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亳州市首批610人員惡報連連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李厚增、徐乃亮、吳文成是安徽亳州市自1999年7月20日之後首批迫害法輪功的「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人員,這三人惡報連連。迫害不久,李厚增已有一些頑症,四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像近六十了,八年的迫害造業無數,如今只能在家養病了。此外,李厚增因為貪贓枉法被免掉副局長職務。

徐乃亮已退休幾年,常年的高血壓症狀以及多年工於心計的使壞心眼讓他恐懼身體馬上垮下來,先前還晚上出來溜達溜達,雖然大腿及襠部長瘡走路三步一停的撓癢,但總還能走動。後來家裏租門面做皮具生意卻成了賠錢的買賣,沒有多久就轉手他人。現在龜縮在武裝部的院子裏不敢出來見太陽了。

吳文成是亳州市迫害法輪功最早遭報的「610」人員,在合肥大醫院醫治勉強留下一條命之後,再也不敢碰到法輪功學員就厲言相問了。因為要經常到合肥檢查病情,平時身體也極度虛弱。

李厚增、徐乃亮、吳文成可謂做惡多端,亳州觀堂法輪功學員楊金英被迫害致死他們脫不了干係。亳州湯陵法輪功學員張蓮秀在商丘公安機關兩天被酷刑折磨致死後,他們又參與了逼迫家人不准聲張施以少許錢財了事。

2000年10月,這三人積極跟隨江澤民流氓集團效犬馬之勞,威逼、誘惑、處心積慮的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採用的方法就是對不放棄信仰者違背程序違背法律予以勞教(勞教詹士平夫妻兩人),其餘的就辦所謂的法制洗腦班和各種表態會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2001年剛過大年,亳州市「610」的李厚增就強制當地法輪功學員表態說天安門自焚是真的,陰謀失敗後他極度恐懼。亳州市「610」迫不及待地在農幹校(現在的譙城區黨校,渦北化肥廠附近)私設監獄關押法輪功學員一百多人卻美其名曰「學習班」。

迫害初期吳文成整天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猖狂至極逼迫法輪功信仰者辱罵大法師父,使用甚麼軍事化訓練、看文革影片、多人包夾、暗中盯梢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先後勞教二十多人,其餘的關押四十餘天。在隨後的幾年裏「610」邪惡組織又在和平東路電影院附近租一個封閉的小旅社,和現在曹巷口老民政局院內辦多期洗腦班,非法關押大法學員百餘人。

李厚增自以為借助迫害法輪功升遷為公安局副局長,此後就專門負責法輪功的案子,參與判刑、勞教了幾十名大法學員。徐乃亮想填補無權無勢退休前的苦悶心情,最後抓緊撈取一點政治資本,竟然喪盡天良地吃住在洗腦班,喪心病狂地勾結幾個同年歲的人做起了黑監獄的老大。吳文成是個無能的小人,卻癡想往上爬,並想為兒子工作謀取利益,把參軍回來剛安排到公安局派出所的兒子抽調到「610」黑組織,其子「不辱父命」,多次刑訊逼供毆打大法學員,就是其同事國保大隊的吳現斌、石新民都嘲笑該父子真是一鍋的老鼠屎。

人在做,天在看,上天造人給了每個人一個良心。人都有父母兒女,兄弟姐妹,每天白天與親朋好友見面時,每天晚上面對妻子兒女時,想想僅僅因為法輪功學員有信仰就不能相容,僅僅因為不放棄信仰就惡語惡行相待,僅僅因為告訴世人大災難就要到來,趕快撤去加入邪黨時發下的為其甘願獻身的毒誓從而保命,就一味地抓、打、關嗎?不被邪黨捆綁而遭淘汰,你也在其中呀!你的父母子女,親朋鄰居也在其中呀!失去理智良知的對待法輪功學員,怎麼能保障自己的家庭幸福安康呢?

李厚增、徐乃亮、吳文成遭惡報是給他們一個能悔過自新的機會,同時也是警醒現在步其後塵的繼任者,不要等到機會喪盡,地獄之門洞開的時候再後悔莫及,那時候再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晚矣。