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看電視後的美妙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個八十三歲的老年大法弟子。近幾年對看電視上了癮,幾次想戒都半途而廢,總也戒不掉。最能吸引我看的還是那些所謂的對日抗戰片子,明知道中共邪黨是假抗日,編的那些電視劇都是蒙人騙人的,還是被那裏面的東西誘惑著。

每天吃晚飯時,我就隨孩子們一邊吃飯,一邊看電視,一直看到晚上九點多。看完電視,身心都覺的不舒服。雖然也看到《明慧週刊》上同修的切磋文章中,談到看電視非常有害,是電視魔,可自己就是改不掉,每天不由自主的還是往電視那兒跑。

這些年來,自己每天都在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也做些救人的事,可身體總是這裏不舒服,那裏不舒服,每天煉功都感到畏難,不想煉,成了一種負擔。憑著信師信法,自己每天都堅持著煉了下來,向內找,也沒找到身體經常不舒服的原因。

大概兩個月前的一個晚上,我在看電視時,突然《轉法輪》中師父的法打進我的腦海:「我們煉功人不是講淨化身體嗎?不斷的淨化身體,不斷的向高層次上發展。那你還往身體裏頭弄,你不和我們正相反嗎?」

這一下使我猛醒,知道是師父在點悟自己,這才決心一定要戒掉愛看電視的癮。就像戒毒一樣把它徹底戒掉,不能再被它毒害,自己在這個層次中拖的時間也太長了。

在我下了這個決心後,當晚就非常的鬧心,心煩意亂,煩的睡不著覺。躺下煩,坐起來還是煩。我就發正念,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煩甚麼?一遍一遍的在心中對自己說,我都得了法了,有師在,有法在,我煩啥?我得跳出去。

到了凌晨三點半起床晨煉時,我已經緩過來了,不煩了。當時也沒想到,都是自己平時看電視,身體裏被灌輸了那些爛鬼、邪靈的東西,現在我決心不看電視了,就要銷毀清除它們了,是它們煩,是它們恐懼。我一旦不看電視了,它們就沒有那些不好的東西充實了,在大法弟子身上也就沒有存在的餘地了。另一方面,我們修煉人能從根本上抵制它、否認它、排斥它,不承認那個想看電視的是自己,師父就幫我們把它們銷毀了。它們在被銷毀的過程中,就往我身體和思想上反應,讓我心情煩躁、特別鬧心、難受、難忍。如果自己不靠毅力堅持下來,只要一跑去看電視,它們就不能被清除,還要繼續操控自己,迫害自己的身體。只有自己正念堅定的堅持下來,師父就幫我們把問題解決了。

那天我開始晨煉時,突然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了。往那一站,渾身「唰」的一下能量上來了。身體被能量包圍著,很熱,很舒服,感覺發飄,非常美妙。四個抱輪動作感覺能量特別強,整個身體熱乎乎的,前胸後背像火烤一樣灼熱,但是不出汗,就是覺的非常舒服。胳膊也被能量托著,沒有一點累的感覺,輕飄飄的。身體也發飄,兩腳簡直要離地了。

從那以後一直到現在,無論學法、煉功、發正念,都是那種美妙的感覺,身體被能量包圍著,熱乎乎的,輕飄飄的,非常的舒服。

以前煉功總覺的累,煉抱輪時,胳膊就像被甚麼東西往下墜著,經常是累的落下來,然後再抬起來,反反復復,很吃力的才能堅持煉完,都是強撐,一想到煉功,就成了一種負擔。而現在每個抱輪煉十分鐘,我還不想拿下來呢,而且能靜下來。

我現在終於悟到了,自己平時執著看電視,看「遭殃」新聞,都是往腦子裏灌輸邪黨文化,那些邪靈、爛鬼就乘機隱藏在自己身體裏。這些東西毒害著自己的思想,迫害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今天這個地方疼,明天那個地方痛,持續很長時間。影響你煉功,影響你學法,煉功時讓你累,讓你動作變形;學法時讓你犯睏,開小差,翻的都是些爭爭鬥鬥,不平衡啊,不服氣啊,都是邪黨文化的東西。讓你認識不到更高的法理,長期達不到師父對你的更高要求,它們的目地就是要拖住你,不讓你在法中昇華,最後把你拖下來。

通過師父的重錘猛敲,才使我真正的清醒過來,徹底擺脫了電視魔,從法中提高上來了,自己也感到了身心的無比愉悅。

靜下心來想一想,我把看電視這一強大的執著去掉後,給自己帶來的美妙愉快,使我沐浴在師父的洪恩浩蕩中,無以言表。那麼今後我就把一個個執著、人心儘快統統去掉,「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迷中修〉)。現在每天吃過晚飯後,我就學法、煉功、發正念,不再白白浪費這些時間了。過去不會修,不知道往哪使勁,不知道向內找,找到了也不知道怎麼去掉。通過去掉看電視這個執著,使我有了一個大的昇華。我再也不怕了,有信心去掉一切人心、一切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