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錯過的救人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

一、否定干擾,加強正念救人

我接到同學的電話,到上海參加三十年同學聚會。當時有一念:可不能錯過救人的機緣。接著出現了流鼻涕、咳嗽等干擾,買到火車票的第二天,嗓子說不出話了。我在做好大法弟子三件事的基礎上,加強了發正念的力度,每次發正念都在二十分鐘以上,三天後能說出話了。我想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一切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否定黑手、爛鬼和中共邪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的干擾。一週後徹底排除了干擾,恢復正常。要去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在是否帶資料上與同修交流,同修一致認為面對面講最好,正念正行,也可以帶上神韻光盤。發正念時認真清除了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發出一念:所有的監控系統、安檢或特務都看不見大法弟子做救人之事。堅信有師父的法身,護法神在身邊加持,一定能使有緣人得救。帶上神韻光盤、上網軟件(小光盤)和護身符順利的通過安檢。在火車上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鐵警查身份證時也沒看我的。一路順利到達上海。

二、同學聚會講真相

上海同學將我接到酒店,在等尚未到達的同學之間,同學們都很興奮的暢談別後之情,我靜靜的發著正念。大家面對我說,三十年了,你沒有變,還是那樣年輕,接你之前我們還商談是否寫塊牌子,怕萬一認不出。你現在幹甚麼?我開心而又認真的說:「我在修煉法輪功。」大家都很驚訝的看著我說:「真的,你敢煉?」我說是的,我就是得了這個法受益了才有今天,否則可能你們都見不到我了。

接著講了我修煉前的多種疾病,如美尼爾氏綜合症,經常休克,曾做過耳朵手術也沒徹底好轉。為了治病,煉了多種亂七八糟的氣功,結果都不見效。最後修煉了法輪功才使我淨化了心靈,淨化了身體,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快樂!我說這個功法主要是以真、善、忍為準則,教人做為別人著想的好人。

同學說,煉功就煉功,怎麼又參與政治,甚麼「天安門自焚」好可怕啊!我針對「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的疑問指出,王進東的臉黑乎乎的,可頭髮、眉毛卻沒有焚毀,特別是兩腿間的雪碧瓶(塑料)卻是完好的;他的盤腿和結印都不是法輪功的,並演示了法輪功正確的盤腿、結印式……。雖然同學中都有不同怕心,有點緊張,但大家都靜靜的聽我講真相。

有個同學講了他見證過氣功的神奇。大家都默認大法好,說不要到外邊講。我說沒事的,我這次來與大家見面,就是要把平安送給大家。當來自十一個地區的二十個同學到齊後,主持的同學首先講:(指我)這一次來是送平安給大家的,接著講了聚會的具體安排。我當即把已準備好的上網軟件送到每個同學手中。同時告知,通過此軟件可看到國外網站的真實信息,如明慧網、大紀元網等網站,而國內的媒體沒有幾個講真話的。大家表示一定要回去看一看。有個同學的孩子隨身帶著筆記本電腦當即看了說,你這是翻牆軟件,內容可豐富了。

聚會間,個別與同學勸「三退」,他們以各種藉口迴避。其中一男同學出差途徑上海,知道同學聚會,特意到場與大家見面,趁單獨與我交談時,把「三退」對他講後爽快的用真名退出了團、隊,第二天乘飛機回北京上班了。臨別前,我將神韻光盤送給了部份同學。班長同學說:「怎麼有了一個又送一個?」我說那個是上網軟件,這個是全球華人歌舞晚會,你在國內看不到的珍品,他樂呵呵的收下了。

三、到親戚家講真相

與同學分別後,我趕到了蘇州,看望丈夫的姐姐全家老小。分別送給了神韻光盤、護身符、並告訴他們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遇難呈祥,逢凶化吉!但必須心誠則靈。同時,將最迷信邪黨的姐姐給做了「三退」。我首先給她講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石頭,距今二點七億年,從中間斷開,展現出「中國共產黨亡」。經國內專家鑑定,字是天然形成的。看過「亡共石」的人都在流傳「遠古奇石驚世間,中共滅亡在眼前。」又講了四川汶川地震前,有兩家人住一個院裏,大法弟子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時,村幹部那一家不信,沒退出;普通村民的一家三口相信都退出了黨、團、隊。「五一二地震」時,不相信的村幹部家房子往裏震倒,全家壓在裏面;做出「三退」的村民家房子往外震倒,全家存活下來。這件真實事件在汶川廣泛流傳著。姐姐說我信佛,兒子也信佛。我說法輪功就是佛家大法,以真、善、忍為準則,以人為善的,教人做遇事先為別人考慮的好人,她點頭贊同。

四、火車上勸「三退」

在火車上,人們在聊天中都講到對中共邪黨的不滿,對社會道德下滑的擔憂。我在加強發好正念的同時,向他們講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我說,不管你是年輕的、年老的、富的、窮的,只有保命,才能生存,你若有座金山,沒有命也等於零。以上你們所說的,都是執政黨所造成的危害。它一黨執政六十年,歷次運動殺人八千萬。如毛澤東搞的假、惡、鬥;江澤民搞的貪、黃、賭等等等等,使社會道德下滑到崩潰的邊緣,老百姓苦不堪言。它已無路可走了。有人說它太強大了,扳不倒它。有句古話叫做「頭上三尺有神明」,天能扳倒它。接著我講了石頭都會說話了,指「中國共產黨亡」的真相。我問:「你們加入它的組織時是舉手宣過誓的吧?」他們都說是舉過手。我說那就是發的毒誓,你頭上就有了獸印,我們肉眼看不見,老天能看見。抹掉獸印,才能保平安。老天見人心,你心中默默對天說:「天啊!我退出它的一切邪惡組織。」天滅它時就能保住命了。

和我對座的爺孫四口,爺爺是醫院院長,爸爸是交警,我分別給他們取了「保平、美好、幸福」等化名「三退」了。只要你一心救人,師父就會把有緣人引領給你。同車廂相距二十多個鋪位的一位旅客主動與我打招呼,到我坐處聊天。我給他講「三退」時,他說我反共,他是最崇拜邪黨的,他是所謂的受益者。我說你崇拜它,它就不讓做它的殉葬品了?只有老天能保你,有命才有一切。之後他樂意的用我給他取的美好化名「三退」了。說他看過真相資料,他要看《轉法輪》,問我要網址。我給了他上網軟件小光盤。我說你不是還有一個同路的嗎?他說他不是黨員,我說只要加入過它組織的,如戴過紅領巾的都得退出才能保平安。他把同事叫過來,聽明瞭真相也樂呵呵的「三退」了。這一路上我都不失時機的給有緣人講「三退」保平安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退出的人中有廠長、大學生、旅遊的,都很開心的說謝謝你!

五、講真相中暴露出的人心

短暫的旅途結束了,可大法弟子救人的步履更要加快。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正如師父講:「那麼也就是說,在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上不能放鬆,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為那實在是太關鍵、實在是太重要。」(《再精進》)要救度眾生,就得正念足,還得隨著他們的執著講,使他們真正能得救。「因為真正被迫害的不是大法弟子而是世人。」「世人怎麼被迫害啊?一個個不是活的挺自在的、在道德下滑的社會中活的挺逍遙的嗎?大家知道,地上的人多數是天上來的,而且很多是天上派下來的代表,代表著那一方天體、那一方宇宙的眾生,目地是在最後能得救。」(《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回來後與同修交流,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完善。心中總想要多救人,可當同學見面後,升起了人心的激動,沒有利用好時機把「三退」講到位,告訴他們只有法輪功能救眾生,使他們能及時的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真正保平安。使我深切體悟到,大法弟子要完成神聖使命,一思一念都必須是神念,人念救不了人。好在我帶回的電話號碼,QQ號等資料,同修拿去發到網上,同時用語音電話等方式不斷反覆的再給他們講真相,直到他們明白退出得救。通過交流更體悟到,救眾生離不開整體的配合。

惰性促成原不想寫此文,認為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做得不夠。在同修幫助下才寫出來,通過寫文章也是修好自己的過程。只願看同修的交流文章,自己不動筆參與其中怎麼能形成整體呢!另外,體悟到每做一件事都離不開慈悲偉大師尊的呵護,加持!

在此謝謝師父!謝謝同修的幫助!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