雋永的詩文 超然的襟懷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張三豐,名全一,又名君寶,號三豐,元、明著名道士,遼東人,是一個類似「濟公」的傳奇人物。《明史》記載其「頎而偉,龜形鶴背,大耳圓目,鬚髯如戟,寒暑惟一衲一蓑」、「書經目不忘,凡吐詞發語,專以道德、仁義、忠孝為本。遊處無恆,或雲能一日千里」,是以「人皆異之,咸以為神仙中人」。由此可見,他是一位修煉有成,功夫出神入化,經常濟民於水火之中的神仙、真人。

張三豐著述豐富,如《大道歌》等,創造了奇妙通玄的太極拳法,不僅武功蓋世,而且擅詩書,文才出眾。他在《正教篇》中寫道:「孔之仁民,老之濟世,牟尼之救苦,皆利人也,修己利人,其趨一也」,儒、道、釋三教的社會功用都是「行道濟世」,都遵循天道而行,只是修煉的路徑不同而已。做人要注重修德、修身,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真諦。他一生走遍天下,從他寫的眾多的雲遊詩中可以看到他修道、得道、弘道、隨緣度眾的過程。這些詩雖是其自勉修道證真,但亦何嘗不是提醒世人認識塵世的苦短與空幻,勉勵世人踏上修道、向善之正途呢。

張三豐曾自敘曰:「幼年慕道,長歲求玄,識至人之奧旨,悟義理之深玄。識取夢中之夢,鉤探玄上之玄」,又寫詩雲:「少年立志道心堅,跳出樊籠出水蓮。散盡錦雲空似洗,一輪明月掛長天」,可見其修道之志。

他雲遊四海,訪真修道,「生平好善訪仙翁」,其詩《中州紀行》雲:「中州南北遍尋真,到處高歌吊古文」;《河東詩》雲:「三年步履遍河東,戴月披星兩袖風」;《關中旅寺有懷》雲:「拋別家山處處遊,塞去關月幾經秋」;《吳月吟》雲:「大江南北任浮沉,遍遊蘇杭道倚深」,由上舉各句來看,大江南北,西蜀吳越,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張三豐不慕榮利,不趨炎附勢。從明初起,他便受到明朝諸帝的欽重。明太祖曾三次下詔訪求他,而終不得遇;明成祖亦遣使屢訪,「遍歷荒繳,積數年不遇」;朝廷多次徵召,張三豐終不應召。他隱跡山林,稱其生平所欽慕者有漢代的嚴光、法真,晉代的陶淵明、戴逵,唐代的盧鴻、軒轅集,宋代的陳摶、林逋等,表現出一種不慕世榮的隱仙精神。他寫下了《卻聘吟》:「行雲流水不自收,朝廷何必苦徵求。從今更要藏名姓,山南山北任我遊」。

張三豐行至寶雞金台觀時,見此地山澤清幽,松濤蒼潤,又有三尖山,三峰挺秀,實為仙境之地,他便在此住下,也因此他自號三豐。後又踄山涉水南行到武當山,結茅舍而居,修煉了九載。他告訴別人說:「此山,異日必大興。」後來果應其言。他遊武當諸岩,在《兩湖吟》中寫道:「化著漁翁盪小舟,湖南湖北任遨遊。酒幹直欲吞雲夢,吟罷高飛過鄂州;萬里遙看吳地月,一聲長嘯楚天秋」,使人感到詩人是沒有任何世俗束縛和羈絆的得道仙人,輕舉高飛,任意遨遊;遠隔萬里,看過吳月之後,在楚天清秋中一聲長嘯,整首詩氣勢闊大宏偉。張三豐後來走遍天下,其詩《三十歲北遊》雲:「幽冀重來感慨忘,烏紗改作道人裝。明朝佩劍攜琴去,卻上西山望太行」;《西遊》雲:「胸中五嶽待全探,泰岱恆嵩已過三。今日更登西華去,白雲開處望終南」;《東遊》雲:「此身長放水雲間,齊魯遨遊興自閒。欲訪方壺圓僑客,神仙萬古住三山」。

張三豐一身仙風道骨,要求自我心靈時刻保持和道相通的狀態,也即保持著內心世界的空明,「所以心與神通、神與道一,事事皆有先見之理也」。他在《嵩岳》詩中雲:「石上彈琴思縹緲,雲中飛鶴舞翩翩」,使人感受到他在一片淡泊、清憩的環境氛圍中,獨抱素琴、撥弄清音的那種超凡脫俗的心境和與天地精神往來的思緒;他在《登岳陽樓用杜韻》中雲:「欲上君山頂,飛吟到北樓。一湖南北限,千里水雲浮。沙外幾行雁,天邊數點舟。江河渟蓄處,廣大不奔流」,描述了他在岳陽樓縱目極望,千里水光雲影盡收眼底的情景;他在《閒眺》中雲:「山借雲霞藏峻骨,水將舟舫送行人。乾坤一覽饒吟興,造物原來各有因」,寫出了探究萬物之成理之奧妙;他在《上曲》中雲:「芒鞋獨上堯峰頂,西望常山只白雲」,登上峰頂,放眼西望,只見悠悠白雲,多麼澄靜曠盪的意境和玄遠超拔的精神境界!

張三豐崇道、弘道,規勸世人要超脫名利,不為物慾所牽累,及時修煉,追求永恆。指出人生貪戀榮華富貴,猶如在苦海裏漂泊,時常處在危險之中,說「古今名利總塵埃」,其詩《晚步咸陽》雲:「天邊飛雁排雲表,我亦長吟咸陽道。咸陽古道草迷離,百代王侯盡枯槁。西行萬里多感懷,人生豈若神仙好!任他滄海變桑田,鶴貌松姿長不老」,他來到咸陽古道時,感懷往事如雲煙,人生苦短,啟示人們神仙世界才是真正美好的,縱使人世間滄海變桑田,而神界的一切卻是永恆的。喚醒迷中人,修身證道。他在《日觀早起觀日》中雲:「天雞一唱海門開,日湧波濤出海來。萬里眼光紅不斷,三山頭腦綠成堆。遙聞笙鶴從空降,只見雲龍帶雨回。別有飛仙揮鹿麈,令人企首望蓬萊」,日出的場景在張三豐描繪中很美,笙鶴與雲龍這兩種祥瑞之物交替出現,飛仙揮動著手中的鹿麈,招引著得道之人踏上成仙之路。他在《福泉山禮鬥亭》中雲:「此山雲水盡澄清,夜夜焚香表恪成。首戴蓮花朝北斗,星君為我著長生」,使人充滿對神仙世界的崇仰;他在《瓊花詩》中雲:「瓊枝玉樹屬仙家,未識人間有此花。清致不沾凡雨露,高標長帶古煙霞」,通過描寫仙葩瓊花的潔白無瑕,香遠益清,令人為之神往,體悟到做人要一身正氣,不染纖塵,追求高潔的境界。

古語說「詩言志」,詩是人心靈世界的映現,人們可以從張三豐的詩歌中感受到他內心的平靜怡然和對「道」的崇尚。他遊遍天下,濟世救人,化解危難,有許多神奇之事。有人說他精通預言,能「一日千里」,早上還在遼東,中午又有人在陝西寶雞看到他,這可能就是神仙說的「朝遊北海暮蒼梧」吧。他所倡導的修道人應具有的慈悲、仁心和化育眾生的襟懷,展示了道家文化的真精神,體現出其高標立世、獨立不阿的風骨和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覺者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