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天水市張映堂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法輪功學員張映堂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當地惡警馮繼堂等人的綁架、毆打和勒索。

張映堂,男,六十多歲,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馬跑泉鎮州十甸子村人。於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患多年的慢性支氣管炎、腰腿痛、高血壓等許多疾病很快就不醫而癒了。深感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從此按「真、善、忍」的標準堅修大法。

自從1999年7月中共對大法、大法師父及弟子進行誣陷、迫害以來,張映堂長期遭受中共不法人員、部門的迫害,多次遭到非法敲詐、勒索、關押、綁架等。

2000年:多次遭綁架、虐待、勒索

2000年正月初七,天水市秦州區和麥積區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麥積區馬跑泉鎮三十甸子村半山坡的果樹地裏學法交流,被公安惡警發現。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綁架到麥積區公安分局的地下室遭受迫害,以政保股股長周繼祖(現已退休)、副股長馮繼堂(因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被升為股長、國保隊大隊長)為首的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強迫轉化,逼寫不煉功保證。直到晚上9點多,張映堂等法輪功學員又被轉移到馬跑泉鎮派出所繼續強迫轉化,張映堂就寫到:修煉法輪功,要一修到底,直至圓滿。惡警看了說不行,但又裝出偽善的面孔,打電話叫三十甸子村委會主任和張映堂的兒子把張映堂接走。但沒過幾天,派出所又把張映堂抓去,到晚上直接送到麥積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半月。在這期間,惡警周繼祖、馮繼堂跑到張映堂家去敲詐、勒索錢財,並對張的妻子威脅、恐嚇說:如果不交錢,就把你也抓起來。張的妻子說家裏實在沒錢,他們當時就硬逼她馬上去借。張映堂的妻子只好去借錢。出去後便在鄰居家躲了起來,周繼祖、馮繼堂二惡警又追至鄰居家,沒有找到人影,仍不善罷甘休,又回到拘留所向張映堂索錢。如不交錢,就判勞教,張映堂被逼無奈,先借了200元錢交給了他們。他們就把張映堂放回家,但條件是在秋後有收成時張映堂還得交錢。於是,張映堂雖然回家了,但馮繼堂、周繼祖一夥隔三差五的總要到張映堂家去勒索。當年八月份,張映堂又被逼著交了300元錢。

2000年12月份,張映堂為了給大法說一句公道話、還大法和師父清白,與妻子一同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遭到綁架,被警察劫持到廣場派出所,以後又被轉到八寶山派出所,一同前去的妻子也不知下落。惡警把張映堂關到鐵籠子裏,不能動彈,他們還抓住張映堂的衣領對其拳打腳踢,逼問他是哪裏人。迫害三天三夜後,因問不出結果來,又把張映堂轉到石景山區看守所關押十多天。北京冬天的天氣,寒氣逼人,惡警們扒光了張映堂的衣服,令其坐在冰冷的地上,不讓動。騙走了張映堂的錢,還指使犯人對其毆打、辱罵。每天都要提審,一提審就是一個多小時,仍然採用威逼、恐嚇、和毒打。逼張映堂說出是哪裏人,遭到張映堂拒絕,他們以為張映堂為陝西口音,可能為陝西人,張映堂沒有否認。他們就叫來陝西某地駐京辦兩個人要將其接走。那兩人來一問,張說不是他們那裏人,也不去他們那裏,是來上訪的。那兩個人一聽,惱羞成怒,對張映堂又是一頓大罵,還說張映堂把他們害苦了,他們光一趟車費就得花幾十元錢。

就這樣迫害十多天後,張映堂一直強烈要求上訪,惡警們說:信訪部門現在任何人都不准去,不接待任何人,你有甚麼意見,寫下來,我們給你往去拿。說著拿出厚厚一疊上訪信讓張映堂看,並且便拿來了紙和筆。張映堂不知是詭計,填寫了上訪訴求並說出了家庭住址。

三天後,天水市麥積區公安分局惡警馬建喜和馬跑泉鎮派出所董姓所長來到了北京,又把張映堂押回天水市駐京辦海澱區的辦事處。那裏關押著天水30多名法輪功學員,張映堂的妻子也在其中。惡警馬建喜對張映堂又打又罵,並進行了搜身。張映堂所帶1500元現金被馬建喜搜去,惡人見錢眼開,直接裝進了自己的腰包,不開任何票據,佔為己有。

兩三天後,惡警馬建喜一夥押著法輪功學員們回天水。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就又遭到惡警的毒打和謾罵。

剛一下火車,張映堂等法輪功學員就被劫持到天水市麥積區公安分局,晚上被關進了看守所,被犯人打罵。政保股股長周繼祖、副股長馮繼堂三番五次地非法提審、強迫轉化。惡警使盡了卑鄙手段和招數,仍然達不到目的。一月後,他們又把張映堂等法輪功學員拉到戒毒所洗腦班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被罰掃地,提、倒馬桶,打水,還遭受吸毒犯的凌辱。這依然動搖不了法輪功學員修煉的意志。馮繼堂、周繼祖就氣急敗壞的開始給張映堂、李義奎(遭受多次的暴打,關押、巨額罰款而於2003年流離失所,至今下落不明多年)、劉文瑜(已被迫害致死)、翟鳳慈(現已嚴重致殘)、韓美英等編織罪名,判勞教,並強行抓住法輪功學員的手在勞教書上簽字、按手印。

幾天後,張映堂、李義奎、劉文瑜、韓美英、翟鳳慈等被馮繼堂、馬建喜強行押送到蘭州平安台勞教所非法勞教。張映堂被體檢時因查出有嚴重高血壓、心肌梗死等病,李義奎也出現高血壓危像而被勞教所拒收,其餘三人則被勞教。馮繼堂等惡人覺得陰謀未能完全得逞,只得將張映堂、李義奎押回天水。但他們仍不甘心就此罷休,就又拉著兩人去天水市第二人民醫院體檢。其結果和蘭州的體檢結果一樣,醫生告訴他們這兩人的病很重,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需要立即住院治療。但邪惡的馮繼堂、武紅霞根本不理醫生說的話,將張映堂、李義奎繼續劫回戒毒所,非法關押,還死皮賴臉的想從兩位法輪功學員處索取好處費,厚顏無恥地編造謊言說張映堂和李義奎體檢不合格而沒被勞教,是因為馬建喜在蘭州找的醫生是熟人而給留的面子。

關押4個月後,馮繼堂逼著張映堂的家屬到處借錢,給張映堂罰款3000元後放回家,而其妻子則被關押迫害1月後被罰款1000元才放出。而李義奎則遭到巨額罰款,債台高築。

但張映堂的苦難遠遠沒有結束,馮繼堂當上了國保大隊隊長、政保股股長,他更是變本加厲的到處騷擾、監視、抓捕法輪功學員,勒索錢財,威脅家屬。甚至跨地區跨縣的到處抓捕、迫害各地法輪功學員。張映堂仍被邪惡列在重點迫害名單之內,經常受到邪惡的監視、跟蹤,騷擾。

2004年:凶殘的刑訊逼供

2004年正月間,惡警馮繼堂、裴俊青等人又闖入張映堂家,將其綁架到公安局行刑逼供,問張映堂這幾年都幹了些啥,張映堂的回答不能令他們滿意。馮繼堂親自上陣,帶著裴俊青、武紅霞等惡警對張映堂大打出手。怕人看見,他們用報紙糊住了窗戶玻璃,關了門,馮繼堂拿著二尺長的木棍、裴俊青拿著中間穿有鋼絲繩的膠皮管,惡狠狠地抽打張映堂,且遍打邊數數。他們每人各打20多下,馮繼堂手中的木棍被打斷了才住手,武紅霞也來拳打腳踢,打耳光。張映堂的臉、脖子、手心手背及全身到處都被打得青紫、腫脹。然後,馮繼堂等又把張映堂的一條胳膊從下朝後上扭到背後,另一條胳膊繞過肩膀擰到背部,兩手緊銬在一起。疼得張映堂大聲慘叫,汗水濕透了衣服。隔壁房間的副局長聽見了,進來冷漠的看了看說:你就是那個修煉要堅持到底,直至圓滿的張映堂嗎?說完就走了。他們就這樣反覆的用酷刑折磨著張映堂,每次酷刑長達一個多小時。他們迫害好人還覺得不過癮,乾脆就把張映堂吊銬在半牆水管子上,兩腳離地,整個身體懸空吊打。約一小時後,他們又把張映堂雙手用銬子銬住,強拉著到馬跑泉鎮潘集寨公路段貼有真相標語的電桿旁邊照相,企圖網羅罪名,又拉著張映堂到各個村莊到處照相。最後由於天色大變,下起了大雪,他們才不去了,說光這些證據就足以法辦張映堂了。然後又把張映堂拉到馬跑泉鎮去遊街,那天正好是逢集,引得許多人駐足觀看。他們還禁止與家屬見面。最後家屬費盡周折才見到張映堂,家屬看見張映堂滿身是傷,質問他們,他們反而說那是張映堂自作自受!

一週後,他們就把張映堂又送進黑窩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一月後,家屬向公安局要人,他們叫家屬拿2000元錢來就放人。武紅霞收走了張映堂家屬借來的2000元現金,不開收據,也不放人。過了幾天仍然不放,其家屬就給馮繼堂、武紅霞說好話、求情,費了許多周折才把人要出來。

2004年6月份,由於在麥積區麥積鎮、甘泉鎮一帶出現了大量大法真相標語,有力的震懾了邪惡,邪惡狗急跳牆,加緊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騷擾。公安局、派出所、鎮政府以「家訪」為幌子,不時地騷擾、監視所有法輪功學員,尤其是所謂的「敏感日」。

2009年:再次被騷擾

2009年馮繼堂帶著惡警卜建輝、趙小軍一夥又非法闖入張映堂家,不知羞恥的說,他們這幾年都沒有找到張映堂,2004年的事還沒完哩,要張映堂跟他們去公安局,落實以往的舊事情,如果不去的話,再過20年也跟他沒完。張映堂正念抵制,他們留下電話號碼就走了。還說來時給他們打電話。

10多年來,張映堂和本地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一直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物質上的敲詐、勒索、身體上的非人折磨及各種形式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