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女性法輪功修煉者權益的惡意侵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今年十月二十一日在聯合國紐約總部,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比勒費爾特教授明確指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信仰的迫害,並駁斥中共對於法輪功的「×教」定性。在提到中共對「少數團體信仰者」的迫害時,特派專員專門提及針對婦女的迫害問題。他強調說:「對於任何侵犯婦女權益的行為,(我們)都應對其進行譴責並與之作戰」。

中共在對女性法輪功修煉者迫害時凶殘至極、罪惡滔天。我們舉出實例,羅列中共對女性法輪功修煉者的種種罪惡,和世人一起對中共進行譴責並支持所有窒息邪惡中共的力量。

一、語言暴力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語言暴力是最為普遍的。幾乎所有被中共綁架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都不同程度地遭受過中共暴徒的語言暴力。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十點多鐘,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尖山區臥虹橋派出所六、七個警察參與綁架了六名法輪功學員。在對一個小姑娘法輪功學員綁架時,警察張恩澤、肖永等連踢帶搡將小姑娘抬上車。在車上警察張恩澤用拳頭打小姑娘,並說:「我給你介紹對象,介紹個流氓,把你扔男間去,裏面全是流氓……」說著就把小姑娘的近視眼鏡搶走了。

黑龍江建三江有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青龍山洗腦基地。基地頭目叫盛樹森,已經五十七歲了。此人道德十分敗壞,對被綁架的法輪功女學員經常掐臉、掐大腿,動手動腳。並用淫穢下流的語言威脅說:「如不放棄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幾個老光棍強姦你……」

二、毀容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保持一個好的容貌既能展現自己的內心境界,又能表達對他人的尊重。誰不希望有一副嬌好的面孔呢?可是變態的中共暴徒卻專門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容貌進行摧殘。

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高蓉蓉,於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在值班室連續電擊七小時。致使其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變形,連朝夕相處的同伴都認不出她了。

關於這次電擊,高蓉蓉有個完整的自述:「……唐玉寶電我至晚上九點多。漫長的六、七個小時電棍酷刑,我是在極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過的。唐玉寶一直拿兩根電棍同時電擊我的臉、耳朵、脖子,在同一部位電擊時間很長,還重複電擊。我在電流擊打中渾身抽動,手銬和暖氣管子不停的撞擊震盪,手腕被卡出的傷痕至今還有,之後兩個多月手臂發麻。眼窩被電後,我的眼睛一直乾澀,眉毛輕輕一碰就掉,耳朵和嘴不知蛻了多少層皮。……警察曾小平進來,拿一面小鏡子對著我,讓我看被電擊毀容的臉,他還說這是我自己造成的。我的整個臉、耳朵、脖子、後背、腳腕等多處被高壓電棍反覆電擊,皮肉被燒灼得隆起、起泡、焦糊。臉腫大得高出一拳,嚴重變形。眼睛僅剩一條縫,有黃豆大的黃水不斷從我臉上滲出。頭髮粘在臉和耳朵上,脖子上的泡有拇指大。特別是電棍重新落在傷處,那種痛苦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漫長的六、七個小時電棍酷刑,我是在極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過的。……」

高蓉蓉遭嚴重毀容十天後的照片傳到海外,引起舉世震驚。世人不敢相信有著悠久文明的中國竟然發生如此慘絕人寰的罪惡。面對高蓉蓉被毀容後的照片和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中共沒有絲毫的回應,以迴避性的沉默表達它的頑固。

當然沉默對於中共來講,一方面是默認迫害造成的事實,另一方面卻分明向世人透露出它要對法輪功學員繼續迫害下去的險惡!

三、對乳房的摧殘與玷污

乳房是女性用以哺育後代的身體器官。只要是人就應對女性的乳房有最起碼的尊重,因為那不只是對女性的尊重,也是對曾為人子吮吸過乳汁的自己母親的尊重。不只是自己的母親用乳汁哺育過自己,天下的母親有著相同的母性,對其他母親乳房的玷污難道不是對自己母親的侮辱嗎?

然而,中共暴徒卻不顧起碼的廉恥,專門對女性的乳房進行摧殘和侮辱。

二零零零年八月,河北淶水縣淶水鎮鎮長劉振福,對進京上訪被劫持到邪黨黨校的法輪功學員陳程蘭進行滅絕人性的迫害:把她打倒後,再用腳狠跺陳程蘭的兩個乳房,邊跺邊咬牙切齒地說:「看你還煉不煉,看你還上不上北京!」當時陳程蘭就口鼻噴血,昏死了過去,兩個乳房被跺得黑紫腫大。

山東省沂南縣大王莊鄉鄉政府的中共匪徒們是這樣摧殘法輪功學員的乳房的:

杜永蘭因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綁架回來後劫持在鄉黨委的辦公室裏,遭到了殘酷的暴打。鄉里幹部為了達到羞辱她的目的,逼她脫光衣服。惡徒王現永嫌她脫得慢,就把她的棉襖扒下,又把她的毛衣、內衣猛地一塊扒光。王現永和李永寶一人拽著她一隻胳膊,惡徒薄存起一手死死地抓住她的一個乳房,一手持電棍狠狠地往她身上電,電得她直打滾,痛苦難言。

多邪惡啊,抓住女人的乳房再用電棍去電擊,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嗎?

還是這幾個惡徒,他們對同鄉的法輪功學員秦洪芹是這樣迫害的。

他們將秦洪芹兩手銬在背後,強行讓她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幾個惡徒開始輪流用大皮鞋猛踢她的臀部、大腿。惡徒李永寶站在她的大腿根上,用皮鞋向下踹。秦洪芹因背後戴著手銬只能斜躺在地上打滾。王現永邊打邊說:今晚上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把她打得不能動了,惡徒們才把手銬摘了,把她架起來站著。王現永背後緊緊地攬著秦洪芹,雙手抓住她的兩個乳房攥了一陣子。後來王現永又將她的上身強行扒光,一個人一邊架著她一隻胳膊,王現永開始用手耳光式的來回扇她的乳房,扇一下乳房一擺動。王現永找到了打擊女人乳房的樂趣。

王現永擺弄了一陣子,將秦洪芹架到沙發上坐下,一個人拽住她一隻胳膊,王現永又開始用煙頭燒她的乳頭……

接著王現永將秦洪芹的褲子、褲頭一塊扒光。全身扒光後兩個人拽著兩隻胳膊,兩個人搬著兩條大腿向外搬,王現永手持電棍向她陰道裏插。

四,性侵害

當然,惡徒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時可不是只對乳房或生殖器官進行單一的摧殘,他們往往是肆意摧殘、無所顧忌的,像對秦洪芹的迫害就是這樣。

我們從中共暴徒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生殖器官的迫害中可以充份地揭示出中共的邪惡和無恥。

對法輪功學員生殖器官的迫害大致可分為兩個方面:一個是對法輪功學員生殖器官的摧殘,一個是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姦。

二零零二年六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楊秀蓮和女兒魏彩霞被非法關押在漢台區看守所裏。陝西省漢中市漢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馬平安,指示惡警門全秀利用吸毒犯張莉等迫害楊秀蓮。強按楊秀蓮的頭,造成她頸部骨折。兩個惡徒分別抱住楊秀蓮的胳膊,兩人再分抱住她的腿,還有兩個人在下方用牙刷刷楊秀蓮的陰道。其餘的惡人則排成隊輪流捏楊秀蓮的乳房,致使其乳頭鮮血淋漓,痛不欲生。

湖北省浠水法輪功學員楊梅被綁架到湖北女子勞教所期間,在惡警程瑜、黃漢華、張曉燕等的唆使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開始,勞教人員高林、吳娜軍、應玉容等三人對她展開新一輪的施暴。她們把她兩隻手綁在窗框上吊了兩天一夜,脫光衣服用針在她身上到處紮,把熱水袋灌滿開水打臉、打頭、打眼睛、拔頭髮……更下流的是惡徒用牙刷刷陰部、捅陰道,穿皮鞋猛踢陰部……有一次惡徒居然把撿來的兩隻還沒滿月的小貓,放在她身上滿身爬。還把小貓的頭按在她乳房上,那毛茸茸的噁心感覺,真令人毛骨悚然。

中共惡徒對法輪功學員的性酷刑非常殘暴。在內蒙女子第一監獄,惡徒曾用掃床刷打擊內蒙古巴彥淖爾市法輪功學員王霞的陰部對她進行侮辱和折磨。在馬三家勞教所,遼寧本溪法輪功學員信素華多次被惡警踹陰部導致休克。馬三家惡警還曾經把電棍放入法輪功學員陰道裏電擊。遼寧大連教養院警察扒光女學員衣服,手腳都銬成大字形,然後往陰道裏面塞辣椒,塞拖把,塞毛刷,導致受害者血流不止,疼的死去活來……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沒有任何道德的約束,對女性法輪功學員強姦是中共最邪惡無恥的表現。在馬三家勞教所曾經發生過惡警將不放棄修煉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牢的事件。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北京警察毆打強姦一名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河北邢台警察輪姦多名法輪功女學員。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重慶警察當眾強姦重慶大學女研究生、法輪功學員魏星豔。二零零四年,三十二歲的朱霞由於在洗腦班受到連續的強姦,變得精神失常。二零零五年底,一位剛從遼寧女監出來的法輪功學員揭露,有八位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推進男牢任死刑犯強姦。

當然,像這類的強姦事件,儘管被法輪功學員揭發出來了,而且傳到了國際社會,但是中共政府根本不做任何的回應。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河北省涿州市法輪功學員劉季芝(五十一歲)和韓玉芝(四十二歲)被從家中綁架。在被非法審訊期間慘遭毒打。次日下午,警察何雪健(二十幾歲)以「執行公務」為由連續強姦了劉季芝和韓玉芝。此事傳到海外,立刻震驚國際。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與「酷刑問題」特派專員、「針對婦女暴力」特派專員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就劉季芝、韓玉芝被強姦案所作的聯合緊急質詢,迫使中共不得不在國際上承認強姦事實。這可以說是中共在強大壓力下承認對法輪功學員犯罪的極少數案件之一。此案已經在聯合國記錄在案。

五、墮胎

對女法輪功學員性器官的摧殘與強姦,展現了中共的卑鄙與無恥,可是對懷孕的法輪功學員的強制墮胎則再現了中共暴徒的血腥與殘暴。

二零零一年三月,陝西漢中市漢台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馬平安,帶領惡徒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漢雲,強行把她押至漢中一市郊醫院去墮胎。張漢雲懷孕八個多月了,而且有生育指標。惡棍們哪管這些,照樣墮胎。因腹內胎兒過大,導致難產,他們便慘無人道的將胎兒肢解後分塊取出,其殘害生命的手段令人不忍卒聽。

六、活摘器官

中共暴徒的殘暴更表現在對女性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活體摘取上。

二零零九年,一位曾經參與過綁架、拷打法輪功學員的匿名人士,向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如實披露了其親自見證的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的事件。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點,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由兩名軍醫對一位修煉法輪功的三十多歲的女中學老師實施了活體摘取器官的罪惡手術。他有一段真實的錄音:

「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而且在謀殺她之前,惡徒們對她實施了多次的猥褻和強姦……

我們列舉了以上幾個方面,就中共侵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權益進行揭露,這遠遠概括不了中共對女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實質。十一年的迫害中,有多少女法輪功學員受到了中共的酷刑和侮辱!本來應是社會上廣泛愛護和尊重的女性,僅僅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就成為中共暴徒恣意妄為的迫害目標。這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中共的罪惡令人類與人類的文明蒙羞,成為本次人類文明的最大污點。

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比勒費爾特教授說:「對於任何侵犯婦女權益的行為,(我們)都應對其進行譴責並與之作戰。」作為人來講,對於肆意侵犯婦女權益的中共流氓來講,我們不應該對此進行譴責並與之作戰嗎?雖說個體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對於一個生命個體來講,對中共發出譴責是最基本的良知。當然,認清了中共的本質也就不會再與它為伍了。這個惡黨的存在就是對無辜百姓的最大威脅。拋棄它、唾棄它、解體它,是每一個中國人最終的必然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