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中的錢幣大多都做成了真相幣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我在與人講真相的過程中,當問起他們聽沒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時,不少人知道有這回事,有的說是從真相資料上看到的;有的是聽同修面對面講的或以短信等形式了解到的,也有不少人是從日常使用的錢幣上看到的。就是說,真相幣,經過同修的善用巧用,而今已成為廣泛傳播真相的一種特有的形式了。

我開始使用真相幣時,對真相幣所起到的傳播真相的效用缺乏足夠的認識,用的也不是太經常,但有一件事改變了我的看法。

有一天,我在路上遇到一位中年人,勸他三退時,剛說了幾句,他就愉快的接受了,那情景好像是他早就在找尋和等待著這件事了。說完聲明三退的事後,他立刻給我拿出了兩張保存在身上的真相幣,高興的對我說,他就是從這裏知道三退消息的。我接過來一看,巧的是,發現其中一張紙幣可能就是我製作的,因為從模版打印的字體、位置、色彩及編輯製作的真相短語,我都是非常熟悉的。當時我體悟到,也許師父藉此在鼓勵我,要我不要忽視了這個證實法的方式,只要能起到講真相救人的作用,就應認真做好才行。

從此以後,我手中的錢幣大多都變成真相幣了。同修有需要的,我也常常打印完成後兌現給他們,不僅自己平常購物開銷時用真相幣,也帶動了其他同修使用真相幣。近幾年,經過更多同修的參與,從每次找回零錢的情況看,真相幣明顯增多了。另外空間控制人的因素少了,現在人們也都很認同真相幣,許多人還將其視之為真錢、喜錢或福錢等等。

同修交流時,看到有的同修因資料暫時短缺了就在等著靠著,其實只要有心來講真相,還是有很多現成可做的,而製作和使用真相幣就是我們手中的一個現成的方式。無論是年輕的,還是年歲大的,誰都能做,又隨時可做,打印、油印、書寫等都行,形式靈活而實用,可以說,真相幣是我們講真相中的一種特殊媒介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