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法中路自通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修煉這十四年來,歷經無數的苦難,雖不盡人意,多數是闖過來了。在過關中我與老伴牢記師父的講法,就是按照師父說的那樣做,我們心裏只有師父,頭腦裏只能裝大法。就如我妻子說的話:不管怎麼做,反正是要跟著師父走的,別的啥都不要,我們倆就認準了這個理。

這幾年來,我們倆互相監督,不僅抓緊時間靜心學法,除吃飯睡覺,說話外,不管是走路逛商場,還是乘車坐船,不是不停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默念《論語》、師父的經文或是詩詞,使我們的生命時常溶於法中,一天儘量保持著較好的修煉狀態,這樣,遇到困難、干擾、魔難的時候,就好過的多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進入法輪修煉大法這一法門。歷經這十四年風風雨雨的修煉歷程,雖然自己修煉得不怎麼精進,但這無邊大法鑄造我這個生命的過程,恩師度我的浩蕩佛恩,是難以用人間任何美好語言能表述的。現我把自己在大法中實修自己的這點淺悟,寫出來向師父彙報和各位同修交流,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一、苦海沉浮得大法

我出生在一個家居深山的貧苦家庭裏,五歲的妹妹餓死在坡上,四十五歲的父親六零年在邪黨製造的大飢荒中餓死在田裏,十八歲的兄弟無錢治病死在床上,九口人在五年內死了三口,這個家就剩下我和重病纏身的母親,以及不滿十歲的弟弟和妹妹。媽拉著我的手說:孩子,離開這個鬼地方,到遠處逃命去吧!家中就我是一個正勞動力,那時邪黨成立甚麼公社,我走了誰在家掙工分過日子呢?當時,正值邊疆招人,不走又怕錯過機會,想來想去,想出了一個辦法,找了一個身強體壯、十分能幹的妻子來幫助母親料理家務,把這個家撐起來,我就這樣離開家到了一個單位工作。

我家是簡陋的茅草房屋,屋外下雨屋內下,屋外不下雨屋內還在下,妻子就是在這樣一個屋裏面生活。懷孩子時,正值伏天,年輕無知,只圖怎麼涼爽舒服,在茅草屋裏的濕土地上,還潑上水鋪上竹蓆挺著大肚子,睡覺納涼幾個月,從而染上類風濕關節炎嚴重疾病。身體右側肌肉萎縮,針扎不知痛,骨關節開始變形,大小醫院看了不少,都說無法治療。

禍不單行,病魔纏身沒甩脫,又招來人災橫禍,真是雪上加霜。一九六四年邪黨搞甚麼四清運動,說妻子是四不清的人,整天挨批鬥,要把她批倒批臭,逼的她無路可走,趁著夜深人靜之時,避開看管的民兵,偷著來到一大水塘前,準備跳水了卻人生。兩眼一閉直往水塘中撲去,可是卻跳不下去,就覺的身後有人拽著她,並且身不由己的又把她拽回那個屋裏。她在這屋裏好似坐地獄,哭無淚痛無聲,全無求生的想頭。到了深夜,又偷著出去跳崖。走到一座數十丈高的懸崖邊上,數數噠噠的痛哭一陣後,就往崖下跳。還是跳不下去,明明白白的感覺到身後有人拽著她,還不停的跟她說:「以後會很好的,以後會很好的。」又把她拽回到那個屋裏,是神靈護佑才使她活了下來。四清運動結束後,啥問題沒有,莫名其妙的折騰她一年多。這時,她的身體已經垮了,類風濕關節炎越來越嚴重,肝、膽、腎、心臟、胃全都有病,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好的,藥物不斷,常住醫院治療,魔難根本就無法解脫。

一家人就她這一個正勞動力,現在把她磨成這個樣子,別說掙工分,生存下去都是問題了,在無奈的情況下,只好把她接到我身邊來,由我來照顧她。重病把她折磨的非常可憐,奇癢症犯了,難受的在屋裏跳來跳去哭叫,鑽心的癢癢。類風濕關節炎犯了,就只好給她按摩止痛。為了減輕她的痛苦,我專門去學針灸療法,替她針灸,也不管用,還把我也拖的精疲力盡。送她到那些大醫院求醫,找名醫治療,名醫也治不了她的病,那些醫生看了,個個都搖頭,說她患的病是一種絕症,誰也沒有辦法。

我對妻子說,不是我不拿錢給你醫治呀,是醫生沒有辦法醫呀。我們兩個人的命都苦,你得絕症我也是一身的病,我們這個家要垮了,看來醫院是救不了我們,去找神仙吧,從此,我也下決心找仙術。我搜集了好多的修行故事書籍,走訪了很多很多的所謂民間高人:有道家跑江湖的名流,有耍小能小術的賣藥先生,還有自稱魯班多少代弟子的高徒。我妻子進了佛門,有空就往廟裏跑,一心一意為廟裏服務,做了不少事情,一晃就是十多年。但她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廟裏也不清淨,大肉偷著吃,麻將照樣打,爭爭鬥鬥時常可見,物質利益高於一切,實質是一個旅遊場所,為謀求效益的一個經濟實體。妻子沒有找到長生術,我也沒有甚麼收穫。我擠出時間去闖盪社會,走了半個中國,病急亂投醫,凡是氣功我就學,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我都去拜訪。練來練去,練出一身病來,皮膚黑黑的,走路提不起腳,坐著就迷迷糊糊。人家看著我這個模樣就害怕。

也許是神看我們誠心,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妻子到公園裏轉悠,一熟人拉著她說:「走,去煉法輪功,這功法太好了。」也可能是緣份到了,聽到法輪功這幾個字,她就覺得很新鮮,一下子精神起來了。到了那裏,她站在煉功人群後面,跟著前面的人做的動作做。做了幾個早晨,五套功法就學會了。同修又幫她請來一套大法書籍。從此,她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修煉法輪功確實好。五套功法煉下來,心清體透。好啊!真是好啊!三個月修煉過去,妻子的偏頭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膽囊炎、肝炎、腎盂腎炎、胃炎、胃下垂、腸炎、盆腔炎、子宮肌瘤、痔瘡、類風濕關節炎、風濕心臟病,皮膚奇癢症等疾病全不在了,不翼而飛。她體驗到那種身體沒有病的感覺太玄妙了,全身像一個麵包,鬆軟軟的。她的胃口也好了,冷的,軟的,硬的食物都能吃,走路生風,做啥事不知道累,爬上坡後面就像有人推似的,非常輕鬆,神奇呀,太神奇了。她那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

她修大法的神奇效果使我震驚,我也跟著她修煉起法輪大法。法輪功確實神奇,在極短時間內我就知道或感受到了很多玄妙的東西。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師父下給我們(主元神)一套修煉系統,機理和機制,在煉五套功法時,只要法理明晰,心態純淨,動作準確,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師父就會在另外空間給你演化。我在做每一個動作時,會聽到師父那親切的口令聲,隨著師父喊的聲音一股暖流走遍全身。在煉第五套功法時,有時會感覺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全身非常舒服,心清體透,好似全身有被能量包容之中的感受。每套功法都藏著玄機,都在清理我的身體,淨化我的身體,改變我的本體。我修煉五個月後,身體基本達到無病狀態,低血脂,肺氣腫,胃炎,胃下垂十四公分,脈管炎等等疾病不翼而飛。那種無病的感覺玄妙至極,用盡最美好的語言也難以表達完美。

縱觀歷史,橫觀眼前,不管是有錢有權的,還是達官貴人,哪怕是皇帝,他們不知想了好多辦法,採取了若干措施,也沒有看見或聽說過誰用靈丹妙藥救了自己的命,我們的師父做到了。他把一個絕望的走投無路的婦女救活了,把一個破碎的即將崩潰的家庭的創傷癒合了,讓我們脫離了無邊的苦海,成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我和妻子的心裏怎麼能忘記師父呢?我們心裏只有師父。

我頭腦十分清醒,看了一遍《轉法輪》,就知道這是一部天書,是我們上天的天梯。他告訴我們怎麼修,修甚麼,怎麼煉,煉甚麼,我深信不疑,我們得到了師父的真傳。

二、改變常人的觀念

師父在《轉法輪》開篇《論語》中一語道破天機,「「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修煉法輪大法就得從改變常人觀念這兒入手,我們按照師父開示的玄機,緊緊抓住這一點修自己,使自己的心性不斷得到提升,真的修的很快。

說修得快,也是自己和自己比而言。我們夫妻倆的常人觀念很多,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一對照檢查,發現我們真的私心很重,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歡喜心、安逸心、貪婪心、怕心,七情六慾樣樣俱全,去掉它真的很難,才從常人開始修煉,要轉變這些觀念,談何容易。但是,遇到釘子了我們不灰心,因為我們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是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大法弟子,栽了跟斗爬起來接著修,我倆決心大,互相鼓勵,一定要把執著修下去。但是,修起來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就像一棵樹一樣,我們頂多去掉了一些葉子,別說樹根,連樹枝都沒有動一下。我就想,執著是個甚麼東西呀,這麼頑固,怎麼轉變常人的觀念?

我倆反覆學師父的講法,終於悟出了一層理。我們的師父佛恩浩蕩,是王中之王,甚麼事都做得了,可這執著是我們的,師父給你拿下去了,那我們修啥呢?必需要我們自己修才行。修在自己呀!別的事你做不來,你想要甚麼,你想不要甚麼,有這麼一個願望,這個事該做得來吧?當執著一出來時的時候,你就發出一個願望,師父,這××執著我堅決不要,徹底否定它。你這個願望,是按照大法的標準對照出來作出的選擇而發出的正念,就是排斥執著,你排斥多少,師父就給你拿下去多少。要和不要這麼一個願望就有這麼大的作用呀!《轉法輪》講:「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

從此以後,我們就按照師父說的做,向師父發願。凡是師父給我的,我全都要,跟隨師父堅修到底;凡是不能同化大法的那些不正、不好、不純的生命和其它生命在歷史上對我做過的甚麼安排或我對誰作過甚麼承諾,一律徹底否定,我全都不要。在修煉過程中,就是抓常人觀念的轉變。常人觀念就是執著,執著就是業力構成的,不同的業力構成不同的執著,轉變常人觀念,就是去掉執著,消除業力。只要執著心一冒,在第一時間裏就發出一願,排斥它,否定它,不管它給我有多痛苦,我不顧惜,不憐憫,堅決把它去掉。

執著這個東西,看別人的看的很清楚,看自己往往犯糊塗。正念出不來,人心就成了執著的保護傘,師父怎麼給你去呀?我就和妻子切磋起來,我問她你還記得師父講過這樣的法?凡是叫人得到好處的都是魔,她一下明白了,說她一直抱著人的理不放,佔公家的便宜不佔私人的便宜,佔公家和私人便宜都是私,想得到好處的心都是為自己,這個心要不得,堅決把它去掉。以後家裏沒有了,差啥就到市場碰到就買,不再專門去找便宜貨了。我們倆每天就是這樣你幫我,我幫你,互相找,自己找,共同切磋,不讓漏掉一點執著,真的心性提升很快。

三、身在法中路自通

我與老伴倆知識淺薄,她沒有進過學堂門,我也就是現在小學四年級的樣子。在修煉路上遇到很多坎坷,歷經很多魔難,有些關沒有過好,摔了不少跟頭。但是,我們倆是知道好歹的人,師父把最好的東西都給我們了,為了要我們修回去,師父吃盡了苦中苦,為我們吃了那麼多的苦,自己還不好好修,那怎麼對得起師父呢?

(一)跳出情的糾纏

走進修煉門,第一關就碰上了情關。七個孩子連續下崗,呆在家裏沒有飯吃,大兒子又和兒媳婦離婚。兒子非要孩子,法院把孩子判給了大兒子,兒子把孫子給我們兩老照看。剛滿兩歲的小娃兒,從沒離開過娘,放在我們這裏哭鬧得不行,兩手拽著窗子上的鐵條搖晃哭喊著媽媽,十分悽慘。兒媳又捨不得孩子,隔三差五又來看他,惹的孫子更是哭鬧。我喊把孩子給兒媳抱走,讓她撫養,老伴說不行,那是我家的根,不准動。一天就在扯這個皮,法學不進去,煉功靜不下來。我和妻子商量,咱們兩個也別爭吵,你也別聽我的,我也不聽你的,都聽師父的,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她說這個辦法好。

對這個情的法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最清楚不過了,放不下這個情,你就修煉不了,我們倆把我家的這個根揣在心窩裏,也修煉不了。順其自然,我倆是修煉人,我們給他一個美好的未來吧!妻子聽了很高興,笑著對我說,遇到具體問題,啥都忘了,這是一次教訓,以後有啥事了,要先拿大法來對照,聽師父的話,按師父說的做,我們把這個孫子給了兒媳婦撫養。兒媳通情達理,常把孫子引過來給我們看,隨著他一年一年長大,我們就教他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把護身符戴在他胸前,讓他做師父的小弟子。他受益於大法,學習成績特好,讀初中是那個年級的前一、二名,英語、數學常打滿分,現到一個名牌中學讀高中,已是二年級了,依然是尖子班的前幾名。現在幾個兒女和媳婦自謀職業,都能維持一般生活,邪黨不敢拿工作去要挾他們逼迫我們。

(二)正念反迫害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邪黨組織使用了集人類歷史最下流的手段,動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惡毒的方式破壞大法與迫害大法修煉者,不少同修被惡警綁架到公安局進行殘酷迫害,大量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被強行銷毀。我心如刀絞,難受極了。這天的下午,我們有幾十位同修在一起學法,突然闖進來十多個惡警,氣勢洶洶。有的在打手機,有的在用對講機呼叫他們的頭兒,有的在找這找那,搜查甚麼東西,接著前呼後擁的把我綁架到了公安局進行迫害。

開始,強迫我們看邪黨誣蔑、誹謗的電視,然後強行要我說出他們想要的甚麼事情。威脅、恐嚇、辱罵、敲詐都用上了,晚間不准回家,不准睡覺,要我寫甚麼材料。當時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知道怎麼做才好。但是,我明白法輪大法好,他救了我們夫妻倆的命,使我們倆真正成為一個好人,我們做的一切沒有錯,我們是自願來修煉大法的,無論如何不能做對不起大法的事,做對不起同修的事。我清楚知道邪黨歷來搞的甚麼運動,都是專門整好人,他認為哪一種人不順眼了,就要來整你,中共從來是不講理,是專門找茬整人的,所以他問我甚麼,我總是告訴他們,「不曉得,不知道,曉不得」,這九個字背得爛熟,那些惡人問了一晚上,還是那九個字。我善意的給他們講,我們煉法輪功是為了鍛煉身體做個好人,沒有做你們想像的事情,你們想要的東西我沒有。說到這裏那人急眼了,桌子一拍發了瘋似的吼了起來;「你還裝蒜,那某人都講了你幹了甚麼甚麼壞事,還在這裏狡辯。」我一聽他施詐到我頭上來了,根本就沒那回事,我問他,你參加工作幾年了,他感到莫名其妙。我說一聽你說話就是個毛頭,氣的他說了一句就出去了。

邪惡在我這兒沒有撈到甚麼東西,又去找我妻子的麻煩。我妻子心裏明白師父講的是正法,是不敗不破的大法,任何生命都沒資格、也不能去評說,她堅信大法能戰勝一切邪惡。所以,惡警來到我家,她堂堂正正的站在堂屋中間,嚴肅的目視著他們,鄭重的告訴這群人:「我已經死過兩次了,全身患十多種疾病,其中有兩種病是絕症,全是靠煉法輪功煉好的,你們要怎麼做,看著辦吧!」他們一個個驚呆了。停了一會,其中一人說:「這樣吧!您把那些東西收拾一起,自己送到公安局去吧!」說完,這伙人就跟著他走了。

自邪惡開始迫害後,同修一時不知怎麼做,全都散開了,大法資料沒有來源,師父講的法也看不到了,這怎麼修呀!我和妻子切磋,這種狀態不行,當時本地做資料沒有這個條件,我們要走出去和外地同修聯繫,把資料工作繼續做起來。這個願望一發出,師父就給我們做出了安排,不久就和外地同修聯繫上了,那些資料雖然不完整,有些零亂,但採取相互傳看的辦法,多數同修能看得到了。後來,條件逐漸成熟,就建起了家庭資料點,這項工作越做越好。

但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沒有放鬆,一天,六、七個人突然撞了進來,有派出所的警察,有街道辦事處和居委會的工作人員,他(她)們惡狠狠的砸門說要進屋幹甚麼。當時,妻子一人在家,她沒有怕心,坦然自若。她想到:她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按照師父說的做,是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修,任何生命都不敢動我,哪怕它就是動一念,大法將會把它打入無生之門,我是頂天獨尊的神還怕你這人嗎?她堂堂正正的把那些人讓進客廳裏坐著,然後她不慌不忙的給他們講起真相來。

有個警察聽她說「法輪大法好」,就忙打岔:唉!別說那些喲!我妻子就對他不客氣了,對他說;「你在我這個煉法輪功的家裏來,不是聽我說法輪功的事,你想聽甚麼呢?要聽別的,請你出去到廣場那兒去,聽那兒罵街的人多的是。」這一下還真的把他震懾住了。他忙說,那你慢慢講,我聽著。

我妻子告訴他們:你們在座有的在公安也是搞工作好多年了吧?別說我們這兒,就說全國,你們聽說有那一個煉法輪功的人吃喝嫖賭,貪污腐化,偷拿騙吃,打殺搶抓?這麼多年了,你們給我找一個出來呀!上億的人修啊?小伙子們,姑娘們,你們不覺得這個群體神奇嗎?這樣的人他稀罕你們那個權力嗎?這麼多的人遭受你們的迫害,你又聽到哪一個煉法輪功的人罵過你們一句難聽的話?這些人的思想境界是何等的高尚?你們給法輪功學員栽贓的那些所謂判刑的證據,有哪一條擱的上去?連判刑依據的法律文件都沒有,到時清算了結的時候,你們誰能承擔得起?大法弟子最擔心的是你們無知造下的罪業,你和你們的親人和你們的後代都難以還清呀!為甚麼很多同修才從勞教所出來又找你們講真相,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們,自己受苦算不了甚麼,怕你們再犯罪呀!大娘沒有讀過書,不知道說清楚了沒有,回去多看那些真相資料吧!

這屋裏靜的人呼吸的聲息都聽得清楚,沒有一點動靜,誰都不願打擾我妻子講真相,誰也沒有說話。最後,個個帶著沉重的心情,走出了這個屋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