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吉言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很多人都見過或聽說過「法輪大法好」這句話,也有相當一部份世人在靜心誠念「法輪大法好」時出現過諸如好病等逢凶化吉的奇蹟。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功法,講述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法輪大法受殘酷迫害的情況下,世人對佛法的頌揚自然會得到神佛的呵護,敬念「法輪大法好」其實也就是對法輪大法的認可和讚揚。

雖說相當多的世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效應,可是有多少人能知道法輪功學員為了堅定的守護法輪大法所經歷的非人的迫害?他們很多時候是把自己的生命和「法輪大法好」這句話溶在了一起。在險惡的環境中,在野蠻的酷刑下,法輪功學員們用對法輪大法的歌頌來表達自己修煉的堅定。當人真正的了解了「法輪大法好」這句話是怎樣伴隨著法輪功學員度過的魔難後,也許會更加珍惜法輪功學員所傳達給您的這句救命吉言。

天安門是中國的窗口。中共迫害法輪功,最怕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高呼「法輪大法好」。在迫害的最初幾年裏,每天都有數起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喊出「法輪大法好」。天安門廣場布滿了特務,只要一聽見有人喊「法輪大法好」,特務們就不由分說把法輪功學員打倒在地,然後再綁架到車上迅速拉走。前女籃宿將、現居住在加拿大的王金菊講述過這樣一件事:「我接待過一些從外地來為法輪功請願的同修。其中一位文弱的女孩讓我幫她找根繩子,原來她想把準備好的小喇叭綁在自己的脖子上,她說這樣警察就不易搶走喇叭,哪怕被打倒在地,也能多喊幾聲‘法輪大法好’。第二天,她就那樣去了,後來聽人講,當她被警察撲倒在地、狠命踢打,還不住的高喊‘法輪大法好’,她的聲音在廣場上久久迴盪著……。」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都被劫持到了監獄和勞教所進行迫害。在中共邪惡的監牢中,「法輪大法好」的呼聲仍然沒有停息過。吉林省松原市法輪功學員董鳳山,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非法關押在四平監獄,僅六天即被迫害致死。參與打死董鳳山的犯人韓雙講:「董鳳山這個名字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他給我的觸動太深了,我在監獄呆了十多年,也見過很多有剛、有魄的,但沒見過他這樣的,直到被打死,除了喊‘法輪大法好’,至終都沒有哼一聲,不知是甚麼力量能使他這樣。」

是甚麼力量使他這樣呢?不修煉的人是無法理解的,那是修煉者的本性同化於佛法後體現出來的金剛意志。法輪功學員對信仰的堅定使他們坦然無視惡黨設置的種種劫難!

四川省阿壩州黑水縣公安局森林警察陸智勇曾在綿陽新華勞教所受到過多種殘酷的刑罰:例如曾同時受到四根電棒的電擊;曾被用狼牙棒打,狼牙棒上面滿是釘子,一打一拉皮肉就被帶下來。一次陸智勇在被狼牙棒打了四十多分鐘後,在被打的體無完膚的情況下竟然高聲唱起了法輪功學員創作的歌曲──《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施刑者被驚呆了。這是一個甚麼人啊?受到了如此致命的折磨,竟然還在酷刑下歌唱自己心中的信仰!這慈悲純正的歌聲傳出,遂引起其他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的合唱:「法輪大法好……」

在監牢中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時面臨的是惡毒的迫害,可是這絲毫沒有影響他們對法輪大法的堅守,有時他們一個人喊,有時是一群人在高呼。

二零零五年一月,馬三家教養院二大隊成立「嚴管隊」。許清焱和三十多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押到嚴管隊迫害:不讓洗澡、不讓洗衣服、吃的是黑窩頭;三九天不給供暖。大家集體絕食抗議並高聲喊:「法輪大法好。」那氣勢震動整個勞教所。十幾個惡人衝進來想把法輪功學員分開帶走,大家圍成人牆決不讓他們把人拆開,惡人的圖謀沒有得逞,「法輪大法好」的呼聲卻久久地迴盪在勞教所的上空。

四月十七日,法輪功學員邱麗要被拉出去灌食,許清焱高喊「法輪大法好」,隊長李明玉扒拉著她的頭說:「給她灌食,你喊啥?」許清焱說:「我師父說了,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結果,許清焱被拉到值班室,被惡警謝成棟毒打。許清焱兩側的大牙被打活動了,耳朵再次失聰。謝成棟一拳打在她胸口,她差點背過氣去、眼冒金星、胸中直翻、痛的大汗淋漓。

在邪惡的監牢中,法輪功學員用「法輪大法好」來捍衛自己的信仰,同時也用「法輪大法好」來聲援救助其他正在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山東省平度市原金華元種業有限公司會計陳振波,在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受盡酷刑,最後被迫害致殘。她在勞教所經受酷刑時都是高呼「法輪大法好」。為了不讓她呼喊口號,警察夏麗曾用膠帶把她的口纏起來。為了加重對她的迫害和侮辱,惡警們曾強逼她在廁所裏呆了八個多月。

山東省臨朐縣冶源鎮法輪功學員張成美,二零一零年元旦前後,被投進這個勞教所,編入二大隊二班,卻一直被關押在警察辦公室內。這個辦公室正對著關押陳振波的廁所。二大隊惡警指使數個勞教人員長期暴打張成美,天天打,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大小便,不讓洗漱,長期罰站,往嘴裏抹尿,用蘸滿尿的抹布堵在她嘴裏。這些惡人強迫張成美罵師父罵大法,張成美就喊:「大法好!」陳振波在廁所這邊就能聽到她們打她,銧當銧當撞牆和倒地的聲音。而專門負責監管陳振波的孫曉莉在惡警趙文輝和鄭金霞的指揮下經常去毒打張成美。為了減輕對張成美的毒打,孫曉莉一過去,陳振波就喊:「大法好!」孫曉莉就跑回來打陳振波。

有一次,惡人們又在打張成美了,孫曉莉也跑過去打,陳振波就高喊「大法好」,惡警趙文輝和孫曉莉同時衝進廁所,孫曉莉用拳頭打陳振波的後背,趙文輝更加野蠻地摔打她,不准她喊「大法好」。陳振波說:「你們已經把我打殘廢了……」。

每次陳振波在監室裏喊「大法好」的時候,張成美在對面也喊「大法好」。後來陳振波再喊「法輪大法好」時,卻聽不到張成美的聲音了,原來張成美被打死了。

直到陳振波走出勞教所後才打聽到,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張成美被迫害致死在勞教所裏。張成美剛被劫持到勞教所的時候,是一個很壯實的人,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被迫害死了。家屬見到張成美的遺體,發現她被打掉了牙,打斷了胳膊,瘦的皮包骨……警察不讓家屬照相,逼著火化遺體。

陳振波被迫害的下身癱瘓,頸椎、胸椎嚴重損傷,頭只能在肩上耷拉著。可是在她非法勞教期滿走出勞教所時,竟又被劫持到了青島市紹興路67號「610」辦的洗腦班。下車時更被他們拽著四肢抬下車再抬到樓上。在那裏,她每天都喊「法輪大法好」。惡人們非常恐懼,把窗戶緊緊地關閉。

當然,有些犯人明白了法輪功的真相後,在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時也出了許多奇蹟。在銀川監獄,有個犯人有失眠症,十幾年了沒法治,很苦惱。法輪功學員知道後,就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第二天一大早他高興地對法輪功學員說:因為念了這九個字,晚上睡得很香,十幾年來第一次沒有失眠,太神奇了。一個月後他又高興的說因為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睡得好了,這一個月他的體重增加了十幾斤。其他念誦過「法輪大法好」的人,反饋也很好,有的說戒掉了煙,有的說病好了。

當然,修煉人修煉的境界不一樣,念出的「法輪大法好」的威力也不一樣。有個法輪功學員在修煉心得體會中講述是這樣喊「法輪大法好」的:從丹田發出底氣最洪亮的聲音喊出來,每天不停地喊。那個黑窩不幾天就解體了。我深深地感到,口出利劍,直穿邪惡的心臟,整個黑窩在「大法好」的呼聲中顫抖。前來提問的惡警調頭而跑,所長見我後會雙手抱拳說 「大法好!」武警低頭靠著邊上溜走,我在的號子裏的人隨著形勢的變化,他們和我一起喊「大法好」,並且全部三退。每天點名報數,輪到我是「大法好」,所以隊也不要我站,甚麼都不要我參加……。

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在殘酷的迫害中始終沒有忘記對信仰的讚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在用種種方式揭露邪惡的迫害,講給人們大法的真相。他們告訴人們最多的恐怕也是這句「法輪大法好」了。

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曾來到中國,來到天安門廣場,面向全世界喊出「法輪大法好」。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二時許,三十六名來自英國、瑞士、德國、法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十二個國家的西人法輪功弟子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橫幅,為法輪功進行和平請願,並於廣場就地打坐,數分鐘後全部遭到中共警察非法拘捕。在抓捕他們時,用中文喊出了「法輪大法好」!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澤農在前一天寫的一封致所有中國人的信「我為甚麼要去天安門?」時談到:「法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請不要追隨江澤民和他的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這對你們真的不好。」

後來,法輪功學員為此專門譜寫了一首歌曲《為你而來》:

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

目前,法輪大法已經弘傳了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備受推崇。「法輪大法好」成了人們讚頌法輪功的一句最普通卻又最崇高的話。在大陸,中共惡黨雖然仍然在迫害法輪功,可是「法輪大法好」卻頻頻出現在傳單上,牆壁上,橫幅上,錢幣上,和世人接聽的電話裏,以及法輪功學員真誠的祝願中。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惡黨的歹意,認同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法輪大法好」早已不是法輪功學員們自己在歌頌了,更有許許多多的中國人在真心地抱著尊崇的心態在念誦著 「法輪大法好」!

在「法輪大法好」的敬頌當中,世界正在變得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