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8/寫給勞教所警察的一封信(圖)-233040p.html
【字號】  
寫給勞教所警察的一封信(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想給你講三個外國警察的故事。

匈牙利警察阿帕達•貝拉

一九八九年八月十九日,匈牙利開放了通往奧地利的邊境,首次讓民眾到奧地利參加「泛歐野餐」。八月十九日還不到下午三點,邊境上就擠滿了人,但大部份都不是匈牙利人,而是在匈牙利度假的東德人。他們把車停在路邊,甚麼行李也沒帶,只提著少量的食物,拖家帶口的衝向邊境的鐵絲網。他們的目的很明確,進入奧地利,然後到西德,再也不回東德了。

還沒等匈牙利的警察完全打開邊界的水泥柵欄,男女老少的人潮就把邊境上的鐵絲網衝開了一個口子。路邊的小車排起了長龍,沒有人還惦記著它們和車中的行李, 甚麼都不要了,只要早一點踏上鐵絲網另一側的自由土地。

攝影鏡頭為當年的人潮留下了永久的定格:人們摩肩接踵的從開了口子的狹窄的邊境柵欄通過,黑白照片的右側,人群把兩個身穿白色制服的匈牙利警察擠到了鐵絲網前,但他們無動於衷,低著頭往地上看,對人潮視而不見,嘴角似乎還露著笑意。

兩名警察中的前面那個叫阿帕達•貝拉(Arpad Bella),是當時的值班警官,帶著手下五名警察正當班。按照以往的規定,對任何企圖越過邊境去西邊的人警察都可以開槍射殺。只因為他的一句命令「不許開槍」,使六百多名東德人得以成功逃往西德。

開始的時候,貝拉受到了同事和上司的歧視,但不久,柏林牆倒了。他成了英雄。

一個德國秘密警察的故事

電影《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Others)的故事發生在德國。該電影榮獲七十九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該片講述的是東德一個有良知的作家在紅色恐怖之下同朋友一起發表了一篇文章,喚醒了民眾。

這個愛國作家所不知道的是,他一直受安全局的全面監聽。而監聽他的特工被他和他的朋友的熱情感動,隱瞞了他們寫作和發表的計劃,並為此被關在地下室幹著糊信封的活兒四年多。 而他所做的自然不為那個作家所知。

柏林牆倒塌後的二年多,作家才驚訝地得知自己家堨牯﹞F竊聽器。他終於明白了幾年之前是誰保護了自己。

電影的結尾是:又過了二年,一個郵差(即前特工)在大街上挨家送信。經過書店,他被一個大大的海報吸引了,是那個作家的新書。他走進書店,捧起書,打開扉頁,上面寫著:此書只獻給×××(特工當年的代號)

付款的時候,書店的店員問,書是不是送人的,要不要包裝。特工說:不用包裝了,這本書是給我的!

守衛柏林牆的衛兵英格•亨里奇

一九九二年二月,柏林牆倒塌兩年後,守牆衛兵英格•亨里奇受到審判。在柏林牆倒塌前,他射殺了企圖翻牆而過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

亨里奇的律師辯稱他僅為執行命令,別無選擇,罪不在己。然而法官並不這麼認為:「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之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最終,衛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殺格夫洛伊被判刑,且不予假釋。

作為一個勞教所堛瘧給謘A你也許說我需要這份工作養家糊口。但是這並不能成為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藉口。在不久的將來,當中共解體、中國的柏林牆倒塌後,所有犯過罪的人都將面臨正義的審判。善待法輪功學員,人們會記住你。不要再跟著中共一條路走到黑。你的未來把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希望你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你的朋友:×××
2010 年11 月27 日

發稿:2010年11月28日  更新:2016年01月09日 22:34:19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6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