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是這樣講真相勸「三退」的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初開始勸「三退」,從前只是講真相。其中遇到的困難,受到的干擾比較大,尤其家庭阻力很大,自己的怕心也很重,但我自從走上這條路就從來沒有想過「不講」二字,我就是講;大法還在蒙難,救的人數離師父的要求差距還很大,我們的誓言還沒兌現,執著心還很重,我就是要通過「講、勸」來修煉自己。「講、勸」的效果也時時體現著自己的修煉狀態,決不能停止救人的腳步。

由於自己遠離家鄉,基本上是一人默默的修煉,那時還沒有辦法上「明慧網」、「大紀元網」,還不能給三退的人上網聲明,只是告訴人家自己打退黨電話,或寫個聲明貼出去,影響了講真相效果,我心裏很是著急,天天想:若聯繫上一個能上網發表三退聲明的同修該多好,同時自己還能得到更多的大法資訊。

正好,一位多年不聯繫的老鄰居突然來我家勸三退(以前根本不知她是修大法的)幫我聯繫上了能上網的同修,我把三退名單隨時傳給他上網聲明。去年六月份我買了筆記本電腦,同修給裝了系統,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那天我也能夠上「明慧網」了,也能給別人發表三退聲明了。特別是在網上見到了師父的照片,我流下了幸福的淚水。

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我勸退了多少人沒統計,只粗略記得自去年七月到現在親自勸退並給上網聲明的有一千多人。當然這與做的好的同修比,差的很遠很遠,只是人家冰山上的一角。但通過「講、勸」,我修掉了很多怕心。

一、初期勸三退中遇到了問題

因為有講真相的基礎,所以我不太打怵和別人說話,也不太打怵和陌生人搭話,講法輪大法的美好,講自焚偽火,講邪黨的本質,講的都得心應手。每當問起對方是否是「黨、團、隊」員時,當對方說是,勸其退出時就有些心不穩,再加上心急,沒耐心,有爭鬥心,當對方在謊言的矇騙下對大法對師父說出不敬的話時,我心裏憤憤不平,甚至說出了不善的話。

在初期勸「三退」時,由於我的人心較重,無論是自己認為好講的不好講的,是熟人還是陌生人,是親人還是外人,都有接受和不接受的,退與不退的。就我兒子、女兒、兒媳婦、姑爺八個人,其中五個邪黨黨員,兩個團員,退與不退就各佔一半。

本來這也算正常,但當勸兒子時他不表態,給他《九評共產黨》讓他看看時,他卻拿著書當證據要到公安局告發我,這使我很傷心。用常人的父子情去衡量,心想我怎麼養了這麼一個對他爹不忠不孝、不仁不義跟自己的爹都不一心的逆子,這一生的付出全付之東流了,不但甚麼也沒得到,而且還成了我的對立面,要迫害他爹,這是哪輩子造的孽。

勸女兒三退時,她不但不退,還說煉功的不好,你們盡說邪黨不好。勸弟媳三退時,她反問我邪黨哪天滅亡,你說出來,看你說的準不準,準我就退。我看她沒有退意,早上她給佛像上香磕頭的時候(她丈夫信佛教),我說:你不退出邪黨,你把頭磕破了,佛也不會保祐你。結果這一下可糟了,她馬上變了臉,攆我走,並說了些過頭話。對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同樣也遇到了一些問題,有剛說幾句就不耐煩的,有舉起拐杖要打的,有張口罵人的,有攆你走的。

看來這救人還真的挺難的。怎麼辦?好在遇到問題只是一時心裏不好受,但過後從沒氣餒過。

二、認真學法,不斷向內找

大法弟子遇到問題,必須到法中找答案,向內找自己。師父說:「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靜下心來,通過不斷學法認真查找自己,我發現自己存在著很多很大的問題。首先是自己講真相勸三退是為了甚麼?是為了自己建立功德圓滿,還是真正為了救人、並通過講真相、勸三退實修自己,修出善心,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覺者。在講的過程中是為了救人,還是為了證實自己,顯示自己,堅持自我,還是把修煉者的善心,打入世人的腦中,用祥和的心態去喚醒沉迷在世間的眾生。

我感覺在這個問題上我沒有認真對待。在具體講的時候,只是一門執著的講,好像自己有多大學問,知道的多麼多,強迫讓別人認同自己;別人不認同,就與別人爭辯,還氣的夠嗆,強烈的在顯示著自己。

在給親人講時,忘記不要講高,帶著強烈的情去講,不管他們愛不愛聽,沒完沒了的講,追著講,頂著講。當一次講不好出了問題再講時又產生了顧慮或有了怕心,怕影響所謂的家庭和睦,這樣效果更會不好;有時講的又高,等於把家人往後推了一把。當兒女們口出不遜觸犯了我那當家長的尊嚴時,自己又痛苦的不行,沒認識到是需要去執著,去某顆心,提高心性。修了這麼多年,感覺自己名、利、情一點也沒修去,真是太汗顏了,特別師父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的慈悲囑咐就在我們天天看的《明慧週刊》封面上,我為甚麼就沒照著去做呢?這不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嗎?真的很慚愧。

三、在學法上下功夫

通過向內找,我找到了差距,明晰了不足,主要問題的出現、存在就是學法不足。雖然經常學法,但沒多學法,學好法,靜心學法。為了解決「講、勸」中的問題,提高效果,就得在學法中下功夫。

首先我給自己增加了每天學法時間,由每天學法二~三個小時,增加到三~四個小時,每天學法增加一講,再兼顧學習師父在各地的講法,經文,背誦《洪吟》,背誦《轉法輪》

幾年來我都是自己學法煉功,自己發真相材料,自己走街串巷講真相、勸三退。最近我又參加了集體學法小組,這樣對我堅定正念講真相、勸三退起到了很大促進作用。

為了講好真相勸三退多救人,我讀了三遍《九評共產黨》,一遍《解體黨文化》,經我手中發放的真相資料我都瀏覽一遍,重要的對「講、退」有幫助的多讀幾遍,重要的情節、語句、順口溜力爭能記住。「三退」問題經常看,《明慧週刊》期期看,古代預言也能說個大體梗概。這樣由於學的多了,所以講起來就比較得心應手。當然講真相勸三退時懷著救人的心,慈悲的心,純淨的心更為主要,從中不斷修煉自己,帶著慈悲心去講效果好,講的越多越能修出慈悲心。

四、我講真相勸三退的幾點做法

我每天基本上都是半天學法,半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走街串巷,追著、等著人講,有時到公園、集市上去講。出門在火車、汽車上講,有時騎著自行車出去講。同事、同學聚會、生日宴會、婚喪嫁娶等場合有機會就講,男女老少、工人農民、教師、醫生、幹部、個體戶、小商販、學生、公檢法司,基本上各個階層的人都講過。

基本上是遇到人首先是笑臉相迎,然後一個恰當的稱呼如「師傅上班呀/小朋友上學呀,放學啦/您上早市呀,您上公園呀」;或詢問甚麼問題,如「您買的菜多少錢一斤」,或指著高大的建築說「現在樓越蓋越高」,等等不一而足,這樣就搭上了話。然後從共性或個性問題談邪黨腐敗、不作為、瀆職等談到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勸其退出;並談迫害法輪功是違法的,天安門自焚是編造導演出來的,讓其記住「法輪大法好」。

「共性」問題可從「毒奶粉」事件、食品不衛生、有毒、不安全,還有豆腐渣工程,天災人禍,從突發的新聞事件談起,從炎黃子孫,邪黨毒誓,亡共石談起。「個性」從若是學生,談父母供完一個學生念完大學得幾十萬,拿個大學文憑找不到工作,結果有權、有錢、有關係家的孩子沒等大學畢業就安排好了,談社會不公,邪黨腐敗,勸其三退;若是工人談其沒社會地位,上班領導把工人當奴隸使,工資分配不公,談天滅中共,退出黨、團、隊;若是教師從教科書造假談起,假英雄、假抗日、假惡霸,談起邪黨謊言起家,用著知識份子了說尊師,用不著又打成右派,說知識越多越反動,勸其退出;若是農民從高樓大廈都是出民工兄弟建造,年年在外打工,背井離鄉,結果農民工現在還是處於最底層,沒得到甚麼實惠,而鄉鎮大隊幹部卻都貪污腐敗,不管農民工死活,強行征地。我們不能善惡不分,跟著邪黨罵名千載,我們不能做陪葬品,邪黨迫害法輪功,天滅中共在即,趕快退出黨、團、隊;跟退休人員講真相勸三退從退休金少談起,共黨只是嘴上說要老有所養,老有所樂,給這麼點退休金,物價又這麼飛漲,老年人怎麼能樂的起來,白幹了一輩子,嘴上說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當家作主,誰家的主人這個樣,邪黨的政策是朝令夕改,拉完磨殺驢,誰信他的話誰倒霉,過去六十年老搞運動整人,殺死同胞無數,現在貪污腐敗,鎮壓學生,迫害法輪功,貴州出現了「中國共產黨亡」的大石頭,天滅中共是天意,快退出中共黨、團、隊吧。不管是從共性還是個性方面,都講法輪大法好這個主題,以及「自焚偽火」從來都沒有忽視,從來都沒有像完成任務式的走過場。

一般我都先揭露邪黨邪惡本質做好鋪墊,然後講它如何迫害法輪功,再講善惡有報是天理,天滅中共是天意,快快退出保平安。問是否加入過黨、團、隊,如果加入過我馬上親切的說,為了你未來的幸福,你趕快退出這個邪惡組織吧,我幫你上網聲明,你只要同意就可以了。然後我再問其姓名,如果看對方有所顧慮,我馬上給起個吉利的化名,讓其表態,並記住年月日,別人再給退時不用再退了。起的化名一般很少有重複的,一般問貴姓,他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你,問具體叫甚麼名就有點難度,所以一般對方不太同意真名實姓退時,只要他說出姓,我馬上再給加上一個吉祥、好聽的化名就給退了,如「天福、天緣、永富、永財、福天、有福、平安」等等,一般對方都很高興。我再送給護身符、《九評》或其他真相資料,進一步叮囑要誠心敬意念「法輪大法好」。沒入過黨、團、隊的歲數大的,問是否入過紅衛兵、紅小兵也給退掉,甚麼都沒入過的送護身符資料,讓其記住法輪大法好。

以上所述,每個環節都不是孤立的,千篇一律的,一成不變的,我都是根據對方的態度接受的情況,當時的地理狀況,時間的長短,講的內容當多則多,當少則少,當長則長,當短則短,一般都是鋪墊不宜過多,儘快轉入「天滅中共,三退平安,法輪大法好」這個主題,不然當你講的正投入,他聽的正入腦入心的時候,突然他要上公共汽車,或到家了,或上超市了等意外情況,這是總感覺有點遺憾,但有時我索性對他說,你等一下,我把話對你說完。

一般情況下,每次出去勸三退要發正念為好,具體對每個人講時,我也是心生一念,先清除其影響明真相得救的背後的邪惡因素,我就是要把你救了,這樣比較順利。

有一次在江邊對一個邪黨幹部講真相時,他不但不接受,還很衝動;這時我心中想起了法,沒與他論高低,對他發起了正念,他馬上氣就消了,轉變了觀念,接受了真相。

我的親家,倆口子都是邪黨黨員,勸了幾次都不行,我沒有放棄。後來我找了個時間又去勸三退,這次我沒急於開勸,而是近距離對他們先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們能夠明真相得救的背後的邪靈、亂鬼及一切邪惡因素,然後再勸三退,結果他們馬上做了三退並帶上了護身符。

走在街上,當有人遇到困難,需要幫忙時,我立即伸一把手,解人危難,如路滑有車打誤時,我就幫助推車。當解決了問題,他們說謝謝時我就趁熱打鐵,講真相、勸三退,我認為這是對他們最大的幫助;當下雨天有人沒帶雨傘時,我就過去與其共撐一把雨傘並給他講真相,勸三退,當別人去早市買菜或其他物品拿不動時,我就幫拿或讓他把東西放在我的自行車上並及時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這樣做拉近了與他們的距離,覺得這人很善,非常容易接受並做三退。

當買東西多找給我錢時,我及時把錢退回,當他謝謝我或說我這個人真講究時,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師父讓我這樣做的,並向在場人講真相、勸三退,一般效果都很好。

每當我講真相勸三退有的時候不太順利,感覺收穫不大,有點失意,或走的精疲力盡,說的口乾舌燥,想打道回府收工回家、改天再說時,總有有緣人意想不到的碰到,輕而易舉的對他講清了真相,辦了三退,記住了「法輪大法好」,帶上了護身符,我想這一定是師尊對我的鼓勵。有時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這時若再勸退兩個多好,每當有這個真念時,總能心想事成。每當這時我總是暗暗下定決心,多救人快救人,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兌現自己的諾言,跟師父回家。

每當我講真相、勸三退遇到天氣不好時,是去還是找藉口不去原諒自己,這時我立刻就想到了正在受難或過早失去了人身的同修,狂風暴雨,風雪交加,或烈日當頭這能算的了甚麼。

有一天,我去講真相剛上路(當時備了雨傘),天氣就變了,下起了雨,雨還挺大,是回去避雨,還是繼續尋找被救度的人,我的正念告訴我,一定要走出去。要修掉怕吃苦遭罪的心,再說吃苦遭罪還能消業,救人的事最大最重要,我這顆心要是堅定的話,一定會有有緣人被我救度。

說來也巧,轉了個彎,上了大街,第二個接口正有一個人在房山頭避雨,不時向我這邊張望,我想這不是機會來了嗎?我趕緊走過去,給他撐傘,與他嘮了起來,得知他是附近農村的,出來幹活回家遇到了雨,暫時避一避。我說現在幹活也不易,活難找,還難幹,錢難掙,年關不好,天災人禍多,貪官污吏多,我問農村的幹部也這樣吧?他說厲害著呢!一個大隊長競選得花上三十萬,上台後若摟不回這三十萬他幹嗎?這樣很自然談到邪黨迫害法輪功,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方面上來。他說:我幹活,不知誰還往我自行車筐裏放了一本這方面的小冊子。說著冒雨給我翻出來,我一看是《百姓真言》,我說快放好,別淋濕了,回家好好看看。緊接著我問他是黨員嗎?他說是,我說我給你上網把黨退了吧,去掉毒誓,抹去獸印,保你平安。他說那太好了,那黨太腐敗了。我說對,決不能給他當陪葬品,問他貴姓,他說姓姜,我說給你起個化名叫姜天意退黨吧。他答應了,並一再說自己不是姓江魔頭那個江。我說江魔頭利用邪黨造謠誹謗法輪功,拍自焚偽案,讓世人仇視法輪功,現在正逐漸被世人認清,江魔頭很快就會被押上審判台,被全世界人民公審,這一天馬上就會到來。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我一定會記住。就這樣大雨中一個生命得救了,這時我的眼睛濕潤了。

轉身沒走二十米,雨中又看到一個人正打著傘朝南走,我又三步併作兩步上前打招呼,攀談起來,一問他也是個邪黨黨員,我又用了不到十分鐘時間把他也勸退了。就這樣在雨中不到一個小時我勸退了六個人,其中四個邪黨黨員,一個團員,一個隊員。

回來後我百感交集,真是大法見人心,只要我們念正,真有救人這顆心,一切師父都會為我們做啊!師父不僅從地獄把我們撈起,還在時時為我們建立威德,我們還有甚麼可怕的,還有甚麼克服不了的困難呢?有師在,有法在,一切都阻擋不了我們煉功人。

同樣甚麼年節敏感的日子,只要我們心中沒這個概念,只有救人這個神聖使命就會有奇蹟發生,今年新年頭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樣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出了家門不到二十米,遇到一個人,與他同行了不到二百米,他就讓我用真名實姓給他退出邪黨,到現在我還記得他姓丁。近兩年來,我基本天天都出去講真相。

在講真相中,我總是一對一的講,遇到人多時,你一言我一語講的就不得心應手,總認為人多時不好講,影響多救人。同樣一個師父一個法,人家有的一個人同時對幾十人講真相,一次能勸退幾十人,我為甚麼不能?

通過學法向內找,明顯的人心、私心、怕心,「名」字當頭怕講不好砸鍋,一人對多人不好應付局面,怕受到他們的嘲笑,就是名利作怪,沒達到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無私無我的去救度他們,這怎麼能對得起大法弟子這個光榮稱號。

光想到不行,只有做到才是修。於是我就試著對多人去講,先對路上走著的夫婦講,再到工地給幹活的講。去年冬天我在公園遇到了三個去幹活的人,一個是中年人,四十多歲,那兩個是年輕人,這時我頭腦中沒有甚麼顧慮,只是想救度他們,我與他們同行,談起了打工不容易,錢不好掙,幹活的不掙錢,掙錢的不幹活,當官的往死裏摟,根本不管老百姓死活。他們說那有甚麼辦法呀。我說善惡有報,人不治天治,你沒看到錢上都有「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的字嗎?這年頭命最值錢,這年頭天災人禍多,保命最重要,沒了命一切都完了。他們說可不是嘛。我說你們只要三退,並誠心敬意念「法輪大法好」,就能平安有福報。我問他們是不是入過黨、團、隊?他們中一個是團員,兩個入過少先隊,我說我都給你們退了吧。他們都同意三退。我馬上給他們起了化名讓他們記住,並給了中年人一本《九評共產黨》,兩個青年人每人幾張傳單,一人一枚護身符。他們一再謝謝我,並讓我注意安全。我終於突破了這個阻礙我多救人的觀念。所以現在有人紮堆的地方我也能坦然的講真相、勸三退了。

我妻子不修煉,勸三退,講真相她不但不支持還總干擾,我跟她出門辦事,她知道我好講真相勸三退,所以一出門她總不讓我與生人說話,即使說上話,正講正題,眼看就要三退表態了,她總是把話題岔開,或拉我走,總是讓我很尷尬,講不成。我經常跟她說這麼做對自己是不好的,她不聽不信,依然如故,都九年了她一直在邪惡的操控下束縛著我,這怎麼能行呢?大法弟子關關都得闖,甚麼魔都得降,這一關過不去還是自己的原因,總認為她不修煉肯定會阻止我講真相,自己在思想中都認可了她這種做法,再加上邪惡因素對她的操縱,她能不干擾嗎?針對這個問題我加強了發正念,徹底清除她背後的邪靈亂鬼,在思想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堂堂正正講真相,只要我們堅定正念,心態擺正,舊勢力沒空子可鑽,這一關就能過去,半個月前我終於過了這一關。

那一天我與她去銀行取錢,銀行沒上班,碰到兩個婦女,我給她們講真相,這時我妻子又不讓我說,支我走,這時我的心一點沒動,大法佔據了我的心,誰也沒有資格阻礙我救人,誰也不敢。她看我一點沒動心,她自己倒先走了。沒用幾分鐘,兩個婦女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一再謝謝我。可見講真相時的心態多麼重要,心如磐石誰也動不了。

對我家人沒做三退的,我幾次勸都沒成功,我經常考慮這個問題,學習了師父《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心中解開了謎團,主要是我對他們三退明真相太執著,且懷著人情,非得立馬讓他們退了不可。

師父說:「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甚麼事情不要往前頂勁、往前搶、往前追逐著去解決,把心放下來,往後退一步,去解決。」(《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師父字字句句都說到了我修煉上的不足之處,於是等我把三退這個事放置一段時間後,改變一種方式潛移默化的去講時,收到了效果,現在我們全家都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兩人走入了大法修煉,還有兩人讀了三遍《轉法輪》,其餘基本上都帶上了護身符。

在近兩年的講真相勸三退中,除了用心對待,不斷用正念改變自己外,同時還比較注重自己的外在形像,注意穿著打扮要得體整潔,絕對不能邋遢,經常修理鬍鬚鬢角,要把大法弟子的良好風貌展現給世人,「懷大志而拘小節」(《聖者》),這不是講究穿戴,因為這直接關係到救度眾生。世人第一印象就是我們的形像,他對我們的印象決定他能否得救也起很大作用,在這方面我有過教訓。以前我的鬍鬚刮的不及時,有一天講真相時那人不但聽不進我講的內容,反而問我幾天沒刮鬍子了?前幾天由於比較瘦,臉上褶子比較明顯,那人特注重外表,盯著我的臉硬問我有甚麼心事,不然褶子怎麼那麼多?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了「相由心生」的法,這裏還有我該修去的心。

講真相中也遇到了一些神奇之事,篇幅問題這裏就不再敘述,這都是師父的安排吧。

當然也遇到一些不但不聽不退罵你還要打我的人,我想這些是對我心性的魔煉,需要進一步提高。除此之外還遇到三次有人要惡意構陷,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每次都化險為夷,這裏也不敘述了。

當然在講真相勸三退方面存在諸多不足,如有時講的人家雖然退了但心裏不舒服,好像把人家逼退似的,不退吧不吉利,退吧思想還沒轉過彎來;有時講到邪黨的作惡還好激動,聲大,不夠祥和。我要儘快彌補,在修心性上多下功夫,儘快同化宇宙特性。

五、幾點體會:

(一)講真相勸「三退」一定要用慈善的心,祥和的心態去講,切不可走過場。當然慈善的心是在不斷的講真相勸三退中這個過程中,修自己的心修出來的。

(二)不能執著三退人數這個數字,不能人為自己給自己定指標,只能盡心忘我的去做,不喜不憂。

(三)遇事一定向內找,要冷靜,這是一個修煉自己的最好過程。

(四)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講真相時把握好心態,不以貌取人,去掉區別心。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