獄警把法輪功學員兩條腿劈成一字型再向兩邊抻,在上此刑時惡警還開心的說叫「跳芭蕾」,這種刑罰使受刑人非常痛苦,撕心裂肺的疼,待把人疼昏死過去後澆涼水,然後再繼續劈,直到簽了「三書」為止。用惡警的話講劈完後腿就像殘廢,所以一些法輪功學員在這種酷刑折磨下違心簽「三書」。

電刑:是馬三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種普遍使用的刑罰,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多數都受過電刑,惡警電擊法輪功學員時為了加重痛苦程度,專門往敏感處電,如臉部、脖子、乳房、腋下、手腳心、大腿內側和下身等處。從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零年開始以蘇靜、王乃明等為首的惡人率先帶領馬三家惡警經常電擊法輪功學員,特別是二零零零年以後,惡警在金錢、利益的驅使下為了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痛苦之極限,邪惡的把電刑與其它酷刑同時施用,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的迫害極其慘烈、血腥、因此馬三家才得以臭名昭著。

體罰、暴打、凍等:在馬三家女所裏,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被罰強制坐小凳,坐最長時間達十六小時到二十小時不等,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臀股都坐爛流膿、腰脫和坐骨損傷等;體罰還有:罰站、蹲、撅、馬步蹲、「飛機式」蹲等,開始這樣的體罰時間除了吃飯、少量的睡覺、上廁所外天天都被強制體罰。這樣如果還不放棄信仰,從此就不讓睡覺和限制大小便,然而體罰往往都伴隨著暴打,例如法輪功學員被體罰到極限時堅持不住時或誓死不放棄信仰的都會遭到惡警及惡人的暴打。而凍刑惡警大多針對經過長時間各種酷刑折磨和被迫害致殘疾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下手。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棉衣或外衣扒掉,只剩單衣或襯衣,然後強行銬在冰天雪地裏或將囚室門窗打開或銬在過道通風口處進行長時間凍著,直到人不行了才停止。

二、五十九歲的李錦秋遭劈胯致殘

一個近六十歲老年婦女被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三大隊惡警劈胯致殘。

錦州凌海法輪功學員李錦秋,五十九歲,於零九年九月份被非法劫持到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由於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調到東港遭受各種刑罰折磨,開始有九個惡警問她轉不轉化,她說不轉,她們就把她按倒在地上,把她的一隻腳用繩子綁在暖氣管上,幾個人抻她的另一條腿,過程中李錦秋不配合掙扎,惡警認為這樣不標準,就把她放下來,幾個人同時拽著她的兩條腿向兩側抻,一邊抻一邊問她轉化不放棄信仰,簽不簽三書,她說不簽,這時又來了幾個惡警把她按倒在刑具邊,把兩條腿徹底劈成一字型,然後幾個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踩在她的腿上,同時有人按住她的頭、兩隻胳膊,使她一點兒都動彈不得,用她們的話講「這下夠標準了」。

她當時就感覺胯部一陣劇痛,幾乎昏了過去。這時李錦秋仍向惡警講真相,有一惡警照她的肋下踢了一腳,她立即昏迷過去了,不知過了多久,就聽惡警張君說「別抻了,人家都睡著了!」惡警把疼昏迷過去的李錦秋說成睡著了,這時才把她放下來。她的兩腿已經殘廢,惡警方葉紅說:「給電棍充電,把她按在盆裏,用電棍電她!」說著就往她脖子上澆涼水,她們又把她的雙腿反盤上(就是和煉功盤腿相反的姿勢),用繩子綁上,又把她的雙手反綁在背後然後在三書上強行按手印,姓方的惡警拿著三書對她說:「李錦秋,我們就說你轉化了,把它發到明慧網上……。」李錦秋當時否定說:「我不承認,不算數」!

這樣被折磨了一天,晚上九點多鐘,被架著回監室。她已經筋疲力盡了,兩腿劇痛,不聽使喚,走不好路,當時她兩條腿呈青紫色,不能翻身,當晚被疼的幾次昏迷過去了,第二天一早四點多鐘她又被強行去東港繼續受刑,這時幾名惡警,其中有一名男惡警逼迫她撅著,她撅不了,又讓她蹲著,她兩腿不聽使喚,根本蹲不住,就坐在地上,惡警張秀榮對看管李錦秋的包夾說:「不行,必須讓她蹲著,你要負責看住她!」就這樣她又強行蹲了一天,腿更嚴重了,右腿沒有知覺,一點都抬不起來,不能走路,被折磨得幾乎昏過去的情況下,惡警張秀榮說:「讓她寫字。」強行把著她的手寫甚麼保證書,答題,被她否認。

幾天的折磨她再次昏迷過去,值班的惡警馬上叫來樓下的大夫進行檢查,檢查後馬上轉去馬三家醫院,經過照相化驗,心電圖等檢查,診斷腿部胯部肌肉損傷,又患有心臟病,象徵性開了雲南白藥,紅藥外用藥,從醫院回來後,一天都沒讓她休息,下車間強制勞動,那時她每天由別的法輪功學員強拖著去車間幹活,去食堂吃飯,爬上四樓,整個十來個月,每次爬上樓,她都坐那喘好一陣子氣。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上旬下了一場大雪,三大隊的幾個分隊到院內掃雪,惡警大隊長張君明知她走路艱難卻強制她掃雪,其實就是要凍她,由於她腿根本就站不住,就讓她在雪地裏凍著,凍的她全身發抖,法輪功學員看不下去了,給她手套,有的給她帽子讓她坐下,就這樣她在雪地一直凍了兩個小時,直到掃完雪。

長期的病痛和高強度勞累,她再也支持不住了,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她開始吃不下飯,她骨瘦如柴,兩腿失去行走能力,右腿失去知覺,由別的學員背她回樓,整天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被帶馬三家醫院、大北監獄醫院檢查,說是腰脫、骨質增生,去趟醫院花費五百多元(錢由李錦秋自負),她剛被綁架馬三家勞教所時體重一百一十斤,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她非法勞教期滿時,體重只剩八十斤左右。當然,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受迫害的何止她一個,還有很多很多,例如:法輪功學員劉慧、高法英、曾多次受到吊銬,劈胯,搧嘴巴,暴打,等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受刑時慘叫聲整個樓層都聽得到……。

三、楊玉范被吊銬、電擊、暴打

錦州法輪功學員楊玉范,四十歲左右,二零一零年五月中旬被非法關押到馬三家勞教所三大隊,由於她一直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遭到三大隊長張軍、張環、張卓慧等人施行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如吊銬、電擊、暴打。

從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早上7點一直吊刑到次日凌晨,馬三家女惡警張環、張君、張卓慧、方葉紅、王丹鳳等人對楊玉范施行殘忍的吊扣,為加重她的痛苦,同時用數根高壓電棍電擊楊玉范的前胸、四肢、手心、腳心等敏感處,同時毆打。在長達十七個小時不間斷的折磨過程中,楊玉范被吊、電、暴打等昏死過去三次,小便失禁。

楊玉范被吊銬的第二天,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又被惡警張環等人關進小號「儲藏室」折磨九個多小時,期間不讓上廁所,不讓說話。從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女惡警們繼續用多根電棍電擊楊玉范的胸部及手心、腳心等敏感處,其手段下流殘忍。惡警張君還猛踢揚玉范的肚子,造成揚玉范肚子巨疼、下身流血近一個月。

修煉前楊玉范曾經做過開胸大手術,因長時間吊銬折磨,楊玉范的胸部刀口抻腫疼痛難忍,手腕子被吊銬進肉裏,腫起了大包。楊玉范長期被強制「轉化」、酷刑迫害造成嚴重內傷,身體非常虛弱,即使這樣楊玉范每天被強制進車間做重體力奴役。參與迫害楊玉范的惡警還有周小光、方葉紅、王丹鳳等。

四、杜玉紅被抻殘廢

瀋陽法輪功學員杜玉紅,四十多歲,二零一零年一月被送到馬三家勞教所,在馬三家勞教所,經過二個多月精神洗腦,同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杜玉紅不配合那裏的所謂學習教育考試,答卷等,被惡警張環、張君等上刑,先揪頭髮,掰手臂,打耳光,用寬透明膠帶封嘴,右手用膠帶纏至拳頭狀,把筆強行插進手心裏。拒簽後,在毆打過程中杜玉紅要求去廁所,警察不准,結果導致大便便在褲內。

四月初因拒絕放棄法輪功、不背「三十條」、不在考核本上簽字,杜玉紅被關到「儲藏室」迫害三天。而後送「東港」上抻刑折磨,由張環、張君、張磊等三名惡警把杜玉紅的雙手分別銬在兩張床上,然後用力往兩邊拉床抻進行抻拉,手被抻抽筋,最後將杜玉紅的手筋拉傷、大便失禁。放開後,又有人拿錐子扎,用腳踢胸口。

經過二十多分鐘非人性折磨,放回寢室。當晚杜玉紅全身疼痛、全身顫抖、一夜沒睡、左手腫成麵包狀,右手四個手指被筆插傷,左胳膊被抻殘廢。張磊還威脅杜玉紅不許說出去。杜玉紅被禁止親屬探視,並被非法加期。

五、劉越紅、王彩雲等七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1、北京海澱區法輪功學員劉越紅,六十歲,被非法勞教兩年,於二零零八年七月被劫入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劉越紅被惡警和邪悟者趙永華、宛淑珍做強迫「轉化」(即放棄信仰)、不配合遭吊銬、抻刑、劈胯、電刑、體罰、暴打和各種折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劉越紅被轉到「強轉專案組」。其中一個姓潘的(警號2178142)和一位姓趙的給她做「轉化」,持續了8天時間。在此期間,劉越紅遭受到各種折磨,包括罰站、跪、「坐飛機」、不讓喝水、吃飯、上廁所,用膠帶把腿纏上,強迫盤腿,警察張環看著。張環又給劉越紅家人打電話,脅迫家人做所謂的「轉化」。她的丈夫怕受牽連以離婚要挾。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惡警給劉越紅戴上手銬。姓潘的警察拿著寫好的三書,強行按上手印。然後就讓劉越紅回到五分隊繼續迫害。

2、遼寧撫順市東洲區法輪功學員王彩雲女士,五十九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被投進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第二天,即十月三十日,因報數聲小,王彩雲被帶到黑屋打耳光、電棍打。十一月,她不配合惡警背誦所謂「三十條」再遭毒打。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三日,王彩雲被「攻堅組」上抻刑,繼續強行逼迫她放棄信仰。

3、鐵嶺法輪功學員李春紅七月份被惡警上刑,蹲不下起不來;雙臂被反吊背面,稱「飛機式」,打手周小光、王丹鳳,四分隊長張磊拽著李春紅的頭髮往牆上撞。還有法輪功學員方彩霞被上大掛;劉榮華在三角庫房被上大刑。

4、付豔,錦州法輪功學員,五十七歲被惡警用各種酷刑折磨,如抻刑、吊銬等,身體傷害嚴重。

5、梁寧:大連法輪功學員,不放棄信仰,被連續酷刑折磨一個星期,不給吃飽、遭電棍電擊、不讓睡覺、被野蠻灌食等。

6、黃亞芹:本溪市法輪功學員,六十歲,被吊銬、冷凍等酷刑折磨。

7、法輪功學員王重華受抻刑後兩臂、手不聽使喚;法輪功學員劉慧、高德英、李紅、劉榮華、王敏等均受過被抻、被劈胯、暴打、踢、電刑等刑罰。

劉桂錦、王敏、付豔等都被此刑折磨成重傷。以上法輪功學員都不准家屬接見。

其實法輪功學員是不應該被抓、被打,更不應該遭受到如此的迫害及酷刑折磨,因為他(她)們修煉的是「真、善、忍」,通過修煉身心受益,無病一身輕;道德提高,遇到困難事,先替別人著想,給家庭和社會帶來了無盡的好處。像這樣的人對任何一個國家和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如今法輪功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得到洪傳。

在此正告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警察:不要做中共惡黨的替罪羊,立即停止做惡,否則當歷史走過這一頁的時候將逃脫不了正義的制裁!同時給你的親人們帶來償還不盡的惡報。法輪功學員雖然被你們殘害,而慈悲使他們從內心希望你們覺醒,停止做惡,為自己與子孫贖回生命的未來!


馬三家的惡警主要打人兇手與警號:
總大隊長張君2108050
轉化隊長張環2108455
教導員張卓慧2108469、
張磊2108456、
張秀榮2108051、
鄒小光2108695、
方葉紅2108434、
董彬2108126
鄒小光、
於小川,
朱海傑 [生產],
黃海燕,
關麗英,
江 寧,
趙 寧
邪悟參與者:苑淑珍、趙詠華
(攻堅轉化小組,如遇人員不足就叫別的部門,男警或普犯參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